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5: 不死圓舞 -Undead Sisters' Waltz-


  「咻!」

  這是一座死城。

  蒼白的磚瓦,寂寥的街道,不曉得已失修多久的地磚縫隙間滋生著雜草,斑駁的牆壁上遍佈著蜘蛛網般的裂痕,有大半的碎片早已剝落、散落一地。

  杳無人跡的這座城市裡,只剩下空有其表的建築物矗立著,靜靜承受著風吹雨打,等候終將被世界徹底遺忘的命運。

  然而,無人的城市裡並非全然寂靜,還迴盪著不祥的嗚咽聲。

  死城,再這裡不在是一個純粹的形容詞,而是貨真價實的名詞──這是一座被死者佔據的城市。

  只為嗜血的本能而活的喪屍們,在空無一人的街道裡漫無目的地遊蕩,失去生存意義的他們就連要移動陣地去尋找下一群獵物的意識都沒有,僅是在死去的城市裡永無止盡地徘徊著,等候著下一個擅闖這個被時光拋棄的角落的獵物。

  然後,他們不朽的等候,終於盼到了涉足死城的愚者。

  很可惜的是,這位愚者,卻不是能被他們輕易啃殺的獵物。

  而是和他們同樣屬於復甦者之列的──「活著」的,自動人偶。

 

  銀色的刀光無聲無息地射出,貫穿由喪屍們的低吟聲構成的恐怖靜謐。

  「噗嗤。」烏黑的濁血與失去色澤的腦漿噴濺一地,喪屍甚至感受不到是什麼穿過自己的身體,腦袋就已經如腐爛的西瓜般爆開,終結他已經無法被歸類為任何生物的生命。

  咻──射穿喪屍腦門的刀刃,來勢未減,甚至沒有沾上喪屍的血與碎肉,就這麼釘在後方的街燈燈柱上,半點搖晃也沒有。

  若是沒有親眼看見,絕對無法想像這樣一柄平凡無奇的飛刀,居然能辦到這種宛如狙擊槍的威力與加速度。如果不是飛刀上有什麼特別的設計,就是擲出飛刀的人,擁有出神入化的技術。

  ……精確來說,擲出飛刀的,並不是「人」;只是擁有人形的存在而已。

 

  「這些怪物在大白天也能活動啊。」

  一身漆黑禮服的雪莉站在街頭,一手撐著墨黑的洋傘,滴溜溜地又從袖口滑出三柄飛刀扣在指縫間。

  微微仰起頭,現在的天色一片陰濛,看起來彷彿晚些兒會下起雨的樣子,但終歸是個日出的大白天。

  本來還以為這些怪物到了白天就會消失的,還真是不能稱心如意呢。

  「也罷……反正好像有削弱他們的行動力,對吧,羅布?」

  「吼嚕……」

  目光血紅的巨大黑犬伏踞在雪莉的腳邊,用不善的眼神盯著這些攔阻在牠主人面前、不知好歹的死物。

  雪莉勾起一個冷冽的微笑,似是對羅布展現出的敵意很滿意,然後揚起手裡的飛刃,甩手,再次以銳不可當的魄力將飛刀擲出!

  咻咻咻──肉眼幾乎難以分辨的三道銀光飆過,又是三隻喪屍的腦袋被直接打爆。

  雪莉微笑著,倏然將手裡的洋傘收起,向空中拋出的同時,一個瀟灑飄逸的轉身、揚起長得幾乎拖地的美麗裙襬,然後雙手的袖套滑出第二波的刀刃,流暢地被雪莉捉在指間。

  緊接著,雪莉的雙手一甩,六道流光再次自她的手中滑出,再度擊倒了六隻喪屍。

  再來是第三波、第四波……面對前方擋路的大量喪屍,雪莉的飛刃雨接二連三地滑出,輕而易舉地將整群喪屍全數殲滅,只剩下滿地失去首級的腐朽屍體。

  剿盡攔路的傢伙,雪莉正要伸手捉住緩慢落下的洋傘時,猛地又從袖中換出一柄以魔力編織成的飛刀,朝著頭頂上一甩;然後握住洋傘,與羅布同時一個後躍的瞬間在手中張開。

  噗!

  雪莉這柄陡然擊出的飛刀,卻是在空中打爆了什麼不明物體,稀爛的殘渣登時噴濺開來,雪莉連忙飛快轉動手裡洋傘,以迅速旋轉的勁道將噴過來的物體盪開。她可不想讓自己珍惜的洋傘沾上莫名其妙的東西。

  只是,跟著在那不明物體之後落下的,卻是區區一把洋傘無法擋住的強烈風暴!

  

  「轟──!!」

  像是落雷一樣,只見後躍的雪莉甚至還沒落地,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已經猛然砸在她方才所站的地方,強大的力量狠狠撞擊在地面上,瞬間炸裂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甚至令方圓幾尺內的地面通通爆裂開來,激射出無數四分五裂的巨石、碎塊、還有支離破碎的地磚。

  「嘖──」

  被強烈的暴風吹得更遠了的雪莉又是一個迴轉,只見在神秘的魔力驅使下,雪莉手中的洋傘陡然收起、然後憑空消失;接著,雪莉像是陀螺在空中快速旋轉,在雪莉化作黑色旋風的同時,又有無數銀色流光飛射而出,轟碎朝她射來的那些不長眼的石塊,而同時飆向引起這波天翻地覆的罪魁禍首。

  而那轟出這大洞的鮮紅身影,承受不到自己的力道而同樣被彈在空中,無處閃躲的這人卻是俐落地扛起手裡那柄剛才打穿地面的血紅閃電,在面前狂舞成一團赤紅的障壁,招架住雪莉射來的飛刃。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只見血紅的刀光以不可思議的技術,將雪莉的飛刀全數攔下,被彈開的飛刃無數地飛射向四面八方,有的插在牆上、有的插在地上、有的插在街燈上、有的更是直接被那血紅刀光給劈碎,沒有一把能近得了這人的身,這人更是藉著擋住飛刃的推力,向後安然落到了地面上。

  隔著一個被打出來的大洞,也迴轉著落到另一邊的雪莉總算停下攻擊,但六把飛刀仍然警戒地扣在手中,就連腳邊的羅布也跟著對另一頭的那道鮮紅人影發出低吼。

  雪莉瞇起琥珀黃的瞳,冷冷地凝視著那放下手中兵器的人影。

  雖然服飾幾乎面目全非,武器的形態也全然不同,就連氣質都似乎改變了──但是這股赤裸裸的敵意,以及那種目中無人的驕傲姿態,還是讓她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好久不見啊,臭女人,妳那顆空空的腦袋,有沒有進步一點了啊?」

  多妮妲愉快地笑著,轉動手裡全新姿態的血刃鐮刀。

  和往日在星幽界裡拿的那把不同,現在多妮妲手裡拿著的鐮刀,不僅整個柄身都化作了不祥的黑色,鐮頂更有了更加鋒利的造型,讓多妮妲的律死之鐮看起來更危險、更致命。

  流利地將鐮刀一旋、頂在地上,身穿彷彿高中女生參與視覺系樂團時扮裝的黑色制服與鮮紅格子裙,多妮妲倚著自己的鐮刀柄,不懷好意地盯著大洞另一頭的雪莉。

  不同於多妮妲的遊刃有餘,雪莉要顯得戒慎許多……畢竟,多妮妲對她的瘋狂惡意、以及這一身與星幽界相比實在陌生太多的行頭,都令雪莉再再地明白,姐姐已經不再是曾與她成雙成對、她熟悉無比的那個姐姐了。

  不過,那也無所謂。

  為了復仇而歸返到地面上、化作邪惡人形的雪莉,壓根兒沒打算讓那種辦家家酒般的荒唐姐妹情誼干涉自己的心情,誰擋在面前、誰膽敢攻擊,就殺掉──就這樣而已。

  「妳還真是陰魂不散。」雪莉淡淡地扣著手裡的飛刀,冰冷說道:「沒想到連妳也復活了……真是礙眼的女人。」

  「哈哈哈,在我眼裡看來,妳也是一樣的礙眼啊,臭女人!」多妮妲則放肆地笑著,以和雪莉截然不同的姿態和昔日的妹妹對峙著:「告訴妳,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了!不必照顧妳這無聊的妹妹,也不必再追求博士的疼愛,如果有人想要帶來黑暗,我就殺死他!如果有人不順我的意,我就幹掉他!──想要的東西就自己去爭取,這才是我身為女主角該有的氣勢啊!」

  「這世界可不是以妳為舞台,瘋女人。」雪莉則冷淡地應道:「即便是……那也是一齣荒唐的鬧劇,是齣注定落幕的結局。」

  「哈哈哈哈哈!還是老樣子大言不慚啊!明明就沒讀過多少書,也敢在我面前高談闊論戲劇嗎?別逗我笑了呀妳這臭女人!」多妮妲簡直笑彎了腰,好不容易才得以繼續說下去:「看啊、這個荒蕪的世界!墮落的世界!這才是最適合我的舞台!而我、女主角多妮妲大人!將要為這些愚昧的眾生畫下休止符!我將用手裡的鐮刀收割這些傻子的生命,引領你們平等的死亡哦!」

  「……果然還是說不通嗎?妳還是一樣礙眼啊,瘋女人。」

  「哈哈哈哈!像妳這種臭女人,無法理解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沒讀書嘛!腦袋空空如也嘛!──我跟妳可是不一樣的,雪莉!這次不是為了博士,是為了我自己!我就是比妳厲害、我就是比妳強大──我一定要證明這一點!絕對!」

  「呵,墮落的世界?妳才是那個墮落到極點的瘋子吧。」雪莉也冷冷地笑著,不屑地嘲諷回去:「只要跟羅布在一起,就算是這種世界我也能克服的。反倒是妳,即便回到現世了還是一樣孤身一人,真是可憐……不管活著還是死了都一樣孤獨的妳,終究只是個邊緣人呢,瘋女人。」

  聽見雪莉無情的回擊,多妮妲猛然怔了一下,竟是難以再說下去。

  然後,多妮妲微微低下頭,讓金色的頭髮掩住自己的表情,握住鐮刀的手不停發抖……但又旋即緊緊握住,一旋,將鐮刀重新執了起來。

  接著,多妮妲抬起了頭,金色的長髮飛揚的同時,比剛才都更瘋狂的笑聲再次爆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養著一隻死狗就以為自己擺脫了命運嗎?開玩笑!妳只不過是個失敗的作品,是個注定要當配角的渣滓!直到現在還想反抗命運──果然是個腦袋空空如也的蠢女人啊!本女主角就大方慈悲,一刀砍下妳那顆空洞的腦袋吧!死在本女主角的手上,也許還能讓妳的生命多一點價值呢!哈哈哈哈哈!」

  「腦袋打結的女人啊……妳要是真的認為人生是戲劇,那我就向妳展示一下吧──終結妳的生命的恐怖戲劇。」雪莉冷冷地將右手一旋,僅留下一把細長的飛刃,然後,緩緩地抵在自己銘刻著疤痕的頸側。

  「讓我流血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喔……來吧、趴在地上求我饒你一命吧,瘋女人!」

  「哈哈哈哈哈……那麼,讓新的秀開演吧──嘗嘗我的XXXX吧、臭女人!」

  就在雪莉的刀光抹過頸側、噴濺出大量草綠鮮血的同時,多妮妲單腳向前一踩,強大的精神能量活化了全身的人工細胞,解放出更強大的力量。

  多妮妲猛力投擲而出的不明物體,被雪莉身邊的羅布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震天咆吼,直接以強大的音波震碎。

  讓巨大黑犬擋下災害投擲的同時,雪莉的雙手一揚,投射的銀刃沾滿帶著灼熱詛咒的魔血,飆出!

  接著,多妮妲扛起手裡剝奪生命的律死之鐮,颳起撕裂空氣的死神之吹息,化作狩獵死亡的腥紅女王,所向披靡地殺到!

 


  不死少女的圓舞曲,就此奏響。

  交鋒!


---


  ※BONUS:《不死少女的戰鬥方式》


  「喂,雪莉!我先上去絆住敵人,妳在後面用飛刃雨掩護我就好!」多妮妲扛起律死之鐮,意氣風發地說道。

  「喔,知道了。」雪莉默默點頭,雙手扣住飛刀。

  然後,兩人眼中突然盈滿紫色光芒──支配死亡的軀體,異質者發動!

  「上!」多妮妲大叫一聲,旋轉著手裡的血腥瑪麗,率先迎向眼前的敵人!

  而雪莉雙手一甩,飛刀射出!

 

  「來吧!和我一起玩……吧!」

  咚咚咚咚咚。雪莉的飛刀全部插在多妮妲不痛不癢的背上。

 

  「黑暗會奪走一、切。所以……」

  咚咚咚咚咚。雪莉的飛刀全部插在多妮妲不痛不癢的背上。

 

  「只要結束一切,就不會再痛苦……了吧?」

  咚咚咚咚咚。雪莉的飛刀全部插在多妮妲不痛不癢的背上。

 

  「至少比當人偶的保母好吧?古魯、瓦爾……你等一下。」

  咚咚咚咚噹!雪莉的飛刀被多妮妲的鐮刀打飛了。

 

  當著古魯瓦爾多正要砍出的劍,多妮妲伸出手掌示意黑王子暫停一下,然後轉過身,扛起鐮刀往後頭的雪莉衝了過去。

  「妳她媽的臭女人到底會不會瞄準啊!」

  「會啊,我通通瞄準妳的背啊。」

  「妳存心就是要跟我打架的對吧!好啊!在劈了這個呆頭呆腦的蠢王子面前我就先宰了妳──看刀!」

  「需要刺激嗎?不管多少我都可以給妳哦。」

  「刺激妳妹啊!!!」
  
  雖然發動異質者的身體確實不痛不癢,但是還是如實穿透身軀的衝擊波,依然不停打斷多妮妲的戰鬥節奏,總算讓多妮妲暴怒了。

  於是,當著對面家中三個戰士的面,多妮妲跟雪莉就這麼打了起來,戰況甚至比跟對面交手的時候還精采,打得對面家的艾茵都嚇得縮到貝琳達的背後去了。

 

  「博士!你不去阻止她們一下嗎!」

  「啊哈哈,我可愛的女兒們打起架來也好可愛呢……啊噗!咕唔唔唔住手啊你們這兩隻畜、生──啊啊啊啊啊──」

  只見一道刀光被鐮刀敲擊,以超音速的加速度從詭異的角度曲射過來,竟然從後面斜斜插到了我身邊的博士的屁股上。

  然後,多妮妲的寵物烏波斯突然伸出觸手,把博士拖了過去;雪莉腳邊的羅布更是張大了嘴,把博士的頭給咬住了……

 

  「……對面的,我看我還是投降好了。」

  「妳們家的不死雙蘿……感情還真好啊……」

  「這哪裡叫作感情好了啊!」

  完全沒有要理睬欲哭無淚的我的意思,多妮妲和雪莉把握著博士掛掉之後多出來的牌格,依然愉快地酣戰著。

  這就是,不死少女的圓舞曲吧。

 

最後,兩位少女死於聖水用盡。


從四年前剛入坑就好想寫這個片段了哈哈哈哈哈,
想當年我初入坑時的本命是不死雙蘿啊!(一堆坑沒填冏

本回參考圖片:http://goo.gl/1zUL4m
每次看到這張圖的時候,都會自動腦補這支MAD:https://goo.gl/7m6Bzu
其中1:08的畫面(帥炸天啊!MAD職人都是神RRRRR)
這圖也是2011年的作品了啊,看多妮妲拿的還是薙刀就知道有多古老(?

(是說現在才發現原來繪師是台灣人,連忙去按讚:3
(&原來還真的有人在自創刀劍男士的啊,突然覺得鬆了口氣。

最後補上兩支BGM:

 

(一直私心當作Unlight的主題曲)但是卻用了DRRR!!的MAD也是一種私心(ry


呼,身為一個後記是文章本體型寫手,憋了四篇不寫後記裝低調我都快爆炸了。
宣洩完畢,我們明天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