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同人/CP為百花雙花.孫哲平&張佳樂

  ※題目出自〈回憶三十題〉。


 

  〈12、親吻也沒關係〉

  #第二賽季


  鎩羽而歸。

  眼看冠軍獎盃只差一步之遙,百花戰隊終究折戟沉沙,敗在嘉世與一葉之秋的手下。

  雖說老闆和其他隊員們都還安慰著亞軍也很了不起了、這次輸了下一賽季再討回來就好之類的話,但聽在孫哲平的耳裡,簡直像是對著他的自尊心一再鞭屍,說得他都想敲桌找人幹架了。

  最終,在老闆買單的酒宴上,不太會喝的張佳樂還算克制,但忿忿不平的孫哲平卻是喝了個酩酊大醉,差點沒整顆頭埋進一片狼藉的盤子裡。

  搭個遊覽車回到宿舍,張佳樂勉強扶著搖搖晃晃的孫哲平,一邊擔心身邊臉色差到不行的他會不會吐在他身上,一邊終於把孫哲平給帶回了房間。

  「你先去洗個澡吧!媽蛋啊,滿身酒臭味,跟你這種酒鬼睡覺我可不幹!快去洗!不要在浴室裡昏過去撞到頭啊!」

  甫回到房間,張佳樂便想將身邊這個醉醺醺的傢伙給扔進浴室裡。這傢伙該不會趁著酒醉的情況下,耍賴要他幫他洗澡吧?兩個大老爺們,這種事他可不幹!

  不過,好不容易來到浴室門口,孫哲平卻沒有乖乖地被推進浴室,反而轉過身,然後猛然伸手扣住張佳樂的肩膀,把他壓在牆上。

  「你你你你你大孫你幹嘛!不要借酒裝瘋亂來啊你他媽的信不信我會叫強姦的!喂、孫哲──平……」

  孫哲平單手撐在牆上攔住張佳樂的退路,低下頭端詳著他緊張到不行的臉,明明他喝得甚至不到孫哲平的一半,但被孫哲平突如其來地這麼一鬧,搞得張佳樂的臉也跟著紅通通的。

  而且,這傢伙還有越靠越近的趨勢,近得像是要把嘴唇貼上來的,讓張佳樂的腎上腺素達到最高點,比幾個小時前在打冠軍賽時還要緊張……這傢伙想幹麻這傢伙要幹麻孫哲平你他媽的想幹麻啊啊啊啊啊──

  不過,這濃臭的酒味,還是讓張佳樂皺著鼻頭,真想把這傢伙用力推開啊……

  而孫哲平則認真地看著張佳樂,頓了頓,這才終於開口。

 

  「……抱歉,沒把冠軍拿到手。」

  然後居然是這種對白。

  張佳樂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孫哲平,以及那雙盈滿張佳樂從未見過的、他本以為絲毫不屬於孫哲平的,憂傷的眼眸。

  「說……說啥啊你!這、這又不是你的錯!隊伍輸了是大家都有問題啊!下、下個賽季再打回來就行了,道什麼歉啊!」

  雖然老闆和其他隊員的安慰讓他聽了也很煩躁──身為副隊長,他畢竟還是會把這份責任算在自己頭上──但是,就連一向堅強的孫哲平也鬱悶成這樣,就讓張佳樂很意外了。

  「……」

  孫哲平盯著張佳樂,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但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

  收回了手,孫哲平搖搖晃晃地進了浴室,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留下呆呆地回到床上坐著的張佳樂。

 

  不久後,洗好澡的孫哲平只圍了一條浴巾走了出來,便看見床邊已經疊了一疊他的衣物,自然是坐在床邊的張佳樂細心地替他準備好了。

  沖了一通冷水澡,總算是清爽一些了……不過喝成這樣,明早起來宿醉看來也是在所難免了吧。

  孫哲平揉著太陽穴,走到床邊拎起衣服,然後背對著張佳樂解開浴巾,開始穿衣服。

  很配合的張佳樂也別開目光,沒有趁機偷看孫哲平的裸體……有什麼好看的。

  不過,有句話,他倒是憋著想問很久了。

  等到身後穿衣服的窸窣聲總算結束,張佳樂這才轉過頭,把問題脫口而出。

 

  「喂,合著你剛才是想親我啊?」

  「……你這小傻逼說啥?」孫哲平一怔,看著張佳樂微紅的臉頰。

  「我說,合著你剛才是想親我啊?」張佳樂有些惱怒地看著孫哲平那張裝傻的臉:「剛才!在浴室門口的時候!你這傢伙不是醉到對自己剛才幹的事都沒印象了吧?」

  「……幹什麼呢,輸過頭打擊太大了?快洗洗睡了,別在這瘋言瘋語。」

  孫哲平斷然裝死,想像捉隻小動物般把張佳樂一把拎起扔進浴室,不過他那半晌的沉默已經出賣了他的躊躇。

  而張佳樂敏捷地躲過孫哲平撈來的大手,顫抖著嘴唇開了口。

 

  「……沒關係。」

  「……你說什麼?」

  尼馬的耳聾了來著啊!?張佳樂在心裡彆扭地吶喊,但還是吸飽了氣,將下一句話接著說出口。

  「我說,沒關係!……」

  張佳樂囁嚅,說得很小聲很小聲:「……給你親一下,沒關係啦。」

  說是這麼說,但張佳樂的頭一直往下低,等到整句話講完的時候,他的頭已經埋到雙腿後面,臉紅得像在發燙一樣,根本不敢看孫哲平一眼。

  迎接張佳樂的,卻是一片靜默。

  孫哲平沒有回話,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這讓張佳樂更加惱怒,忿忿地抬起頭、正想再對這個蠢貨罵點什麼──


  


  然後張佳樂獻出了他的初吻。

  被聯盟第一狂劍,用狂氣十足的方式奪走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