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截至目前(瑪格莉特)為止的復活卡們復活回歸現世後的故事幻想,與鐵克威的實際故事設定無關。

  ※含有所有復活卡的R卡劇情透露,慎入。



  Night of the Rebirth ~復甦者之夜~
  07: Reverse -Change the Destiny, Rewrite the World-

 

  就在茨之交響一觸即發的時刻──伯恩哈德與艾伯李斯特同時怔住了。

  一股莫可名狀的異樣感,突然從艾伯李斯特的背後排山倒海地襲來;就連早已站開的庫勒尼西也愣住,回過頭來盯著猛然散發出怪異氣場的渦。

  這和我控制好的不一樣啊!對於艾伯李斯特投來的眼神,庫勒尼西僅能微微搖頭以答,同時振開雙手,戒備地瞪著眼前出現異象的渦。

  艾伯李斯特也瞇起眼睛,一邊留意著伯恩哈德的動作,一邊和庫勒尼西分別朝旁邊跳了開來,卻沒有垂下手中的劍,防備著可能會從渦中湧出的異物。

  「怎麼回事?」艾伯李斯特皺眉,他厭惡事情不照著他的計畫走的感覺。

  然而,這股異樣感又有幾分詭譎。召喚死獸的進程是由庫勒尼西掌控的,而即便庫勒尼西控制的渦失控的、提前把死獸給召喚了出來,死獸所散發出的氣魄也不該是這個樣子……這股怪異感,與那種帶來災厄的龐然大物散發出的凶惡氣息實在不能相提並論。

  比死獸還弱的異物……但是,這股穿透全身的戰慄,卻又絕非平凡的螻蟻小輩能夠散發出來的。

  是什麼東西?

  有什麼東西,藉著渦被開啟的這個機會,從另一端被放出來了?難道這個渦沒有成功地連結到星幽界嗎?

  不可能──庫勒尼西說過,以水晶嶺的碎片性質來說,唯一可能連接到的,就是擁有相同物質的星幽界……所以,現在被從星幽界放出來的,是死獸之外的其他生物嗎?月光姬、飛龍王、還是冰魔布蘭登?

  艾伯李斯特瞥了身邊同時戒備著他與渦的伯恩哈德一眼,嘖了聲……本來可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對手,現在居然可能要合作對付渦中冒出來的異物嗎?自己信誓旦旦地與尼西合作打開了門,心高氣傲地篤信事態能夠照著自己的預期前進,結果馬上就被熱騰騰地打臉了嗎?

  ──真是差勁的滋味。

  艾伯李斯特咬緊了牙,儘管不悅至極,卻別無選擇。

  伯恩哈德也同樣意識到,此刻,無論他們再怎麼不甘願……為了應對這個產生異樣的渦,他們非得要暫時合作。

  「就說了,這不是你們可以控制的東西啊……」

  「不,如果一切和原本預期的一樣,我的確是可以控制的!」知道艾伯李斯特的算計會產生變數,有很大的原因在於被信任的庫勒尼西沒能如自己所說地確保渦的安全,令庫勒尼西連忙開口辯解。

  雖然同樣是想讓世界生靈塗炭,雖然的確也想過瞞著艾伯李斯特對渦做點手腳,但最後,對於艾伯李斯特對他的信任,庫勒尼西其實是很感激地照著艾伯李斯特的命令做的。

  而直到剛才為止,渦的開啟與維持,也都是在庫勒尼西掌握中……但是,到底是什麼東西,擅自連接上了庫勒尼西好不容易打開的渦,然後想藉此從那邊的世界爬出來?

  屬於另一邊的世界、又具有操縱渦的能力的……莫非──

 

  「……可惡!」

  就在庫勒尼西想到那個可能性的同時,像是要獎勵庫勒尼西理出正確答案一樣,只見庫勒尼西所開啟的、流轉著雪白光輝的渦,突然染上了鮮紅之色。

  深沉得像是要滴出血來的濃濁鮮紅,在一瞬間渲染了整個雪白之渦,甚至朝四周捲開血紅色的瘴氣,令艾伯李斯特與庫勒尼西又不約而同地再退了一步。誰曉得這個血紅色的氣體會不會有毒?

  但是,即便有毒;對此刻即將步出渦中的那兩人而言,恐怕也不會生效吧。

  畢竟,其中一人正是這毒氣的主人;而另一人……別說是毒氣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傷害得了她。

  ──那個、在無限的世界位面上自由穿梭的女人──

 

  「轟!」

  籠罩著烏雲與血霞的天頂上,猛然落下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紅,劃破這片妖異的黑暗,砸在覆蓋水晶的地面上!

  居然是一顆和聖域的凱旋門一樣巨大的隕石!

  「唔!」

  雖然那隕石看起來沒有瞄準,但依那個砸下來的位置,恐怕伯恩哈德和庫勒尼西都會被捲進撞擊引起的爆炸內,伯恩哈德趕忙一個疾步朝斜後方拉開距離,庫勒尼西則左手一揚,直接豎起一片障壁,將隕石落地後爆開的碎石通通吞噬掉。

  伯恩哈德拉開距離後,也猛地一個跺地,喚出血紅色的荊棘,將飛射過來的隕石碎片與水晶通通擋下;但奇異的是,伯恩哈德的荊棘甫碰上那些碎石,它們便離奇地憑空消失,令伯恩哈德的荊棘全數撲了個空。

  假的?

  伯恩哈德正這麼想,腳底下突然一陣劇烈搖晃。

  以被染紅的渦為中心,簡直是天崩地裂的巨大裂痕突然往四面八方爬散開來,將水晶嶺的地面像是豆腐一樣狠狠撕開,那場面幾乎要讓人以為整座山要崩塌了!

  「也是假的嗎……」不過,艾伯李斯特倒是從伯恩哈德擋下碎石的過程中注意到這怪異的虛象,隨手試著以裂開的部分為基點喚出荊棘,只見荊棘就這麼怪異地從裂縫上憑空生出,像是這道裂痕根本不存在一樣。

  那麼,來者何人,艾伯李斯特很清楚了。

  滿場流竄的電光,當頭砸下的隕石雨,與猝然撕裂大地的震裂。能夠製造出這種浩劫來臨的景象……能夠製造出這種末日幻影的,在整個星幽界之中,也只有那個人才辦得到了。

  艾伯李斯特挑眉看向庫勒尼西,卻詫異地發現庫勒尼西整個人目瞪口呆,握緊的拳頭不停顫抖,像是在抑制著什麼強烈的衝動。

  然後,他的面前依稀浮現一個白麗身影,朦朧而華美,美得像是不存在於這個世間、僅是徘徊於生死之間的亡靈。

  確實──那個人的存在,就和幽靈別無二致。

 

  「──媽媽。」

  庫勒尼西不由得地喚出了,這道月光色的身影對他而言獨特的意義。

  的確,如果是她的話,就有能力反過來利用庫勒尼西的渦,打開星幽界與現世的通道……但是,居然在這種時候、居然在這種時候!

  「……」任由摻雜著電光的狂風吹動自己的面紗,庫勒尼西不由自主地流下兩行淚,用力握緊的雙掌卻緩緩張開,釋放出濃烈的混沌元素。

  然後,漆黑的深淵驟然出現,將庫勒尼西護在中心,與驟然浮現在庫勒尼西面前的雪白身影對峙著。

  只是,深淵那三對總是不懷好意的眼睛裡,此時卻盈滿了憂傷之色,彷彿殺人如探囊取物的這隻幻獸,竟本能地拒絕與眼前的存在交戰一樣。

  那也難怪,畢竟牠是──

 

  「好久不見,庫勒尼西……我的、兒子。」

  新的身體、新的力量,操控起來還不錯嘛。

  穿著一身奇異服裝的瑪格莉特笑著,一邊和庫勒尼西打招呼,一邊緩緩將自己從渦出浮現的身體穩定下來,輕輕地踩上了現世的土地。

  多麼真實、卻又如此飄邈的存在……瑪格莉特的身影明明是確確實實的血肉之軀,但熟知瑪格莉特力量的人都知道,這個自由在真實與虛幻間行走的存在,是以平凡的力量絕對無法捕捉的魔幻。

  這份力量,也同樣地羈絆著他與庫勒尼西,像是存在著某種隱喻。

  瑪格莉特握了握拳,確認著自己的存在已經確實在這個現世裡紮根,這才重新抬起頭,迎上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卻面目猙獰的庫勒尼西。

 

  ──媽媽。

  呼喚母親是什麼滋味呢。

  ──我的、兒子。

  被母親疼愛是什麼滋味呢。

  庫勒尼西緊緊握住了拳頭,面對眼前這個名義上是自己母親、卻在當時將自己浸入「搖籃」之中,不惜將他作為「污染者」的實驗體的女人……這個心狠手辣的、可怕的女人!

  ……媽媽,您知道那種感覺嗎?被最親愛的人背叛的滋味!

  「媽媽……我憎恨您。」

 

  面對庫勒尼西滿懷憎恨的話語,瑪格莉特不帶感情地笑了。

  只是,這彷彿徹底輕賤人世間一切情感的笑容,背後有多少無法言說的糾結與苦衷,也只有瑪格莉特一個人最清楚。

  有誰能比她理解呢,被最親愛的人背叛的滋味。

  被命運遺棄的孩子,以及在最關鍵的時刻捨棄了她的丈夫。

  絕不原諒──她絕不原諒。

  如果命運是如此地殘忍,如果世界是這樣的無情──那麼,這樣的世界不要也罷;這樣的命運,就由她來改變它。

  「那也無妨,我還是會照單全收的……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庫勒尼西。」

 

  聽見瑪格莉特的這句話,庫勒尼西整個人愣住了。

  明明,自己現在已經墮落成離經叛道的惡徒;明明,自己可是打算染指世界的壞人;明明,自己可是親手打開了渦,就像揭開潘朵拉的箱子、打算將所有的絕望散佈到這個世界上,欣賞著以整個世界為舞台的悲劇的──

  為什麼,還是願意包容我?

  就因為您是我的母親嗎、媽媽?

  庫勒尼西迷茫地看著踩著奇幻步伐朝他走來的瑪格莉特,最終,憤恨地握緊了拳頭。

  「那就全部擋下試試吧,媽媽!」

  語畢,汙濁的黑暗漩渦,朝著瑪格莉特湧捲過去!

 

  ──順從自身昏暗慾望而蹂躪世界的魔道師。

  ──隨著自己的欲望,打算吞噬他人的邪惡存在。

 

  這種順從慾望的終局,或許也是一種生根在血脈裡的相似。

  正因為是血肉相連的母子,所以,就如同聖女之子注定要與炎之聖女一戰般──再一次回到媽媽的子宮裡,恢復為媽媽的血肉吧,我親愛的……兒子啊。

  瑪格莉特微笑著,向庫勒尼西張開雙手。

 

  「媽媽,如果當初沒有生下我就好了。」

  眼淚流下,庫勒尼西揚手。

  他身邊的深淵雖然有幾分不情願,但還是順從著現在的主人的命令,呼喔一聲向前竄去,張開深不見底的黑暗之口,將僅是站在那裡微笑著的瑪格莉特的頭,一擊咬了下來。

  就像牠當時殺死伊奧席夫──瑪格莉特的丈夫、庫勒尼西的父親一樣,漆黑的管狀身影竄過,瑪格莉特的首級登時不翼而飛。

  然後,瑪格莉特失去腦袋的屍體,突然奇異地遍佈石灰之色,像是驟然失去彩色的雕像一樣,猛然風化、消散在空氣中。

  庫勒尼西一怔,才剛注意到深淵咬下的竟是虛物,他的面前突然被一片雪白覆蓋。

  接著,是一雙將他溫柔抱住的手,以及──柔軟的胸部。

  那柔軟的觸感,令庫勒尼西驟然想起遙遠的記憶……啊啊、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還很小很小的時候,自己似乎也曾經依偎著這樣溫暖的胸口──

 

  「你是我的光。來,跟我一起擁抱一切吧。」

  瑪格莉特抱住自己親愛的兒子,以暗橙色的眼眸凝視著兒子柔順的長髮,手指撫摸兒子的背、一邊在兒子的耳邊悄聲輕喃。

  於此同時,比渦還混濁的狂亂氣息陡然湧現,卻是將自己與庫勒尼西同時捲入其中,像是在這個瞬間侵蝕現世的時空、模糊了現實與虛幻的境界,在這個真實與虛假都變得曖昧的霎那,以和庫勒尼西相似的力量,打開了異世界的門扉。

  顛覆整個世界的瘋狂波動,自瑪格莉特的雙手間湧現。

  那股力量的名字是──世界創織者。

 


  末日的幻影消散了,庫勒尼西和瑪格莉特也奇異地消失了。

  但雷鳴沒有止息。

  不停砸落的隕石與腳底持續蔓延的裂痕終於消失,在空氣中流竄的電流卻變得更加強大,那刺耳的雷響彷彿雷電就在耳邊流竄,慢慢地調整著這股雷鳴與人體靜電間的電位差,等到調整完畢的那一刻,幾十萬伏特的電流就會侵入人體,直接由內而外地把艾伯李斯特與伯恩哈德電成焦屍──

  在這股令人寒毛直豎的雷霆奔流之中……從被染成血紅的渦中步出的男人會是誰,艾伯李斯特與伯恩哈德也就一清二楚了。

  滋──踩著瘋狂竄動的高壓電,染著橙色香菇頭、一身黑色長襬背心在身後拖曳飛揚的男人,帶著像是將一切都踩著腳下的自信笑容,站到了伯恩哈德與艾伯李斯特面前。

  「好久不見啦,真沒想到回到現世了還要跟你們這些雜碎打交道啊。」

  羅索目中無人的語氣,令人判斷不出他護目鏡下的雙眼,究竟有沒有將他們兩人映入瞳中。

 

  自己和庫勒尼西謀劃的計略,最後竟成了為這兩個危險的工程師開路的鋪陳嗎?

  艾伯李斯特緊緊握住手中的劍,冷靜地盯著前方的羅索。

  ……還好,和死獸比起來,這個男人,還算是他能以一己之力收拾掉的對象吧?

 

  然而,顯然留意到兩人身上的熾熱敵意,羅索僅是轉頭看了看兩人,然後將嘴角的笑容又咧得更大了。

  「想打啊?兩個一起上吧。我可是很忙的呢,沒時間跟雜碎鬼混啊。」

  完全沒把兩個連隊戰士的力量看在眼裡,羅索悠閒地佇立在雷霆奔流之中,一邊讓身後被他喧賓奪主的深紅之渦持續擴散,一邊將右手併作手刀,喚出閃耀藍光的時空分斷刀。

  「伯恩哈德,你很快是吧?我是不知道復活後的你是不是又變得更快了啦,不過勸你記好啦──沒有人可以從我的『眼』下逃走!」

  羅索渾身流淌瘋狂的氣勢,狂妄的笑容,似是對一打二真的有十足的把握。

 

  「逃不走嗎……也就是說我和你有必須戰鬥的命運。」

  面對羅索那驕傲的模樣,伯恩哈德微微頜首,憔悴的臉龐變得比往常都更加嚴肅,一向平靜無波的眼中,卻難得地閃起了強烈的殺意。

  「應該說,我等這一天很久了、羅索。」

  一邊說,伯恩哈德一邊緩緩舉起手中的闊劍,只見伯恩哈德像是解放了什麼枷鎖一樣,強烈的妖異氣息突然從他的身上持續湧出,化作紫色的魔光纏繞在他的劍上。

  那不祥的氣息,就像是以煉獄妖氣鑄造出的魔劍一樣──

  「就讓你看看比死還要更深的黑暗吧。」

 


  「大話還是等到塵埃落定再說吧。」

  艾伯李斯特則看著空氣裡吱吱作響的電光,緩緩地吸了口氣,只見他身邊築起的雷之荊棘,忽然像是聽話的寵物般瑟縮到他的腳邊,然後化作微弱的電流,將艾伯李斯特整個人包覆起來,將他的身體能力急遽活性化。

  這是名為紫電的能力應用;然而,紫電最真實的力量,還是要以斬擊的姿態來施展,才能夠發揮到淋漓盡致。

  艾伯李斯特一邊感受著電流將全身細胞喚醒的舒服感,一邊將手裡同樣捲繞著電光的劍高高舉起。

  然後──巨大的轟雷突然砸了下來。

 

  「轟──!!!」

  像是把艾伯李斯特當成一根避雷針,強大的雷擊如此暴落,炫目的光就連戴著護目鏡的羅索都難以直視。

  接著,承受了雷擊的艾伯李斯特卻毫髮無傷,那接受呼喚、從天而降的雷電,竟順著艾伯李斯特身上包覆的電流開始在他身上流竄,甚至還捲繞在他的劍上,泛起了紫色的光輝。

  這才是紫電最純粹的模樣──將世間萬物都化為灰燼的,披荊斬棘的雷鳴之劍。

  「為劍而生的東西也將為劍而死……僅此而已。」

  艾伯李斯特輕輕推動眼鏡,直接用體表的電流將臉部的某部分磁化,讓眼鏡可以牢牢地吸附在臉上,不致因戰鬥而滑落。

  接著……就讓食古不化的連隊戰士、還有自以為是的瘋狂工程師,在紫電之前倒下吧!

 

  破開狂渦的深紅之霧。

  邪黑糾纏的魔劍與紫雷縈繞的聖劍,劈出!

 

 

  ──這是一個沒有光的世界。

  無論在星幽界還是現世,他們都清楚牢記著這件事。

 

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


不知為何,感覺這局面像是元帥大大開渦,結果羅索衝進來無視規則刷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