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avel〉

  ──她憎恨自己身為一個女人這件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她自己也想不起來了;但依稀還能記起的是,從小時候開始,她就受不了那些女孩子們柔弱嬌嫩的模樣,受不了洋裝上冗贅的蕾絲和泰過可愛的圖案,尤其最討厭的就是粉紅色了。

  至於最喜歡的事?當然是和男孩子們打架啊。

  小時候的她跑得比班上的任何一個男同學都還快,拳頭比班上塊頭的男孩子還要硬,只要誰敢欺負班上的任何人,她絲毫不介意雙掌撐在桌上、直接翻過去一腳往對方身上招呼。

  那時候的她,簡直就是班上的孩子王,服氣的同學們敬畏地叫她大姊頭,至於那些被她扁過的男生、或覺得她格格不入的女生們,則躲在旁邊指指點點地罵她男人婆。

  男人婆又怎樣?她不屑地掏掏耳朵,她就是覺得這樣活著比較舒服,哪輪得到你們說三道四?

  ……然而,她很快地就知道,這不是一件她自己可以決定的事。

  不為了什麼,就因為她是一個女孩子。

 

  「媽,我流血了。」

  初潮來的那天,她僅是困惑地摸著自己褲子上的血跡,百思不能理解一直以來跟男生幹架從來沒輸過的自己,到底什麼時候受的傷?

  直到在媽媽的教學下、在學校裡特意集中了所有女孩子的教育裡,她才模糊地認識自己作為「女孩子」的身體,到底背負著什麼樣的原罪。

  ──好麻煩啊。

  第一次經痛,疼得在地上打滾的她,僅是一邊用力咬著自己的左手,一邊狠狠地用右手搥向自己發疼的肚子。

  ──不過是昨天吃了一支冰棒而已。

  ──天氣熱所以想要吃冰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明明跟我一起吃冰的男生今天都沒事啊。

  ──憑什麼啊!

 

  「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樣子!」

  所以說,女孩子的樣子是什麼樣子啊?

  穿著裙子、假掰地笑著、只會把男孩子當馱獸使喚,就是所謂的女孩子嗎?

  明明就熱得要死,洗澡的時候很麻煩、吹的時候更麻煩,為什麼非得要留著長髮啊?

  明明下面涼颼颼的很沒安全感,明明穿上去的時候就要被各種限制不能做出什麼樣的動作免得把內褲露出來,為什麼非得要穿上裙子啊?

  明明好多男生都直接脫了衣服、上半身打赤膊在籃球場上奔跑,為什麼女孩子別說在公眾場合脫衣服了,還一定要穿著內衣啊,熱的時候乳溝裡都是汗黏黏的很不舒服耶。

  說到這個最討厭了──她討厭自己胸前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那兩團脂肪,這讓她在幹架的時候很不方便,甚至就連跑步的時候都覺得有兩坨東西在晃動,簡直麻煩得要死。

  而且,隨著年紀增長,那些曾經被她壓在地上揍的男孩子,竟然一個個漸漸長得比她壯、比她高,而她卻已經一年都沒有再長高過了,這讓她簡直氣死了自己這個不中用的身體。

  她討厭自己作為一個女孩子。

  明明像個男孩子一樣活得多輕鬆啊。

  好想作一個男孩子就好。

  想當男孩子。

  想要當男孩子。

 

  這樣的想法,直到她上了高中,依然如影隨形地縈繞在她心頭,而且隨著周圍人們的變化,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

  對男生來說,像他這樣一個不像女孩子的男人婆,壓根兒沒有女性魅力可言,他們會把她當成好哥們,卻一點也不把她視作戀愛的對象;而對女孩子來說,活得率性灑脫的她卻又太陽剛了,有些女孩子會喜歡這樣的她,卻有更多女孩子覺得她一點都沒有女孩子的樣子,反而在暗地裡說她的壞話。

  就這點而言,她真的是喜歡極了男人那種不爽就用拳頭拼輸贏的生活方式,她壓根兒不會應付這種囉唆的流言蜚語,更不能理解這種暗地裡中傷的作法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然而,她卻也到了再也不能豪爽地和別人拼輸贏的年紀,女人們不跟她來這一套,畢竟班上的女生打架都是用什麼扯頭髮、搧巴掌之類的招式,再也沒有人跟她一樣,直接腳抬了就往對方身上踹。內褲被看到了?誰管它啊!你看到了也不能對我怎樣啊!

  可是,要跟男人們打……大部分的男人,又都看起來打不贏的樣子,光是身高就比別人矮,氣勢上就輸了一截啊。

  這讓她越來越在意這個備受限制的軀殼。

  越來越在意,自己的靈魂,跟這個身體,好像是很不搭軋的。

  月經來的時候,她倒在浴室裡,看著自己滿手的血跡,咬牙切齒地幾乎有拿把刀捅進自己子宮裡的衝動。

  ──這個身體,不是我的身體吧。

  明明就是與生俱來、不是由自己決定的事,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拿這個來限制別人呢?

  ──女孩子就應該要溫柔乖巧又聽話啊。

  ──妳這樣一點女孩子的氣質都沒有!

  ──嫁出去的女兒就像潑出去的水。

  ──女人就是賤啦,媽的又是一個臭三寶。

  ──身為女孩子就應該要唸文組啊!

  ──哪有女孩子像妳這麼好動的!

  ──女人唸理工唸得來嗎?元素週期表會不會背啊哈哈哈!

  ──女孩子坐要有坐相!腳不要這樣張得開開的!

  ──頭髮留長一點,比較有女人味!

  ──就跟妳說經期來前不要吃冰,妳看,又痛到在地上打滾了吧……

 


  幹!

  她一拳狠狠地砸在地板上,留下痛苦的淚水。

 

  為什麼女孩子就一定要有女孩子的樣子?

  不過就是吃個冰、跑個步、長個身高,不過就是活著──為什麼僅僅是因為這種無法改變的先天條件,就有這麼多的限制呢?

  無論是生理上的,還是因為這些生理、進而演變成整個社會規模的限制。

  真是討厭。

  她並不討厭女孩子,但她恨透了身為女孩子的這具身體。

  能變成男孩子就好了。

  她就是喜歡像個男人一樣活著不行嗎?

  她就是喜歡男裝不行嗎?

  她就是比起少女更像個大叔不行嗎!

 

  ……她經過了很漫長、很漫長的掙扎,才明白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跨性別者」(Transgender)。

  也看見了那些比男人更帥的女人,看見她們胸口上的疤痕,明白這個世界上確實有方法,讓女人可以變成男人。

  哪怕需要付出很多代價──但看著螢幕上那些跨性別者(FtM)分享的照片,她突然覺得好嚮往。

  居然有方法可以擺脫這個錯誤的身體,科學的力量真是太強大了!

  哪怕唸的是通常被認為只有男生適合唸的三類組,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地向科學臣服,覺得世界上的科學家們真是太偉大了,就連上帝在造人的時候犯下的一系列錯誤的設計居然也能夠矯正過來!

  ──那麼,既然有方法,為什麼不做呢?

  她扭扭脖子,毅然決定去追逐真實的自己。

 

  儘管她知道,這是一條很艱辛的路。

  畢竟,這等於是將這些年來的自己累積起來的生命,通通都打掉、然後用她自己真心喜歡的方式重組;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但是,和做真實的自己這個充滿誘惑的選項比起來,這條路再怎麼艱難,她也會義無反顧地走下去。

  因為那才是真實的自己啊。

  她摸著自己因服用男性荷爾蒙而開始生長出來的鬍子,覺得非常滿意這樣的自己。

  她看過許許多多的案例,明白這個選擇要承擔的後果……但是,她還是很堅決地想,如果要她繼續用這個錯誤的身體活著,她寧可死去。

  身為女人……不,男人或女人都一樣,從生為人的那一刻開始,我們背負的重量就已經夠多了不是嗎。

  活著已經夠不幸了,至少我想以自己喜歡的方式活下去。

  她這麼斬釘截鐵地想著,一邊致力於矯正這個生理上的錯誤的同時,一邊也不吝嗇地參與許多同伴們的社群,為了跨性別者的權益奔走著,釐清著FtM與拉子中的T之間的區別,即使要與不認同她的家庭革命、決裂、離家出走──她也要這樣活下去。

  因為這就是她──這就是「他」。

 

  這麼想著的她,慢慢地籌備著完全變成男生所要承擔的一切。

  然後、有一天,某個慵懶地滑著噗浪的夜晚,她看見了一則偷偷說。

  她猜不透這個偷偷說是哪個朋友、還是哪個她有追蹤的大大發的;總而言之,那是一則恰好談起了性別議題的偷偷說,而談論的議題,不偏不倚地正在跨性別的探討。

  這不正是她該進場大顯神威一番的時候嗎。

  她拱了拱手掌,讓骨頭發出喀啦喀啦的脆響,然後愉快地加入了話題。

 


  ──最後,與那個叫做sapphire75的ID,約了出去。

 

 

  (歌詞翻譯參考:凜として時雨「unravel」 中文歌詞)

  (抒情原音版請走→Unravel (Acoustic Version)

 



延伸閱讀:

所謂的跨性別(Transgender) (FtM)

真的很不一樣--FTM。簡介這些那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