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本篇中含有弗雷特里西&艾茵的配對傾向,慎入。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3: 啟程之刻 -the Beginning of Legend-


  「動作快!在入夜之前,一定要把圍牆架起來!」

  天才剛亮,黯淡的夜幕還沒被破曉的魚肚白徹底吞沒,小鎮裡的眾人已經急切地開始工作,將一塊塊趕工完成、由木頭紮成的掩體自鎮內搬出,紮在被破壞掉的柵欄碎片外。

  沒有人知道那群喪屍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回過神來時,這座小鎮已經遭到了復甦者們可怕的襲擊,經過了整夜的惡鬥,在犧牲了無數死傷後,眾人才成功保住了城市,拖到黎明到來的時刻。

  然而,在曙光的照耀下,那些喪屍並沒有迅速燒融成煙,僅是行動變得緩慢、目光變得更加呆滯而已,似乎僅是失去部分的嗜血慾望與搜尋獵物的本能,但依然恍恍惚惚地在城鎮四周遊盪,徘徊不去。

  這讓眾人非常驚愕,就連神聖的陽光都沒有辦法消滅他們,這群不潔的魔物究竟是怎麼回事?莫非、是渦又再一次在世界上出現了──

  「靠!那群怪物又往這邊接近了!」

  「該死!全員注意,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以擊退怪物和保護同伴為優先!進入戰鬥狀態!」

  鎮裡的群眾將夜裡攻擊城鎮的喪屍全數消滅後,在召集下快速重整態勢,這才由城中的自衛隊、民兵與自願為了守護城鎮而戰的平民們組成了緊急動員部隊,小心翼翼地推進到城外,一邊掃蕩殘存的喪屍軍團,一邊開始進行臨時軍事掩體的建築工程。

  只是,這群失去意識的亡者顯然沒有讓活人們太悠閒的意思,即便在日光的照耀下失去了夜裡那種狂暴的攻擊性,他們還是搖頭晃腦、循著人類的味道慢慢往部隊靠了過來。

  要是被這樣拖延下去的話,能不能如期在夜幕降臨前完成防禦工事?這支部隊的隊長抿著下唇,無論如何,他們都只有堅持戰鬥到最後這個選擇!

  「全員,開火──」

  然而,隊長的右手才剛剛舉起來,不遠處那群在陽光下行動自如的喪屍頭上,突然亮起翠綠色的光輝。

  那光輝並不是從喪屍身上發出來的,而是憑空出現、烙印在他們的額上,像是某種印記似的。

  除此之外,那光輝還呈現出一顆眼睛的形狀,目光尖銳,宛若貓眼。

  眼睛的印記,一共有十三顆──

 

  「鎖定,」嬌弱的女聲堅定地響起:「發射。」

  下一秒,十三道針狀的碧綠光芒驟然射出,不偏不倚地擊在那十三隻眼睛瞄準的喪屍身上,無一闕漏。

  被綠光擊中的喪屍,完全無法抵禦這道綠光的射擊,紛紛被對應著貓眼擊出的光束轟穿腦門,頭顱應聲爆破,倒下。

  擊出綠光的主人,留著粉紅色長髮的少女站在陣線中央的瞭望臺上,一頭長髮在微涼的晨風中飛揚,頭頂上一對顯眼的貓耳豎直,少女手中的銀色法杖,頂端的祖母綠寶石再度亮起光芒──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逃過十三隻眼。」艾茵淡淡地開口,十三隻眼再度鎖定了下一波喪屍。

  引爆。

 

  「艾茵小姐!」

  「班賽德的勝利女神!」

  「被大地之母祝福的少女!」

  「神聖的貓女大人!」

  「好──別讓艾茵大人獨自應付這些噁心的怪物!第一小隊、第二小隊,開始向前方推進,掃蕩陣線!依照伯恩哈德大人與弗雷特里西大人的指示,由你們消滅方圓二十公里之內所有倖存的喪屍,確保建築隊的安全!行動!」

  「大家開火!打爆這些怪物們的腦袋!」

  「我要為我哥哥報仇──殺光這些噁心的怪物!」

  「艾茵女神萬歲!伯恩哈德先生與弗雷特里西先生萬歲!」

  「為班賽德而戰!!」

  艾茵居高臨下地看著一發現她的出現、登時士氣大增地鼓譟起來的戰士們,幽幽地嚥了口口水。

  替前線確保了安全無虞後,艾茵便自瞭望塔上一躍而下,重新回到班賽德鎮內,快步趕往正由那兩人坐鎮的城鎮中心。

 

  追隨著同樣復活到現世的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的腳步,得到大母之力的艾茵,為了開拓新的世界、守護自己所珍惜的事物,也與這對兄弟來到了他們的故鄉──班賽德。

  在星幽界遇見了娜汀、得知自己的家鄉早就已經毀滅以後,本來還對自己當時沒能堅持自己的使命直到最後一刻而懊悔不已的艾茵,雖然對娜汀憎恨的眼神充滿歉意,卻也同時鬆了口氣……自己一直扛在身上的沉重負擔,似乎終於得以放下了。

  但於此同時,艾茵也失去了家鄉。

  就與當時的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一樣──正是因為渦而失去家鄉,他們才會成為賭上性命跟渦戰鬥的連隊成員,化身為了夥伴而不畏懼死亡的勇敢戰士。

  回到現世以後,得到嶄新力量的他們,也為了得以再次守護重要的東西,帶著艾茵一同回到他們的故鄉,將班賽德建立成一個有聲有色的小鎮。

  雖然不是一個繁榮的大城市,但是,他們三人在這裡過著相當和平的日子,尤其出身森林的艾茵對於如何和大自然相處自有一套法則,在艾茵的力量庇祐下,過慣苦日子的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率領著農民們在此拓荒,慢慢經營起了一個自給自足、還有餘力向其他城鎮互通有無的城鎮。

  ……萬萬沒想到,這樣恬淡愜意的好日子,居然沒辦法過太久。

  「我們該不會挺帶衰的吧,伯恩。」弗雷特里西翹著腳,有些無奈地看著桌子對面的老哥。

  「……」伯恩哈德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將手中的咖啡飲盡。

  也是因為有這兩位驍勇善戰的戰士的領導,再加上他們親身入戰、以兩人之力輕鬆殺翻喪屍軍團的英勇舉動,才能將傷亡降到最低。

  話雖如此,若是不把問題給根除掉,這種慘劇恐怕還會一直延續。

  可不能放任混亂這樣蔓延。

  放下杯子。

  「無論衰不衰,我們都必須戰鬥下去……為了守護這得來不易的時光。」伯恩哈德站起身,扛起倚在桌子旁的闊刃長劍:「走吧。」

  「也是啦,畢竟能夠拯救世界的只有我們而已──不管面對什麼樣的敵人,我們都沒有退縮的權力對吧!」弗雷特里西笑了笑,也從椅子上彈了下來,掂了掂插在兩側大腿皮套裡的雙刀。

  「只是,沒想到得再次前往那個地方吧,伯恩?」

  一邊往門口走,弗雷特里西一邊瞥了身邊的伯恩哈德一眼,語音無奈。

  「……是啊。」伯恩哈德的笑容也有些苦澀,令他的凹臉看起來更枯槁了:「恐怕,得與那兩個人為敵。」

  「是嗎……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弗雷特里西聳聳肩,個性豁達的他,倒是平靜地接受了顯然勢不可免的命運。

  伯恩哈德沒有再回話。人世間本來就有太多無可奈何的事──而所謂活著,就是在那樣的界線中掙扎,努力在無奈之中求得一絲光明。

  為了所渴望的未來,他們將會一直奮戰下去。

 

  「伯恩先生!弗雷先生!」

  就在這時,艾茵終於趕回到城鎮中心。

  甫走出辦公室的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轉過頭,這次換伯恩哈德看了弗雷特里西一眼,後者則又一次無奈地笑了,但這次的笑容裡還帶著些許喜悅。

  而艾茵則快步奔到兩人面前,連氣都來不及喘,便急急忙忙地說:「弗雷……弗雷特里西先生、還有伯恩哈德先生,請、請你們兩位,務必要安全地活著回來!」

  對來自異界的艾茵來說,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兩人,就是她在這個陌生的現世中唯一的依靠了;何況,他們三人好不容易才重建起這個小鎮,艾茵簡直難以、也不願意想像,她失去了這對兄弟陪伴以後的生活。

  ……尤其是,她從前世到星幽界、再到如今的新生中,一直追逐著的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搔了搔銘刻著傷疤的右額,吐了口氣,然後換上一張燦爛的笑容,伸手摸了摸艾茵的頭。

  突如其來地被摸頭,令艾茵本就因急速奔跑而泛紅的臉頰又更顯紅潤,毛茸茸的耳朵也豎了起來,甚至還微微地顫動著。這是她很開心的跡象。

  但是,現在可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呀!

  「弗雷先生──」

  「哈哈,說什麼傻話呢艾茵。」而弗雷特里西僅是愉快地笑著,迎上艾茵焦急的眼神,沉穩地說:「我可是跟伯恩一起去的,我要是死了的話啊,肯定會被伯恩給抓起來再殺一次的。」

  伯恩哈德瞟了他一眼。這老弟在胡說八道什麼。

  弗雷特里西則微微低下頭,輕輕將額頭靠在艾茵的額上,近距離端詳著艾茵宛若寶石的眼眸,說:「何況,妳會為我等候吧,艾茵?這就是我一定得安全地活著回來的理由了呀。」

  「呃、這、弗雷先生您說什麼呢、這……嗯、是的,我……我會在這裡等您與伯恩先生回來的……」

  沒想到會在這種緊張的時候被弗雷特里西以肉麻的情話突襲,艾茵的臉頰紅通通的,像顆熟透的番茄。

  而弗雷特里西僅是笑著,離開了艾茵的額頭,說:「那麼,班賽德就交給妳保護了,我和伯恩去去就回,替我冰罐啤酒吧,我回來要喝──嗯,不過妳知道的,老哥一向速度很快,搞不好啤酒還來不及冰,我們就回來了呢。」

  伯恩哈德又瞟了他一眼,再看向滿臉擔憂的艾茵,淡淡地開口。

  「艾茵,別擔心。如果弗雷特里西和我沒有回來,那我們一定還在回來的路上。」

  「沒錯,就是這麼回事──所以在我們回來之前,就先麻煩妳顧家囉!」

  是啊,他們不都已經穿越了生死的界線,再一次回到這個現世、回到他們出生的故鄉,甚至將家鄉再一次建立起來了。

  為了回到他們熟悉的世界,為了再次與重要的人們相逢,他們在現世、在星幽,經歷過多少次出生入死的戰鬥,甚至足以穿越無數次的輪迴。

  即使再次跨越世界的盡頭,也一定要回到這個地方。

  他們好不容易才到達的溫柔鄉,任誰也別想破壞它。

 

  「……明白了,祝兩位平安順利!武運昌隆!」

  艾茵端著手裡的法杖,向著即將啟程的兩人深深一鞠躬。

  「呃、也是不用這麼拘謹啦……」弗雷特里西有些尷尬地搔搔臉,但他的表情仍是藏不住的笑意。

  依舊是個無法掩飾情緒的人啊。

  「走了。」伯恩哈德說道,也是老樣子的淡漠。

  「收到啦!」弗雷特里西哈哈笑著,揮揮手向艾茵道別,這才跟上伯恩哈德迴身的背影,朝班賽德南方的碼頭方向走去。

  駛往南方的船隻,已經恭候他們多時了。

  昨晚,在戰事稍歇以後,憑藉兩人在星幽征戰的經驗、以及艾茵本身出色的預感能力,他們已經感知到了,這股誘發喪屍復甦現象的力量,究竟源自於何方。

  班賽德的南方,魯比歐那國境的北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東方。

  那裡曾經也為渦所佔據,城市的中樞被黑暗的空間所吞沒,就此消失在無法觀測的重力場中,成為時空之間的漂流物。

  直到後來被連隊所消滅,被捲入渦中的城市也沒有因此被返還到尤拉斯大陸,相反地,在渦的混沌力量散去後,位在山丘上的城鎮發生不可思議的結晶化,整塊土地幾乎都被水晶所覆蓋。

  水晶嶺──現世的人們,如今是如此稱呼他的。

  而在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尚在連隊服役的時候,那個地方,是以另一個名字被記載在地圖上的。

 

 

 

  ──佛雷斯特希爾。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