《我們來試試用偷偷說約會吧》(上)


  他與她是在噗浪的偷偷說上認識的。

  沒錯,就是那個只能匿名發言、讓人得以安全隱身於螢幕之後的系統。

  最初的契機,是一則討論某個主題的偷偷說,但也許是因為保護隱私的匿名性質、再加上噗浪本身就相對適合作為隱蔽小圈圈的風氣使然,偷偷說的內容很快就被熱情的噗友們導向完全偏離噗主原意的方向。

  有參與到那則偷偷說的人,應該也都始料未及吧,誰也沒想到事態會演變成後來那種局面。

  而就在這樣的混亂中,他與她相遇了。

  相遇的時候,他的ID是emerald48,她的ID是sapphire75。

  他們兩人在那則偷偷說底下的發言,不知何時吸引了彼此,就這麼在喧囂的眾目睽睽裡聊了起來,乃至到了最後,兩人各自交出一個新辦的電子信箱,用來和彼此聯絡。

  在其他噗友們湊熱鬧寄來的信件中,兩人輕鬆找到以各自的ID為名發來的郵件,互相交換身分後,就這樣交上了朋友。

  那則偷偷說的主題很微妙,談論的是與戀愛有關的話題,底下的噗友們在匿名性質的隱蔽下,一窩蜂地揭露自己不為人知的渴求,讓人們深刻理解到:在不得不偽裝起自己的現實社會裡,有多少人是戴著假面,隱藏起不可告人的秘密、忍受著這份沉重的痛苦,努力讓自己適應著群眾。

  哪怕這份秘密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有人理解,哪怕這份情感也許將伴隨著自己一路直到墳墓裡……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壓抑著世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誰都無法逃避這以整個社會為規模的天羅地網。

  唯獨在噗浪這個小小的天地裡,這些游離在河道上的寂寞靈魂,舉辦了這場為眾人罩上無名遮掩的盛宴,讓他們恣意釋放彼此,道盡那些難以言說的願望。

  然後──實現彼此的願望。

  就像兩盞寫著相同願望的天燈,在飛向無垠天空的旅途中碰上了對方;像掛在樹上的許願籤紙,竟有兩則籤紙不偏不倚寫著如出一轍的思念。

  於是,在匿名的郵件中相談甚歡的兩人,最終給了對方自己真正的噗浪帳號,從最初的窺探到逐漸滲透進彼此的生活裡,因為那些在最初就已揭露的、內心最深處的欲求,使得兩人一下子就成為無話不說的親密好友。

  最後,決定了這次的約會。

 


  「那個……你是E先生嗎?」

  她順利地在六號出口前,找到了正拄著街燈滑手機的他。

  他剪了一頭飄逸的短髮,柔順的髮絲像在陽光下粼粼閃耀的海,柔軟的鬢角溫馴地伏在耳際。只有一百六十五公分的他穿著英挺的韓風長板白襯衫,搭配一條灰黑色的牛仔褲與一雙黑色球鞋,看起來顯得俐落瀟灑。

  循著他傳給她的照片認出他,她收起手機,像隻靈巧的貓信步湊到他的身邊,有些怯生生地彎下腰,歪著頭好奇地打量他。

 

  「……S?」

  他轉過頭,用澄澈的雙眼迎上掛著溫柔笑靨的她。

  她蓄了一頭俏麗的長髮,略帶些許捲曲的髮絲像是瀑布般披散在她穿著白色雪紡紗洋裝的肩膀上,脖子上圍著一條繡有水藍波紋的潔白絲巾,耳垂掛著的兩只銀色星狀耳環閃閃發亮。本就有一百七十三公分的她又穿了高跟涼鞋,修長的雙腿裹著隱約透膚的絲襪,整個人顯得更高挑了。

  他不禁嚥了一口口水,被這麼可愛的少女這樣注視,令他有點不好意思……尤其儘管她比他還高挑,但就著這個彎腰的角度,他還是可以從她的領口隱約看見她的乳溝和內衣的深藍色。

  他連忙把手機收進口袋裡,故作鎮定地輕咳一聲清清喉嚨。

 

  「初次見面,我是Emerald。」然後他成功擺出嚴肅的姿態,以相當低沉的嗓音開口。

  「初次見面,我是Sapphire……請、請多指教!」她則用略顯嬌柔的腔調答道,同時很莊重地鞠了個躬,長髮跟著在空中飛揚,畫出一道亮麗的弧線。

  「妳也太緊張了吧。」他笑了出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因為S比他還高上許多,然後又穿了跟鞋,看起來顯得離他更遙遠了;只有趁著她彎腰的這個時候,他才能摸到她的頭,當然只能趁這個機會摸一下了。

  不過,察覺到頭上的觸感,她像條件反射一樣連忙退了一步,然後氣急敗壞地抬起頭來,鼓起腮幫子噘著嘴:「哪、哪有突然摸人家的頭的啦!」

  雖然反應很倉皇、像是避之唯恐不及似的,但她的臉可是紅通通的,一點也不像生氣的樣子,還比較像是嬌羞的表現。

  「因為S妳太高了,要是不趁這個時候摸的話就摸不到了嘛。」他笑嘻嘻地看向自己的手掌,掌心還殘留著她髮絲的觸感:「不過這樣進度好像有點快?」

  「太快了啦!E先生是笨蛋!哼!」她嬌嗔,手卻捏著自己的裙襬,躊躇一會兒後便默默走回他的身邊:「那個、所以……要走了嗎?」

  「呵,先去吃午餐、再去看電影?」

  「可以啊……那先去買票吧。」

  她紅著臉走在他的身邊,眼見他只是謹慎地把雙手插在口袋裡、絲毫沒有要牽她的意思,只好乾脆鼓起勇氣,主動勾住他插在口袋裡的手臂。

  他微微怔住,但旋即溫和笑著,任由她這樣挽著他的手,兩人的身影一起沒入來來往往的人潮中。

 


  縱然已經知悉彼此真正在網路上活躍的身分,兩人還是用當時在偷偷說裡被系統給予的名字來呼喚對方,就像是為了守護這個促使兩人邂逅的珍貴奇蹟,是兩人今生都難以捨棄的瑰麗寶藏。

  而令兩人決定相約於今天見面的契機,正是這部上映的愛情電影,電影講述的劇情是他與她都非常喜歡的題材,兩人興高采烈地聊起後,二話不說就決定要一起來看了。

  E和S買好了票後,便先討論了要去哪兒用餐,決定一間餐廳後,兩人在席間一邊用餐一邊閒聊。許多事情雖已在網路上有過交流,但這樣面對面的交談終究是不一樣的滋味。

  「妳跟照片很不一樣。」他認真地盯著她的眼睛。

  「唔,怎麼說?我的照片修得太誇張了嗎?」她將手指輕按在自己臉頰上,微微歪頭來表露她的疑惑與些微不安。

  「正好相反。」看著她有點忐忑的表情,他笑了笑,用有些浪漫的口吻說道:「妳比照片上看起來要漂亮得多了,S。」

  聽到這麼肉麻的話,S的臉一下子又紅了起來,讓他再度深深感受到她真的是個很容易臉紅的人。

  「我……人、人家才沒有呢。不要突然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話啦,E先生很討厭耶。」

  「妳討厭我嗎?」他眨眨眼,刻意佯裝出受傷的樣子。

  「不、不是那個意思的討厭──唉唷、嗚……討厭啦!」她搔了搔臉,左思右想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這樣吶喊:「請不要再捉弄我了啦!」

  「哈哈,因為妳的反應真的很可愛啊。」他笑著,將自己的那份甜點推到她面前:「喏,我記得妳愛吃起司蛋糕吧?」

  她看著他推過來的那盤起司蛋糕,頓了頓,面有難色地說:「唔、是愛吃沒有錯……可是我不能再吃了。」

  「為什麼?」

  「嗯……我規定自己,一天最多只能吃一份甜食。」她無奈地回答:「而且我平常就很少吃甜食了……所以、請E先生你自己吃吧。」伸手將蛋糕推回他面前。

  「這樣啊……」他恍然大悟,然後感慨道:「辛苦了。」

  「不會,也是為了維持自己喜歡的樣子。」反而是她笑了出來,拿起手邊的白開水輕啜了一口。

  「連飲料也很少喝?」

  「是呀。」

  「明白了,我會注意的。」他點點頭,逕自將被退回來的甜點吃掉。

  「謝謝你囉,E先生真貼心呢。」她衝著他甜甜一笑,這下反而換他臉紅了。

  「才沒有……只是想照顧妳而已。」他側過頭去看著窗外,不敢面對她太甜蜜的笑。

  只是他這比起司蛋糕還甜的發言,卻也讓她的胸口滿溢著甜蜜。

  「……時間差不多了,趕快吃完過去電影院吧。」

  「……嗯。」

  離開餐廳的時候,兩個人的手已經牽起來了。

 


  看電影的時候,他的手也自始至終覆在她的手上,不時隨著電影情節的起伏,牢牢握住她纖細的手。

  感受到他想給予她的勇氣,她很感謝、也很感動他覆蓋在她手背上的溫暖。

  卻還是無法克制自己脆弱的淚腺,被電影煽動而徹底崩潰。

  所幸有未雨綢繆準備整包面紙──她當著他有點詫異的面,保持一手被他牽著的狀態哭得唏哩嘩啦,哭到連妝都花了,醜得完全不能用「淚人兒」或「梨花帶雨」這種形容詞來描述。

  「……我去廁所補一下妝。」

  電影散場,她有點害羞地說,而他只是理解地微微笑,依然緊緊牽著她的手,直到化妝室前面才依依不捨地鬆開。

  「妳慢慢來,我會等妳。」他溫柔而堅定的語氣,幾乎又讓她淚腺崩潰。

  她擠出一聲哽咽的感謝,排進女廁長得讓人心煩的隊伍裡。

  而他迅速排進男廁,看著剛好都有人的小便斗,斷然走進旁邊的隔間裡。

 


  用過午餐、又看完了電影,兩人在人聲鼎沸的街頭游蕩,一會兒逛逛書店,一下子在街邊買點小吃,牽著手一邊走、一邊閒聊,直到他的腳步在一間店前停下。

  「話說……我記得妳之前有提到過,妳最近想要買新內衣?」他的笑容帶著些許揶揄。

  順著他的視線轉過頭,她的臉登時染滿緋紅,因為兩人的身邊正是一間內衣專賣店,隔著玻璃窗便能看見那玲瑯滿目的內衣,正以繽紛豔麗的色彩向外頭的行人召喚著。

  「是、是沒有錯……呃……嗯……」她想起他之前在網路上說過的話,一手握緊他的手、另一手則捏著自己的裙襬,游移地問他:「那個……E先生要買給我嗎……?」

  「那有什麼問題,不是說好了嗎。」他牽著她的手,以紳士的口吻說:「走吧,進去逛逛?」

  「……嗯。」她的臉頰發燙。這是她第一次與男孩子一起買內衣。

  讓他牽著她的手,他們兩人走進了店裡,店員熱情的呼喚聲迎面而來,令她不禁有些顫抖,還得用另一隻手扶著他的手臂才不致摔倒。

  「用不著這麼緊張吧?買個內衣而已。」他笑著,藉著她微微踉蹌的這個機會,又用另一隻手摸摸她的頭,試圖讓她放心下來:「別這麼緊張,有我在。」

  「……嗯。」她抿著下唇,堅決地點下頭,看著店員走上前來招呼他們。

  「您好,請問要找什麼樣款式的呢?」店員小姐也是相當高明,一見是男女一起來買內衣,主題就不是放在尺寸大小,直接進入到款式的部分。

  「那個……嗯……咳、我……我大概是A……」她還是怯生生地先報上了自己的尺寸。

  「這您放心,我們A到E的尺碼幾乎都有做,一定可以找到讓妳穿得開心又滿意的款式。」店員小姐以燦爛的營業用笑容面對著S:「那您有沒有比較喜歡哪種款式呢?還是,先生您有特別鍾情的款式?」

  店員小姐熱切的目光,飛快轉移到了臉上掛著微笑的E身上,大概是看準了帶女朋友來買內衣的男性八成會主動掏錢這一點,決定朝主要的消費來源下手吧。

  「哎呀,我一向是尊重我女朋友的,這還真有點難辦……不好意思,我先和她自己挑,決定好後如果沒有找到合適的尺寸再麻煩妳,可以嗎?」

  「好的,有任何問題再和我說吧!」店員小姐熱情地說道,也不知道究竟是單純敬業、還是真的這麼熱愛這份工作。

  但總之E的回答,成功讓令人盛情難卻的店員小姐退回去了。E緊牽著S的手,試著讓S冷靜下來。

  「那麼,慢慢挑吧,不要害怕,我會陪著妳。」他溫柔地在她耳邊說。

  「謝謝……嗯、那……」她紅著臉,轉過頭問道:「E先生……有沒有、比較喜歡的款式或顏色……?」

  「嗯……」他沉吟一會後,笑著答道:「紀念我們相遇的顏色,就挑一套青色的好了。款式的話,妳決定吧?」

  「好的……那我就、不客氣了。」她緊張地點頭。

  最終,她果然選定了一套天青色的內衣,胸罩上繡著美麗的花紋,罩杯的下緣鋪著一路延伸到肩帶上的網紗與蕾絲,罩杯中間還掛著一顆小小的玫瑰紅水鑽,略添高貴氣息;單薄的內褲前緣也綴著一個可愛的蝴蝶結,稍長的緞帶垂在兩側,布料看起來若隱若現的,捧在她的手掌上,他甚至能看見她的掌紋。

  「真漂亮的內衣。」他笑道,陪著她走到試衣間旁,接過她的包包,然後在她的背上輕輕推了一把,像是要給她勇氣:「去試穿吧。」

  「……嗯。」感受到他的用心,她點點頭,勇敢地拎著內衣走進試衣間裡。

  這時,店員小姐又靠了過來,令他感到有點厭惡……是生意太差嗎?這麼有空往我們這邊靠?

  他實在很想無視她,但還是忍了下來。

  「你女朋友看起來好像很緊張的樣子呢。」店員小姐關切地寒喧道。

  「是啊,大概是因為第一次讓我陪她買內衣吧,第一次跟男孩子一起進內衣店難免不好意思?我也擔心我的存在會害你們店裡的其他客人不自在呢。」他游刃有餘地回答。

  「原來如此……應該還好啦,陪女孩子一起買內衣,也是男朋友貼心的一種表現哦。」店員小姐若有所悟地點點頭,又開心地笑著說:「是說你女朋友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尖呢,感冒了嗎?」

  「她以前喉嚨受過傷,所以聲音聽起來比較沙啞,說話的時候要比較用力,才會聽起來這個樣子。」顯然早就準備好應付這個問題,他不動聲色地解釋:「謝謝妳的關心。」

  「沒什麼,單純好奇而已。」店員小姐稍微退了一步,似乎是意識到自己有點逾越了,略帶歉意地欠身:「那不打擾你們了,如果沒有適合的尺寸再和我說就好。」

  「好的。」他回以一個和煦的笑容,心裡倒是鬆了一口氣。問東問西的煩不煩啊,跟逛個鞋店結果一直跟在旁邊的店員一樣惱人。

  雖然可以理解對方是在工作,但還是覺得很受不了。

  他沒好氣地站在試衣間前等著,直到她推開試衣間前的布簾,置於下腹的雙手緊捏著那套內衣,怯生生走到他的身邊。

  「那個……可以。」也許是太緊張,她的聲音細若蚊蠅,臉也紅得快滴出血來了:「很合身……嗯……麻煩你了。」

  「不客氣,別這麼緊張。」他笑著接過她遞過來的天青色內衣,又藉著她微微低頭的機會摸摸她的頭,這才把包包還給她,然後牽著她走到櫃檯結帳。

  「小姐,可以穿嗎?」店員小姐還是很敬業地詢問。

  她還沒出聲,他已不耐煩地替她回答:「她說合身,就這一套了,麻煩妳幫我包起來,謝謝。」斬釘截鐵的語氣充分表達他不想再跟對方多交談一句廢話的態度。

  「……好的,這套的價格是一千三百九十九元,請問付現還是刷卡呢?」

  「刷卡。」他輕描淡寫掏出信用卡交給對方。

  「好的,那麼請你在這邊簽個名……」

 


  終於擺脫囉唆的店員小姐、順利為S買到新內衣,牽著手的兩人走出內衣店時,外頭的天色已漸漸暗了。

  街道被夕陽餘暉染成一片橙黃,暮色在天上塗抹出絢麗的彩霞,燈光一盞接一盞地亮起,既點亮籠罩而來的夜空,也點亮這座喧鬧的城市。

  還是很羞赧的S,一手拎著裝了內衣的精緻白色紙袋,一手緊緊握著E溫暖的手,任由E牽著她走在人潮依然洶湧的街道上。

  「還好嗎?」他溫柔地問。

  「嗯……」她點點頭,儘管臉羞得像快燒起來了,卻還是抬起頭,用不知為何閃耀著淚光的雙眼凝望著他:「那個……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E先生……」

  那泫然欲泣的模樣,竟讓他不知如何是好,也跟著手足無措地害羞了起來。

  「也用不著這個樣子吧,我只是在履行早就約好的事情而已……」他目光游移著躲避她炙熱的眼神,頓了一下才接著說:「妳剛剛看電影已經流夠多眼淚了,別再哭了,會讓我看了很心疼啦……唔!」

  沒想到的是,他本來只是想安撫她那彷若受驚的小動物的心情,她卻猛地抱了上來,緊緊摟住比她還矮上一個頭的他。

  然後,在他的耳邊深情地說:「謝謝你……我最喜歡你了,E先生。」

  被她這麼一抱,再加上這一句突如其來的告白,讓他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愣了半晌才抬起手,摸摸靠在他肩上的她的頭,試著撫慰她的情緒。

  「沒事的,S……我也很喜歡妳。」他也靠在她的耳邊,徐徐說道:「別這麼緊張,我會一直陪著你的,S。」

  「謝謝你……」她抱著他,無法遏止的熱淚沾濕他柔順的鬢角,一下子蔓延到他的衣領上。

  「好了,別哭了,又不是什麼大事,沒事的。」留意到耳際的濕潤,他無奈又寵溺地撫摸著她的頭,像在摸一隻貓:「那、接下來……還是依照原訂計畫?」

  「……」她似乎猶豫了很久,但最終還是堅決地說:「……嗯。」

  「……那,我們走吧。」

  「好的……麻煩你了。」

  「一點也不麻煩,別再這麼拘謹了,會讓我很有距離感。」他苦笑著,把她的手牽得更緊了。

  「好的……」她微微垂下頭,將波光瀲灩的雙眼藏在俏麗的髮絲底下:「真的非常、非常謝謝你,E先生……」

  「好了好了,不要再跟我道謝了,很沉重啊、妳的道謝。」他撇開頭,目光開始在街道上四處尋找醒目的招牌。

  牽著手又走了一陣子後,他總算物色到一個亮眼的名字。

  「這間如何?銀杏花。」

  「啊……好的,就這間吧。」

  「走吧。」

 


  牽著手。

  在偷偷說上相遇的兩人,一起走進了名為銀杏花的旅館裡。

 

 



脫下長日的假面 奔向夢幻的疆界
南瓜馬車的午夜 換上童話的玻璃鞋
讓我享受這感覺 我是孤傲的薔薇
讓我品嚐這滋味 紛亂世界的不了解

昨天太近 明天太遠 默默聆聽那黑夜
晚風吻盡 荷花葉 任我醉倒在池邊
等你清楚看見我的美 月光曬乾眼淚
哪一個人 愛我 將我的手 緊握
抱緊我 吻我 喔 愛 別走

隱藏自己的疲倦 表達自己的狼狽
放縱自己的狂野 找尋自己的明天
向你要求的誓言 就算是你的謊言
我需要愛的慰藉 就算那愛已如潮水

 



※兩人的偷偷說ID:emerald48和sapphire75,英文意思分別為「祖母綠/翡翠」與「藍寶石」。綠色與藍色混合後會變成青色。

48與75兩個數字,則是世界上最小的「婚約數」,他們各自的因數除掉1和自己後,相加的結果將剛好是對方,且目前已知的所有婚約數,都是奇數配偶數。

換言之,扣掉了相同的芯(1)和自己後,所有的成分全是由對方組成的──你就是我的一切,我也是妳的一切。

參見:婚約數相親數

至於翡翠跟藍寶石這兩個單字沒有其他涵義,我只是喜歡這兩種寶石而已(笑)

另外,翡翠與祖母綠其實是兩種不一樣的寶石,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查查它們的差別。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