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
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故事情節中的部分描寫,在舊作《Until The Day I Die》有更詳細的內容。

  ◆傳送門:【復活雙艾】Until The Day I Die(上)

       【復活雙艾】Until The Day I Die(中)

       【復活雙艾】Until The Day I Die(下)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4: 幽冥根源 -Chaos;Profound-


  「好──全軍注意!我軍已經抵達本次古朗德利尼亞演練的目的地,全軍在此紮營!帝國軍與傭兵團,依照原先排定的行程進行守夜的換班!所有人現在開始動作,晚餐組、營地組、護衛組,分別開始動作!」

  「是!」

  這是一隻井然有序的軍隊。

  漆黑筆挺的軍裝,以及軍帽上頭繡著的銀色徽章,昭示著他們是隸屬於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士兵。訓練有素的部隊不僅陣容浩大,而且紀律嚴明,為數至少一個師團的軍隊在大街上排成整齊的隊伍,似乎沒有因地形的崎嶇而有絲毫紊亂。

  而在帝國的軍隊以外,卻又散佈著一群奇特的部隊。

  這支部隊圍繞著帝國軍行動,他們的穿著隨興,氣氛相比起嚴肅的帝國軍要來得散漫許多,不僅每個人的服儀都很隨便,就連武裝也不像帝國是制式的兵裝,而是各自攜帶擅長的武器,在帝國軍的領隊發號施令、軍人們一語不發地聆聽時,這支部隊也沒有要聽令的意思,依然逕自大聲聊天。

  光看這份陣容,就知道這是兩支完全出身不同體系的部隊──這支圍繞在帝國軍周圍的、看似雜牌軍的部隊,顯然是一群傭兵團。

  話雖如此,他們卻是當前尤拉斯大陸上最強悍、最赫赫有名的──浪犬傭兵團。

  這支傭兵團在短短的一年之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崛起,在這個各國爭戰不休的亂世裡,他們盡情馳騁於沙場上,輾轉在各國之間、隨不同國家開出的利益而動,前一天可能還為隆茲布魯砍殺帝國軍,明天就在為古朗德利尼亞拆毀魯比歐那的裝甲獵兵。

  這是傭兵團的生存法則,出錢的人是老大,誰付的錢多就為誰工作,無庸置疑地是發戰爭財的殺手,簡直是誰給比較多骨頭就往哪邊靠的流浪狗。

  但是,浪犬傭兵團,卻是最兇猛、最有野性的一隻流浪狗。

  與其他傭兵團相比,浪犬傭兵團的武力要來得強大太多,其所執行的策略更是遠比其他的傭兵團要來得出色。

  不同於其他傭兵團各自為政,難以融入雇主國的部隊、時常在戰場上彼此干擾,或者不得不切割戰場、反而造成兵力的分散;浪犬傭兵團卻能夠如魚得水地和國家的正規軍合作,將其機動性相對較高的游擊隊融入國家的大部隊中,見縫插針地嵌入正規部隊的體系裡。

  這樣的戰術思維,令他們不僅受益於國家軍隊的庇護,更因為有了人馬上的優勢,因而能以較低的損傷、做出其他的傭兵團無法辦到的功績。這樣的戰果,也使得他們深受各國青睞,卻也同時召來的國家之間的猜忌。

  這樣一支隨時流轉在不同國家間的傭兵團,實在太危險了。

  若是一般的傭兵團,不過就是隨手僱來的野狗,只要利用完就可以踢到一旁去了,必要時直接當作棄子、讓他們在戰場上死亡也無所謂,反正區區的傭兵團,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撼動根基穩固的正規軍。

  但是浪犬傭兵團不同,他們在團長的細膩領導下屢建奇功,卻又能斡旋於各國之間、不與國家的部隊起衝突,看似野性,卻不莽撞;看似散漫,但絕不隨便。

  由深諳政治手腕的團長率領的這支傭兵團,在各國之間都相當討喜,他們也吸納了不少傭兵團,持續壯大自身的勢力;這樣的強大,卻也因此讓各國更加無法信任他們。

  早已有不少國家開始疏遠這支太過危險的傭兵團、或者在僱傭關係中刻意孤立他們的部隊,避免他們滲透自家的國軍,甚至有意要他們置於險地、將這支膨脹得太過迅速的傭兵團給掐滅。

  所幸,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國家大旗一攬,將他們攏入了自軍麾下,成為這支傭兵團強而有力的靠山。

  ──古朗德利尼亞。

  本就威武勇猛的帝國軍,再加上這支強若狂犬的傭兵團,無異如虎添翼,這使得週遭在帝國侵略下已不堪其擾的國家更是愁上加愁,紛紛尋求更堅固的聯盟來與帝國對抗。

  但是,這對得到了浪犬傭兵團加盟的古朗德利尼亞,又是否還能起得了作用呢?尤其以往的戰場上,傭兵團可是在各國的戰力間都擔任重要的角色,而浪犬傭兵團卻是吸納了為數眾多的傭兵團一齊向帝國投靠,如何與更加鞏固了自身強權的古朗德利尼亞作戰,將在接下來的數十年間一直困擾各國下去吧。

  當然,前提是,他們還有再延續數十年的國祚的話……

 

  「啊啊──我果然還是受不了正規軍的生活啊,一板一眼的,煩都煩死了!」

  「同意!我就是這樣才離開魯比歐那出來作傭兵的,那種連棉被都要折得像塊豆腐一樣的生活,誰受得了!」

  「原來各國的軍隊差不多垃圾啊?俺是哥爾嘉來的,俺實在是無法忍受那種枯燥的環境,戰鬥嘛,就跟幹架沒什麼兩樣!生存下去才是唯一的法則吶,弄得這麼乏味是搞毛呢,真以為這樣就能變強麼?呸!還不是得靠那勞什子的神獸與忍者部隊才得活命!」

  「就是!咱們尹貝羅達那兒也半斤八兩,就是個被渦搞得生靈塗炭的不毛之地,還有空兒在那互相爭鬥呢!說起來咱們也真夠無聊,這尤拉斯嘛,不就這麼大一塊!人類不就這麼一群同類麼,怪物都淹出來了還有空打打殺殺的,真是學不會教訓!」

  「所以我們才會加入古朗德利尼亞的麾下啊,所謂風行草偃,世界之風早已吹向古朗德利尼亞的方向了,別說我背叛祖國!這種愚忠才會害命呢,比起相信米利加迪亞那種小王國能和平,還不如投靠古朗德利尼亞,等尤拉斯大陸全成了帝國的版圖,哪他媽這麼多爭吵!」

  「沒錯!就是這樣的理念,咱們才會加入浪犬啊!咱們這群來自各國的流浪狗啊,也該是時候找個地方安家啦!」

  「是啊是啊!跟到團長真的是三生有幸啊,大夥兒,等將來帝國的大業完成了,一起在斐度蓋棟房子唄!我說斐度不愧是帝國王城,跟梅爾茲堡那兒就是不一樣,繁榮得要命!我真是喜歡這種車水馬龍的感覺吶!」

  「真的!真的是跟對團長,一輩子不愁吃穿啦──說到這,俺們家團長勒?」

  「天曉得,應該跟帝國的元帥陛下在一起吧?還有那個怪異的傢伙?」

  「哎,甭提那傢伙!真搞不懂元帥大人在想啥,為啥要跟那種陰陽怪氣的傢伙聯手?不管你們怎麼看,反正俺就是不覺得那傢伙是個好東西!」

  「不管怎麼說,團長大人和元帥陛下的決策,絕對是有理由的,我們就相信團長大人吧。」

  「哼,真是夠神氣的了,一年前才剛發跡的傭兵團,一年內就達到可以跟帝國軍平起平坐的地位,跟到這樣優秀的團長,實在是咱們的福氣啊!」

  「行了行了,大夥兒,來乾一杯,敬咱們浪犬傭兵團!敬艾依查庫團長!」

  「艾依查庫團長萬歲!浪犬傭兵團萬歲!」

 

  夜風呼嘯。

  艾伯李斯特佇立在山丘上,睥睨著山腳下的景色。

  「還認得這裡嗎,艾依查庫?」

  「認得個屁,早就面目全非了好不好。」

  而艾依查庫站在他身邊,嗤之以鼻地應了一句。

  在艾伯李斯特的指導下,長年跟隨在艾伯李斯特身邊、坐擁軍犬之名的艾依查庫,追隨著艾伯李斯特的腳步回到現世後,在艾伯李斯特終於爬上頂點、成為帝國元帥的同時,他也被艾伯李斯特授命,離開了古朗德利尼亞的正規軍,成為在沙場上於生死之間打滾的傭兵團團長。

  這支傭兵團當然不簡單,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有過在連隊服役的經驗,他們很懂得這種相對草根的部隊的生存方式;再到後來的流亡歲月,與擔任帝國軍的時期,以及在星幽界裡漫長的跋涉──如今回到地面上的他,擁有極其豐富的經驗,更因和艾伯李斯特的相處而習得了各式各樣的謀略。

  靠著他自身敢打敢殺的強大戰力、以及那種瀟灑狂野的個人魅力,艾依查庫很快地聚集起一群同伴,組織出這支以浪犬為名的傭兵團;接著,透過艾伯李斯特的接應,時而與帝國合作、誅殺敵國的威脅,時而藉傭兵團之便投靠他國,為艾伯李斯特清理掉軍中可能造成危險的部隊,就這樣快速擴張自身的威勢,成為戰場上不容小覷的第三勢力。

  就如同過去的他曾為艾伯李斯特做過的事一樣──如今的艾伯李斯特,是古朗德利尼亞隻手遮天的帝國元帥;而他則匍匐在地面上,繼續作艾伯李斯特的影子,支撐起他所有的榮光。

  光與影的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這點,經歷過生死焠鍊的他們,已經深深明白了。

  所以,他們才會再一次站在這裡,站在這個熟悉的地方──為的就是要遂行艾伯李斯特最大的謀略,將整個尤拉斯大陸都納入手中,締造一個由他們所支配、絕對不會捨棄他們的領土。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需要能夠君臨在任何國家之上的軍隊,並且創造出能夠把他們的優勢發揮到淋漓盡致的風向。

  因此,站在這裡的,除了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以外,還有一個人。

 


  「話雖如此,還是我們的故鄉。」

  「是啊。」

  究竟有多久沒有踏足這個地方了呢。

  艾伯李斯特握緊手裡的權杖,目光從逐漸燃起帝國軍與傭兵團營火的廢墟中移開,看著腳底下的土地,在月光的照耀下暴露出其獨特的面目。

  ──水晶。

  自從渦被清除以後,雖然城鎮的周邊還保留了殘破的廢墟模樣,但被渦的中心所捲入的城鎮中心,卻奇異地消失得無影無蹤,反而變成了一片被水晶所覆蓋的平原。

  這不可思議的陸地結晶化現象,更朝著周圍擴散開來,儘管城市廢墟並未被破棄,卻幾乎都被水晶所覆蓋。

  而這個位在城鎮旁的山丘,也跟著成了被水晶所吞噬的區域。

  於是,在現世的地圖上,這裡被標記成了「水晶嶺」。

  但在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的記憶中,這塊土地的名字……家鄉的名字,卻是怎麼樣也不可能抹去的。

 

  「知道佛雷斯特希爾嗎,庫勒尼西?」

  艾伯李斯特笑著,轉頭看向站在兩人身後的男人。

  男人有一頭柔順的棕色長髮,臉上覆蓋著這張遮住他容顏的黑色面紗,一身深藍色的道袍長得幾乎拖地,渾身散發出讓人不舒服的詭譎氣息。

  聽見艾伯李斯特的問候,庫勒尼西被掩在面紗下的嘴角,勾起一個嫵媚冰冷的笑意。

  又是一陣夜風吹過,艾伯李斯特披在肩上的漆黑軍裝外套、艾依查庫左手臂上綁著紅緞帶的雪白絨毛領大衣、以及庫勒尼西的深藍道袍,同時在空中飛揚。

  夜風也連帶地掀起了庫勒尼西的面罩,令兩人得以看見他臉上危險的笑。

  「在書上讀過……曾經被渦吞噬的地方,在渦被連隊消滅後發生結晶化現象,成為『水晶嶺』的地方,也是……」庫勒尼西優雅地蹲下身,纖細蒼白的指尖撫著腳下青綠色的結晶,冷笑著說道:「即將再次成為渦的地方。」

  聽著庫勒尼西危險的發言,艾伯李斯特卻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經過許多戰史分析,從不同士兵們的言談與留存的證物中交叉比對,再加上特遣士兵為我帶回來的水晶碎片,確認了這些水晶的真面目。」艾伯李斯特侃侃而談:「我想聽聽你的看法,和我的見解是否一致。」

  「那我們的答案想必是一樣的。」庫勒尼西笑著,拾起一塊薄如指甲的水晶捏在指間,輕聲說:「全是混沌元素。」

  艾伯李斯特的笑意更深了。

  覆蓋佛雷斯特希爾遺跡的水晶,並非呈現單一的顏色和性質,而是由各種色彩斑斕的結晶所組成,看起來像個被填入千萬種顏色的蜂巢,有的部分是由不同的顏色在水晶體下以流質的形式被封存起來,有的則是明確地被區分成不同的顏色、依照各自的晶格以絕對不協調的方式拼湊在一起,反而形容一種繁花紛呈的混亂美感。

  不同的水晶體,便擁有不同的性質與解理,以當今現世的知識與能力,並沒有順利開採和使用這些晶體的力量,哪怕是潘德莫尼的工程師尖兵們也沒辦法──這種晶體融合的現象,就連薄暮時代都沒有線索,再怎麼高深的法典也不會存在關於這種晶體的研究紀錄。

  在這種時候,唯一能夠準確挖掘、以及發揮這種水晶能力的,就只有從星幽界歸返到現世的戰士們了。

  因為,這種由抽象物質的能量聚集成的水晶,他們在星幽界已經見得夠多了。

  而這些水晶,也是最適合艾伯李斯特達到目的的媒介。

  ──開啟「渦」。

 

  「污染者……這根本是個醜惡的污名,正是因為得到了混沌元素的力量,我們才能夠掌握今日的霸權。」

  艾伯李斯特淡淡開口的同時,一邊看向他右邊的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吐了口氣,半轉身子,讓唯一的左眼能同時看見庫勒尼西、與很體貼地站在他的視野範圍內的艾伯李斯特。

  「來吧,開啟渦,將混沌的力量公平地賜予我們的軍隊,讓我們司掌星幽之力的奧秘,成為尤拉斯大陸上唯一的強權──同時,為我們古朗德利尼亞,製造迎向統治世界的最後一個風向球。」

  艾伯李斯特驕傲地揚起手,鏡片後的眼眸閃耀著睿智的凌厲光芒。

  艾依查庫則靜靜握住繫在腰際的劍,為艾伯李斯特警戒著庫勒尼西。

  艾依查庫很清楚,艾伯李斯特現在要作的事情,是絕對可以用瘋狂之舉來形容的──曾經為了殲滅渦而賭上一切的「連隊」戰士,為了得到能讓他們征服世界、將尤拉斯大陸化作淨土的力量,竟然不惜再次把異界之門開啟,這不是瘋狂是什麼?

  但是,要說瘋狂,眼前這個擁有瘋狂之眼的男人,卻絕對比他們更瘋狂、也更值得信賴。

  雖然同樣身為污染者,但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是得到了這些污濁的力量,才能夠在這亂世中茍活下來。最後會命喪在協定審問官那些限制派走狗的手上,完全就是潘德莫尼的一意孤行,絕非他們的貳心所致。

  而他們這種偶然被感染的人,卻終究比不上這個本來就是因為命數有限、才被人工感染成污染者的男人。

  沒有人,會比從渦之「搖籃」中誕生、自幼就浸泡在混沌元素之力中的庫勒尼西,更理解「混沌」的本質了。

  儘管,這對庫勒尼西來說,恐怕是最諷刺的笑話吧──但事實本來就是如此,人是無法決定自己的出身與境遇的;然而,如何發揮自身的所長,向眾人展現自己的價值,就是取決於人的性格與能力了。

  庫勒尼西冰冷地笑著,猛地一捏,竟將拈在手裡的水晶碎片捏個粉碎。

  隨手一灑,鮮紅的光芒散落一地,宛若星辰。

 

  「你該知道,我的慾望啊……艾伯先生,」

  只見庫勒尼西緩緩振開雙臂,張開著雙手,冷笑著說道:

  「我的目的可是要將整個世界都拖入黑暗啊。全部都回歸於黑暗之中的話,痛苦也會消失的──我之所以選擇幫助你,僅是在開啟『渦』這件事上利害一致而已。至於將力量賜予他人,可不是我想做的……你明白嗎?」

  「我當然明白,但是我有必須奪取的東西,所以必須利用你,你不也是在理解這一點的前提上與我們同行的嗎。」

  艾伯李斯特則無畏地面對著庫勒尼西那張再次被面紗覆蓋的臉,自信地說:「必要的時候,我們也得刀刃相向,這點我一清二楚,但是我沒有退讓的打算。我的目的是統治世界,你的目的是染指世界──為此,相互毀滅,也是必然的結果吧。」

  「呵。」

  沐浴在冰涼的月光中,庫勒尼西清澈的冷笑,最終化作瘋狂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艾伯李斯特先生,智勇雙全的帝國騎士、活躍於幕後的智將啊,與您合作實在是太愉快了!希望在我殺死您、將您的心臟挖出來的時候,您也能讓我感受到同樣的愉快呀,元帥陛下!」

  庫勒尼西那癲狂的模樣,已經令艾依查庫瞇起僅有的左眼、幾乎要抖劍出鞘,卻被艾伯李斯特以左手制止了。

  而庫勒尼西的笑聲逐漸歇息之餘,他也緩緩跨出幾乎被裙襬完全遮住的步伐,以仿若鬼魅的身影,慢條斯理、無聲無息地來到艾伯李斯特的面前,伸出修長的手指,刮著艾伯李斯特白皙的臉頰。

  艾依查庫的呼吸一頓,達到臨界的危機感令他真的有立刻揮劍將這個膽敢觸碰元帥陛下的男人格殺的衝動;然而,被庫勒尼西如此撫觸的艾伯李斯特,卻連鼻息都沒有一點亂掉,仍然鎮靜地伸手攔著艾依查庫。

  看著兩人細微的互動,庫勒尼西繼續愉悅地冷笑著,這才抽回了手,背對著兩人走回方才的位置,敞著雙手、仰望著夜空,彷彿在感受著月光的照耀。

  「那麼,我要開始工作了──希望您不要後悔呀……艾伯李斯特先生。」

  「儘管來嘗試吧,妖術師。我遲早會將整個尤拉斯大陸納為古朗德利尼亞的版圖,而作為君臨尤拉斯的王,自然有義務照顧所有的臣民。向我獻忠者,我將賜予褒獎與喜樂;和我敵對者,我則給予痛楚與責罰──你就依照你昏暗的慾望做出選擇,來向我的智略挑戰吧。」

  對於庫勒尼西赤裸裸的威脅,艾伯李斯特依舊平心靜氣,令身邊的艾依查庫不禁咋舌,自己果然還是比不上這個男人啊。

  至於庫勒尼西,則半側過頭,給了兩人一個冷艷的回眸,這才重新將臉轉過去,凝望著傾洩一地的溫柔月光。

  星光璀璨。

  「我將賜給這片大地的傷痛,與你能夠給我的傷痛,究竟能不能相提並論呢……我會好好期待的,艾伯李斯特先生。」

  庫勒尼西笑著,熟悉的幻獸驟然憑空冒出,將他圍繞著護在其中。

  然後,他的雙掌間,逐漸發出詭譎的紫色光芒,進一步化作妖異的黑色霧氣,將庫勒尼西與深淵通通籠罩。

  感受到混沌元素的呼喚,庫勒尼西面前灑滿月光的水晶地面,竟也逐漸亮起應和的色彩──象徵生命的赤紅、象徵記憶的玄黃、象徵時間的翠綠、象徵靈魂的湛藍、象徵死亡的靛紫,以及象徵虛榮的朱橙、象徵瘋狂的草綠,和象徵混沌的雪白,斑斕地在庫勒尼西的面前亮起。

  宛若奏起一首元素的交響樂章,斑斕而絢爛的光芒在庫勒尼西的面前彼此交織,各式各樣的流光融合出以此世的光譜無法辨別的色彩,然後凝聚在庫勒尼西面前的地面上,慢慢流轉成一個發出神秘氣息的漩渦──

  彷彿也呼應著即將發生的災厄,就在這股漩渦的頂端,天空中的烏雲竟也呈現出一個漩渦狀,朝著四面八方旋轉而去,烏黑雲層間清晰的鴻溝,有如即將讓深淵的魔力從天空傾洩而出的渠道……

  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一同瞻仰著即將造訪現世的瘋狂,嘴角的笑意深不可測。

 

  一切,都與最初計劃好的一樣。

  這股源於星幽的混沌之力,將會挖開異世界的通道,將不屬此世的力量通通倒到這個大地上,令尤拉斯大陸生靈塗炭,黑暗的力量將會大肆渲染,第一步,就是喚醒沉睡的死者們,讓生死的界線變得曖昧,讓活人理解自身的存在是何等脆弱。

  而在黑暗力量擴散的同時,首當其中的這群帝國軍與傭兵團,將獲得被這股力量榮寵的幸運者。只要藉由庫勒尼西之手、以及艾伯李斯特研究出來的技術推動,就能讓「人造污染者」的幻想成為可能,如此一來,帝國就能擁有尤拉斯最強的軍團。

  最後,就是製造出讓眾生嘆服的舞台──在現世召喚出死獸。

  在死獸蹂躪世界、將人們的生命如風中殘燭般輕易摧殘的時候,獲得混沌之力的帝國軍團,將成為為世人殲滅怪物的英雄;屆時,帝國的軍勢將達到頂點,尤拉斯的任何人,都注定要向這個足以和怪物戰鬥的國家臣服,跪倒在艾伯李斯特的腳下。

  來吧,一起欣賞吧,艾依查庫──我們穿越了無數荊棘之海,所渴求著的理想鄉,終於將在我們的手中被開創出來了!

  這是連其他星幽界復活的傢伙都將望塵莫及的,我們的盛宴啊!

 

 


  ──開始吧,復甦者之夜。

 

To Be Contined...



元帥大大要開渦啦,大家作好舔券的準備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