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2: 英雄重逢 -Immortal Heroes-


  擰碎。

  這也許是最適合形容這些喪屍們的死法的詞彙,但絕非字面上的、以物理的力量將對方撕裂的畫面;相反地,這些喪屍們像是遭到強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同時擠壓,從內部被榨成碎片,整個向內部壓縮後爆破。

  而少年就在這片血肉橫飛中迅速舞動雙手,以不可思議的力量持續擰碎著這些無法安息的亡者。

  只見少年的手僅是一揚,將手掌對準眼前的喪屍,隱隱之間似是有道白色光輝流過,而後便在還無法辨別那道白光的真面目時,喪屍就被莫可名狀的力量給硬生生炸裂。

  那種擰碎,已經不是以物理可以解釋的力量,更像是喪屍遭到了整個星球、整個宇宙、整個世界的意志排斥,於是以兩片次元的位面將喪屍輾在一起,噗嗤一聲,直接把喪屍爆碎、排除到世界允許的生存之外。

  命運的力量。

  這正是少年所驅使的力量。如果說人的生命,或者說處於這個時空的所有事物的存在,是由象徵無數可能性的絲線糾纏而成的;那麼,只要將這條命運之絲抽離,自然能夠將對方的存在從這個宇宙中排斥、抹殺掉。

  而那樣的命運之絲,就被喚作──因果之線。

  少年的名字,於是不言而喻。

 

  「呼、呼……」

  已經不知道爆碎了多少隻喪屍,傑多總算是開始感到累了,雖然身為「超航者」的他可以從多元裂變的世界位面上選擇體力更好的那個自己執行「跳躍」,但這樣戰鬥下來,操縱命運的能量仍然逐漸枯竭。

  這可是極度透支精神的力量。

  然而,哪怕傑多已經耗費了三成左右的精神力,也炸碎了至少上百隻的喪屍,喪屍軍團的數量看起來還是沒有絲毫減少,甚至有增無減,在傑多盡力殲滅他們的同時,他們也繼續前仆後繼地從地底爬出,如海潮般朝傑多湧去。

  「真是,怎麼殺都殺不完……到底是怎麼回事……」

  傑多咬牙,右手一揮,又是一鼓作氣將一整排的喪屍直接炸成了血肉果汁,接著捲起身上的斗蓬,穿過喪屍之間稀微的縫隙,總算拉開一點距離,換到些許喘息的機會。

  然而,這只不過是在應對喪屍海時,避免被包圍而不得不的轉移,並不意味他已經成功脫離險境。若是想逃出生天,傑多還得確認究竟往哪個方向逃才能安全,這樣一直殺下去,自己最終還是會因為力量用盡而被喪屍們淹沒的。

  回想起來,這整件事的發生都來得太莫名了。

  復活到現世後的傑多,本來還在魯比歐那附近四處遊蕩,尋找著重新發揮自身力量的場合,過著在各地流浪、四處大吃大喝的生活;沒想到,今夜恰巧行經這個墓園,不過想說靠著枯木稍寐一會兒,就被這群復甦的死者們被團團圍住了。

  搞什麼鬼,這裡可是現世而不是星幽界,怎麼會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怪物?

  雖然還在懷疑這之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危機臨頭,傑多也沒有更多時間猶豫,只得操起力量就硬上,本來還以為可以輕鬆地就把這些脆弱的喪屍給全滅,沒想到喪屍的復甦速度快得驚人,才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居然是他陷入了困境。

  這樣打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得逃。

  雙掌一翻,直接用命運之力炸翻了兩列的喪屍,傑多一個箭步躍上旁邊的大石,再一個翻身跳到一棵樹上,蹲踞在粗大的樹枝上頭,既是居高臨下地觀察情勢,也是逮出一個機會盤算最近的城鎮在哪個方向,自己該往哪裡跑。

  雖然不排除最靠近的小鎮可能也被已經被喪屍包圍了……畢竟傑多已經發現,這些喪屍的復甦跟墓園根本沒有關係,現象並不是從墓園蔓延出來的,根本整座山都已經變成了喪屍出現的區域。

  由此可以推知,是有某種力量籠罩住了這個地方……又或者,最糟的狀況是,整個尤拉斯大陸都被這股力量包圍了?

  先入為主地認為亡者來自墓園,再加上對自身力量的過度自信、以及沒有立刻找到優秀的位置來觀察情況,令傑多沒能在第一時間就從喪屍分布的情況,判斷出這股使喪屍出現的力量泉源是來自何方,傑多只能就著目前擁有的線索來下決策而已。

  「最近的小鎮,應該是在東方……唔?」

  結果,就在傑多的目光看向東方的同時,只見東方、突然有一大群喪屍飛上了天。

  傑多愣了一下,但他當然沒有誤以為自己的目光有了炸飛喪屍的超能力,他僅是張開眼睛,凝神看清了事情的真相。

 

  那是風暴。

  一道──精確來說是兩道──就在傑多所看向的地方,由兩道銀色的劍光所組成的風暴,正闖進了喪屍大軍的陣中,狂舞的劍刃宛若兩條翻騰的蛟龍,輕易地就將擋在前方的喪屍通通絞翻,那些在天上飛的喪屍,全都是被砍得支離破碎的屍體。

  那凜冽的劍芒似是足以凌駕一切,凡是劍風所及之處無不血肉模糊,根本沒有任何一隻喪屍能與這股霸道的劍之風暴抗衡,他們像是被鐮刀收割的稻草,劍光一劃就成了滿天飛濺的血花與肉沫。

  爆碎、爆碎、爆碎!

  比傑多還要凶悍、凶悍得讓人心驚肉跳的狂霸風暴,就這麼一路穿過喪屍軍團,以視所有攔阻為無物的剛猛氣魄,驕傲地來到傑多的面前。

  彷彿就連命運向他傾軋而來、也毫不畏懼。

  傑多嘆了口氣,他已經知道來者何人了。這種正氣凜然的狂傲,以及這等出神入化的劍技,在他的記憶中,也只有那個渾身肌肉的大塊頭配得上了。

 

  「好久不見,傑多!」

  隨手把最後一隻擋路的喪屍砍爆,阿貝爾將沾滿血汙與碎肉的兩把大劍往腳邊一插,朝氣蓬勃向蹲在樹上的傑多打了聲招呼。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還好吧?」

  「……好得很。」

  傑多沒好氣地應了聲,從樹上跳了下來,輕巧地落在阿貝爾身邊。

  「你怎麼會在這裡?」傑多問道。

  「當然是來找你的。」阿貝爾答得理所當然。

  傑多怔了怔,看向阿貝爾那張欠揍的燦爛笑臉,心頭在感受到同伴的溫度之餘,抗拒再次將他人牽扯到自己必須面對的命運中的堅決,又提醒了他不能再接受這個男人的友情與義氣了。

  「找我幹什麼?」傑多拉起自己的披風,將自己相對阿貝爾要來得嬌小許多的身體裹住。

  「當然是並肩作戰了!」阿貝爾意氣風發地回道:「復活之後,我也在魯比歐那流浪,理解現在的世界局勢、以及找尋可以一起同行的夥伴,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的消息,我就馬不停蹄地往這個方向衝過來了,沒想到突然有這堆怪物冒出來擋路……不過也要感謝這堆怪物,讓我注意到有人在戰鬥,才能順利找到你。」

  一邊說,阿貝爾一邊注意到喪屍再度朝他們這兒靠攏,雙手於是握住了劍柄,盯著傑多說道:「我們將會再次拯救世界。你的力量也是必要的。」

  「……就連命運我都可以改寫。從現在開始一切都由我來決定。」而傑多僅是冷淡地別開目光,躲過阿貝爾熱情的視線,漠然地說:「……只有我可以決定一切,我不需要你的力量。」

  這下換阿貝爾愣住了。

  他還真的沒想到,曾經在星幽界一起旅行、一起戰鬥、一起生活了那麼久的傑多,居然會在這個緊要關頭,拒絕了他的邀約。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嗎?」 阿貝爾皺起眉頭,似乎很不能接受傑多的回答。

  於此同時,他的目光卻沒有完全鎖定在傑多身上,也把傑多背後那正慢慢朝他接近的喪屍映入眼中,只要他跨步上前、大劍一抄一劈,就能把這些喪屍再度轟個稀巴爛。

  「沒錯,我已經決定了。」而傑多深呼吸了口氣,斬釘截鐵地答道。

  不可以再讓夥伴繼續犧牲了。

  結束是必要的……只有你,我會讓你見到終點的。

  傑多看著阿貝爾的臉,在心裡默默下定決心,同時留意到了阿貝爾身後正在靠近的喪屍,他已經做好了一個箭步過去、使出力量把他們通通擰碎的準備。

  一邊拒絕著彼此,一邊又為對方注意著安危。

  在這樣的危機中,兩人緊盯著對方,各自掌握著手中的劍與力量,這曾是他們相互信賴的力量;而個性直爽的阿貝爾並沒有想到,纖細的傑多竟會選擇逃避同伴的情誼。

  雖然注視著傑多的眼神,同樣飽受過流浪孤獨的阿貝爾,已經大概猜出了傑多的想法。畢竟只是個孩子而已。

  這次換阿貝爾嘆了口氣,正想在出劍保護傑多的同時再說點什麼──

 


     「就憑你們這種程度夠嗎?」

  一個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

  阿貝爾和傑多一愣,同時轉過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但映入他們眼中的,卻是一道倏然閃過的鮮紅光芒,和一枚在月光下拉出漂亮軌跡的黑色物體。

  只聽聞轟的一聲,那道似乎能夠貫穿一切的紅光掃過,已經將阿貝爾背後的喪屍通通炸了個支離破碎,甚至在地上留下長長的溝,走石飛砂。

  而緊跟在紅光的射擊後,又是一聲槍響,令傑多的背後也響起了驚人的爆炸聲。方才那顆扔出黑色的物體顯然是個爆彈一類的東西,被投擲出來以後、又被投擲者以精準的槍擊命中,直接將之在傑多身後引爆,替傑多把想要攻擊他的喪屍也轟成了焦黑的爛肉。

  最厲害的是,那爆彈的位置挑得相當精準,完美地扔在一個爆炸範圍恰好能把最接近傑多的喪屍捲進去、又不會到傷害到傑多的位置。那爆彈的炸裂引起了一陣地動山搖,崩壞的大地瞬間爬滿了熊熊燃燒的火焰,將喪屍和整個地形都化成了火海,直接阻止了喪屍繼續往傑多湧進。

  「老傢伙,你也太粗暴了吧,是想把整座山給燒了嗎!」

  「利恩,不要太激動。那是你的壞習慣。」

  就在紅光襲來的方向,阿貝爾和傑多同時看見了那單腳踩在石頭上、將手中霰彈槍的槍口指向阿貝爾身後的剽悍身影;以及站在他身旁,頭頂戴著帽子、手裡正拿著一瓶酒往嘴裡灌的男人。

  聽見熟悉的名字,阿貝爾二話不說地笑了。

  總算再次相遇了,我重要的夥伴們。

 

  「好久不見了,傑多、阿貝爾。」

  利恩自信地朝阿貝昂頭笑了笑,喀嚓一聲將霰彈槍的彈殼退出,發燙的彈殼還沒落地、仍在空中兀自旋轉,利恩手一撇又扣動了第二下扳機,把還打算靠近阿貝爾的喪屍給擊碎。

  「的確好久不見了啊,利恩!阿奇波爾多!你們倆也回到現世了啊!」

  阿貝爾驚喜地拔起雙劍,看著慢慢朝他們走來的兩人,但注意到阿奇波爾多的模樣,忍不住猶疑了一下:「……阿奇波爾多,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不用擔心我,還死不了的。」

  面對阿貝爾的疑問,阿奇波爾多只是淡淡地飲盡口中的酒,一邊回答,一邊把手裡的酒瓶收回口袋裡頭,單手按住了頭頂上的帽子:「雖然死亡也不錯,但不是今天。」

  「你不要給我一臉死在哪裡都無所謂的樣子!」利恩則沒好氣地白了阿奇一眼,又轉頭看向阿貝爾:「阿貝爾、傑多,你們知道這堆會動的死人是怎麼回事嗎?這種怪物,本來只應該在渦裡頭……或者星幽界才看得見吧?」

  「當然知道,那正是我來找傑多的目的。」阿貝爾笑著朝冷漠的傑多投去一個熱切的眼神,旋即斂起神色,嚴肅地說:「……有一股黑暗力量正在擴散,這是這群亡者騷動的原因,而且以魯比歐那這一帶最為嚴重,我從酒館那裡聽到了傳聞,據說被變成死亡之城的普羅維登斯,裡頭的死者軍團傾巢而出,正朝隆茲布魯那一帶進發。」

  「普羅維登斯、隆茲布魯……是貝琳達與古魯瓦爾多?」阿奇波爾多眼中閃耀著銳利的光芒,迅速從地緣與現象判斷出了可能的肇因。

  「那是一個可能性。」阿貝爾點頭,又說:「但那不是這股瘴氣的根源,他們只是恰好得到了地利之便而已,真正的黑暗力量不在於普羅維登斯和隆茲布魯,顯然不是出自貝琳達與古魯瓦爾多……阻止那股力量才是我們該做的事。」

  「那是哪裡?」利恩問。

  「水晶嶺。」阿貝爾答道。

  最早發生喪屍傳聞的,並不是原本就曾經被喪屍病毒感染過的托雷依德或普羅維登斯,而是位於魯比歐那北方、古朗德利尼亞旁邊的水晶嶺──這是阿貝爾在酒館中得到的情報。

  「雖然不知道這股力量是怎麼擴散開來的,但查清真相正是我們的責任……為了解救再次陷入混亂的地上,我們必須再次投入永恆之戰。」

  阿貝爾俐落地將沾黏在劍身上的碎肉與污血甩掉,又看了看身邊的三人:「我想再次召集同伴,你們要一起來嗎?」

  「真拿你沒辦法,就陪陪你吧。」利恩聳聳肩,但顯然他之所以來到這裡的目的,本來就是要與阿貝爾會合的。

  至於阿奇波爾多,則看向了從見面以來、始終一語不發的傑多。

  「……傑多。」

  「……」

  傑多握緊了拳頭,看著身邊這三個都比他高上至少一個頭的男人們,他實在很想給他們一人一拳──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在生死的界線上徘徊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啊!他想要這麼咆哮,但是看著這三人,他又很清楚地知道,這三人本就是與死亡為伍的戰士,相形之下,擁有奇特力量的他,反而是最不像個戰士的人。

  ……雖然他本來就不是個戰士。

  他只是想要得到安寧的命運而已。不想再孤獨、不想再悲傷、不想再寂寞、不想再看到任何同伴死在他的面前……就只是這個樣子而已。

  因此,他本來打定主意,不願再與這些昔日的同伴來往的──這樣的話,就不必再承擔失去與離別的痛苦了吧。

  可是,為什麼……這些人卻義無反顧地迎向他,又一次地讓他對同伴的友情產生了渴望和眷戀呢。

  或許是因為,這些曾經與渦為敵的戰士們,所追求的東西與他是相同的吧。

  為了創造一個安寧的世界,為了讓天下蒼生得到和平……

 

  「傑多,加入我們吧,我們需要你的力量。」

  瞅準了傑多眼中的猶豫,阿貝爾再次開口推了他一把。

  「……你們這些……大笨蛋……」傑多緊緊握著拳頭,顫抖著身體,最終還是吐了口氣,說:「……搞清楚,是因為你們需要我的力量,我不得已才只好幫助你們的……可不是因為我需要你們才決定加入你們的!懂嗎!」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分別笑了出來。

  他們當然明白傑多的倔強,也知道……這一次,無論會再失去什麼,他們也要將背後託付給彼此,再次為同伴們鏖戰到死。

  這就是夥伴的意義,朋友的義務吧。

  「懂,那麼就再次請你多多指教了,傑多。」阿貝爾笑著,朝傑多遞出了手。

  ──就像前世的他們,結為同伴的那時候一樣。

  看著阿貝爾帥氣的笑容,傑多雖然彆扭,但還是握住了阿貝爾的手。

 

 

  一個清脆的彈指,可能把整座森林都給燒掉的大火,就這麼奇異地熄滅。

  背對著身後的焦土,四道頂天立地的身影,終於並肩齊步。

  重新聚首的英雄們,將再次為拯救世界而戰。

To Be Cont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