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6: 茨之交響 -the Symphony of Thorns-

 

  人影在森林裡穿梭著。

  水晶嶺的結晶化現象,並不拘限於地面,就連整座山岳的花草樹木也在水晶覆蓋的範圍內,只見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身邊的樹木也全成了光輝粼映的水晶,樹葉也在陽光下閃耀著炫目的晶彩。

  「真不知道該用美麗還是詭異來形容的地方呢……」一邊疾步想跟上老哥的速度,弗雷特里西一邊喃喃道,然後皺起眉頭。

  「嗯……小心了。」伯恩哈德也微微挑眉,注意著坡道旁的山崖上。

  「你衝得過去嗎?」

  「可以。」

  「伯恩你先走一步吧,我晚點就跟上去。」

  「行,注意安全。」

  「知道啦!老哥你也是!別死啊!」

  「哼。」

  對於弟弟的關心,伯恩哈德只是淡淡一笑,收下了弗雷特里西的叮囑,旋即蓄力一蹬,身形瞬間竄出十幾尺外,快得連弗雷特里西都無法捕捉他的殘影。

  再一步,伯恩哈德已經模糊得只剩下一團紫色的身影,又是飛箭般射出十幾尺外,才幾個眨眼,已經直朝著山嶺上狂奔,遠遠消失在弗雷特里西的視線內。

  「就說老哥總是很快嘛……這可不是我擅長的東西,呵。」

  笑著目送伯恩哈德的背影遠去,弗雷特里西一邊說道,一邊抬起頭,看著那道從山崖上急速落下、遮蔽了日光的身影──

 

  「轟──!!!!!!」

  從天而降的力道雷霆萬鈞,竟然硬生生在水晶化的坡道上打出一個宛如隕石坑的大洞,就連堅硬的水晶地表也攔不住這霸道的衝擊力,四分五裂的水晶碎片與底下的岩層碎塊滿天亂飛,地動山搖!

  「嘖,真是來勢洶洶啊。」

  但在那股鉅力打穿自己的頭頂前,弗雷特里西已經一個後跳避開,站穩腳步的同時雙刀出鞘,一個低喘運行體內的氣,然後單腳向前一踏,提氣、雙刀舞出!

  「我快的只有這種地方啦……十穿!」

  疏通全身的氣活躍了筋絡,激發出強悍的力量,隨著弗雷特里西的雙手疾舞,大幅度地提升弗雷特里西的身體素質,令弗雷特里西此刻揮出的雙刀疾如音速,快得簡直同樣無法以肉眼捕捉。

  一刀兩刀三刀四刀五刀──迅雷般的刀光在弗雷特里西的雙手間翻飛而出,將彷彿暗器般激射過來的水晶碎片接二連三地擊碎。

  但是,來人那強凌落雷的威力,轟開的可不僅是碎屑而已,甚至還有大如炮彈的水晶碎塊,那碎塊砸在旁邊的樹木上,居然硬生生將整棵樹攔腰撞倒,威力可見一斑。

  「看來這樣不夠啊……變強真多呢。」

  面對一個迎面射來的巨大水晶碎岩,弗雷特里西猛然停下了手中尚在揮舞的雙刀,然後振開雙臂,身形微低,緩緩吐出一口寒氣。

  然後,弗雷特里西猛然吸氣,一個大跨步向前,雙刀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砍出!

  「──百穿!」

  只見弗雷特里西的速度,赫然比方才使出十穿時更提高了一個檔次,狂亂舞出的雙刀削出道道破空的寒光,交織出一張綿密的網,竟然硬生生將整塊水晶碎岩砍成了碎片!

  擋開一塊碎岩,弗雷特里西的攻勢不止,雙手刀光像潮水般洶湧凌厲,層出不窮地宋向前方,將飛射而來的水晶碎片一塊又一塊地全數擋下,刀刃擊碎水晶的聲音不絕於耳,響徹坡道的天空。

  然而,就在弗雷特里西幾乎擋下所有飛射的水晶,力道將盡、準備返刀入鞘時,那自山崖上驕傲落下的身影,竟以鬼魅般的姿態融入水晶的陣仗間,追著漫天飛射的水晶碎片,朝著弗雷特里西急速欺進──

 

  「鏘!」

  水火不容的一道脆響,然後是錯身而過的兩道影子。

  「噗嗤。」

  明明有刀劍交擊的聲音,卻仍然有皮肉被割開的聲音,若非刀劍沒有成功的招架,唯一的可能,就是明明格擋是成功的,對方的劍卻依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傷到了另一方。

  精確來說──雙方,都在擋住對方攻擊的同時,仍被對方所傷。

  弗雷特里西看著左肩上的傷口,笑著吁了口氣,不知道該為徒弟的進步感到欣慰,還是該為勢必得與昔日的徒弟以命相搏而感到無奈。

  「真快……不愧是神速之劍呢,艾依查庫。」

  「你也一樣快得不可思議啊,弗雷特里西……教官。」

  站在弗雷特里西背後的艾依查庫,也冷冷地看著左手臂上的傷口,嘖了一聲,看著被砍的紅緞帶自他的手臂上脫落,上頭還沾著他熱騰騰的鮮血。

  在剛剛那個錯身裡,艾依查庫以神速之劍飛快地連出兩劍,擋開弗雷特里西的刀、削開他肩膀的同時,弗雷特里西也以左刀招架他的攻擊,右手跟著掄起一刀,劃傷他的手臂。

  回過身,艾依查庫望著站在上方的弗雷特里西,以凜冽的氣勢與他對峙著。

  弗雷特里西則有些無奈地舉起右手的刀,上頭沾著艾依查庫的血。

  兩人的刀劍不約而同一甩,在水晶地面上畫出一條血痕。

  「好久不見,看來你變強了很多呢。」

  「那是當然,畢竟跟對了人。」艾依查庫淡淡地回答弗雷特里西的調侃:「何況,我們已經多久不見了……就算是你們,也已經無法阻止艾伯了,弗雷特里西。」

  「哎呀呀,聽到過去的學生這樣直接叫老師的名字,還真是不太開心呢。」弗雷特里西笑著,手中的雙刀卻沒有絲毫放鬆。

  他感受得到艾依查庫看似平淡,身上卻滿溢著肅穆的殺氣與嗜血的敵意,隨時都有可能再衝上來,將手裡迅雷不及掩耳的劍往他身上招呼。

  艾依的劍,比以前更快了……弗雷特里西舔著唇角,知道自己也沒有任何托大的餘地了,要是追不上艾依的劍速,下場就一個字。

  那代價,弗雷特里西可不想付。

  「我說……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雖然並不清楚詳情,但光是踏上佛雷斯特希爾的岸邊,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就已經知道,水晶嶺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那種貫穿全身的異樣戰慄感,沒有人會比身經百戰的連隊戰士更理解。

  「那是當然。」艾依查庫冷淡地應聲。

  「那你們還執意這麼做?你們知道打開渦,會造成多少生靈塗炭嗎!」

  「知道啊,所以艾伯做過詳細的評估,我們還有庫勒尼西的幫助,沒問題的。」艾依查庫百無聊賴地將劍扛在肩上,冷笑著打量許久未曾交手的弗雷特里西:「一切都在艾伯的計算之中,而我身為他的軍犬的最後一步,就是幫助他完成這個目標。」

  「你們瘋了嗎!艾依查庫,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將渦打開,把無數的災難再度釋放到尤拉斯大陸上,這就是你們的目標嗎!你們費盡千辛萬苦回到現世,就是為了毀滅世界嗎!?」面對艾依查庫那副處之泰然的模樣,弗雷特里西還是忍不住動怒了。

  「當然不是,相反地,我們是為了守護世界啊……何況,這個渦是庫勒尼西打開的,艾伯的目的只是打開連接星幽的通道,從那裡挖掘我們需要的能源,如此而已。只要是艾伯與庫勒尼西聯手,就一定能辦得到,我只是為了確保你們不會妨礙他們的計畫而已。」

  「別太天真了!被打開的渦會釋放出什麼東西,你們真的能夠掌握嗎?」

  「能不能我不知道,但艾伯相信庫勒尼西。庫勒尼西說可以,所以我相信艾伯,就這樣而已。」

  對於弗雷特里西的質問,艾依查庫僅是斬釘截鐵地答道。

  面對艾依查庫那顯然不打算再繼續交談下去的冰冷神色,弗雷特里西努力地壓抑住怒氣,終究只能報以一個無奈的苦笑。

  「看來,用講的是沒用了呢。」

  「本來就是如此。要妨礙我們的話就受死吧──就算是你,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弗雷教官。」

  「在這種時候還願意叫我教官……還真是感激啊。」

  「現在不叫的話,以後大概也叫不到了呢。」

  徹底勢不兩立的決斷嗎。

  弗雷特里西嘆了口氣,最終,還是靜靜執起了雙刀。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曾經被開的玩笑。

  「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荊棘組。」

  「利恩&阿奇波爾多──劫影組。」

  他抓著艾依查庫的肩膀,哀傷地問道:

  「艾依查庫!為什麼只有我們沒有一樣的招!」

  「學你的修羅架勢嗎?」從旁邊經過的伯恩哈德地平淡地表示。

 

  ──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在取回了最後一層記憶後,弗雷特里西終於明白了,自己與艾依查庫之間同樣存在的相似之處。

  那是他們的執拗、他們的堅決──他們的,為了使命、為了目的,絕不輕易倒下的覺悟與意志。

  不屈的鬥志,修羅的鬥魂。

  即使被攻擊也會強行鎖住最後一口氣的鬥志,以及即便受到重創也要再一次站起、即使詛咒對方也要治癒著自己繼續鏖戰下去的鬥魂──

 

  「我即便化身羅剎,也一定要阻止你們!」

  「即使要跨過羅剎的屍體,我也不會讓你妨礙艾伯的。」

  臥薪嚐膽的浪犬,與解放奧義的羅剎,再度交手!

 

     *

 

  「來的果然是您嗎……伯恩哈德教官。」

  「好久不見了呢,伯恩先生。」

  伯恩哈德站在水晶嶺的巔峰,任由從前方吹來的狂風拍打著他即便復活也依然枯槁的憔悴臉頰。

  如果只是狂風那也就罷了,但此刻展現在伯恩哈德面前的,卻是一個浮現在地面上的黑色漩渦,強烈轉動著的異界之門不僅流轉著雪白色的混沌光輝,還流竄著猛烈的電光,任誰都感受得到那股山雨欲來的危險性。

  除此之外,整個水晶嶺的山頭更是被黑暗籠罩,明明方才上岸時的天空還有些破曉的光明,此刻站在頂峰的伯恩哈德,卻只看見一片連星月都沒有的深沉黑暗……以及呼應著地面上的渦,在天頂逐漸鑿穿孔洞的黑暗之穴。

  然而,在這危險的渦前方,卻站著兩道無畏的人影,甚至還有閒情逸致面對著終於感到山頂上的他。

  伯恩哈德提著劍,看著明明就站在渦的前方,卻還是遊刃有餘地與他閒話家常的艾伯李斯特……以及,庫勒尼西。

  「真沒想到……不,早該想到的。」伯恩哈德看向庫勒尼西,神色複雜:「在復活者之列中,有能夠開啟渦的能耐的,確實只有你一個而已。」

  「呵呵,目前確實是如此。」面對伯恩哈德,庫勒尼西那張被暴風翻動著的黑紗遮掩住的容顏上,僅是逕自冷艷地笑著:「只是今後的復活者我就無法把握了……所以,只好在局面還能控制的時候下手呀,您說是不是呢,元帥陛下……?」

  語畢,庫勒尼西嫵媚地看了身邊的艾伯李斯特一眼;而艾伯李斯特僅是任由狂風吹打著他的軍裝外套,靜靜揚起手裡的權杖,注視著前方的伯恩哈德。

  真不愧是伯恩哈德,老樣子……不知道狂奔了多少路才趕到這裡來,居然連氣也不喘一下。

  「我倒是意料到了,第一個到達這裡的,果然是最快的你,伯恩哈德教官。」艾伯李斯特微笑,說:「你還是一樣,快得讓人驚嘆呢。」

  「……我無法將這判斷為讚美。」伯恩哈德則冷靜地迎上艾伯李斯特冷冽的視線,說:「你……你們知道自己在作什麼嗎,艾伯李斯特、庫勒尼西?」

  「一清二楚呀,若非如此,您又怎麼會趕來阻止我們呢,伯恩先生?」庫勒尼西愉悅地笑著,舉起蒼白的手掌,彷彿在感受著渦的周圍所縈繞的混沌力量。

  「既然一清二楚,你們就不應該這麼做!」伯恩哈德則正氣凜然地說道:「你們知道打開渦的話,會造成多少的動盪與災難嗎?你們難道忘了自己是怎麼被渦奪去了原有的日常嗎?艾伯李斯特!難道你忘了這裡是哪裡嗎!」

  「就是因為那樣……所以我們必須這麼做。」而艾伯李斯特僅是靜靜地回答:「為了建造一個美好的新世界,就必須先將這一片狼藉的世界清理乾淨,為了新生,所以要把現在的紛亂通通摧毀──為此,我們需要渦的力量,如此而已。」

  「而且呀,這可不是過去那種無法控制的渦呀、伯恩先生。憑我的力量和艾伯先生的解析,我們是有能力將渦的力量納為己用的……是的,就和潘德莫尼的那些工程師一樣──沒道理讓工程師限制著我們使用混沌元素,自己卻坐擁混沌元素帶來的力量與美好,不是嗎?呵呵。」

  躲藏在不會被渦侵襲的安全的天上,遠離塵囂、負責在後方提供分析的工程師,卻擁有比在前線奮鬥的戰士們還要強大的力量──這件事,怎麼想都很弔詭不是嗎?

  「你們……是打算利用渦的力量嗎?」伯恩哈德握著劍,從艾伯李斯特與庫勒尼西的眼神中,領悟到了這兩人的堅定意志。

  看來,多說無益。

  「時間已開始流動了。我將走向自己的道路。」注意到伯恩哈德握劍的動作,艾伯李斯特淺淺一笑,卻是揚起左手示意庫勒尼西別出手,然後收起了權杖,將自己的佩劍給抽了出來。

  「別妨礙我,危機已迫在眉睫了……」伯恩哈德堅毅地提起手中闊劍,雙眼逐漸燃起炙熱的敵意:「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做好覺悟吧。」

  「不管有著怎樣的想法,一旦成了敗者,那些都將化成泡影。」

  艾伯李斯特也伸手推了推眼鏡,目光冰冷。

  「最後能夠站著的,永遠是勝者──就讓我用您所教授的力量為您送葬吧,伯恩教官!」

  庫勒尼西識趣地向後讓開,看著艾伯李斯特的身邊,猛然豎起無數錯綜的青藍電光,以荊棘之姿將他團團圍繞,最終凝聚在他的劍身上,閃耀著奪目的雷光。

  而伯恩哈德也立直了劍,血紅色的雷之荊棘自四周竄出,同樣將他護在中心,然後又裹繞在伯恩哈德的身上,隱隱化作一道茨之戰甲,提升他的力量。

  就在這最棒的距離裡,欣賞這場茨之交響吧……

  站在渦旁的庫勒尼西微笑著,看著艾伯李斯特執起電光閃耀的劍,迎上伯恩哈德縈繞血光的劍。

  在水晶嶺的巔峰、在混沌之渦的前方、在復甦者之夜的籠罩下──

  將決定尤拉斯蒼生命運的對決,就此開戰。


It's not over...


弗雷特里西的回憶,出自本圖:http://i.imgur.com/bOaoCFY.jpg
不過我找不到作者與原出處(這大概是四年前的圖……)
希望知道的讀者可以支援一下Qw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