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含有配對情節:泰瑞爾&C.C.
            蕾格烈芙&薩爾卡多(主要)
            瑪格莉特&伊奧席夫

  ※印象中這篇最初的雛形是2013年的聖誕節賀文預定(爆)
   想起我打贏阿嬤也差不多快一週年了,來把這個放了很久的坑補完,紀念之餘、也是為自己喜歡的CP與創作者做推廣:

 

   undefined

   清一色滿滿的蕾薩!敬請同樣喜歡這對主僕的讀者們,如果明天會去台中場的話一定要去捧場一下啊!!(激動)

   (作者噗浪:https://www.plurk.com/leavescabinet


  《聖夜裡的誓言》

 

  中央統治塔的大廳,此刻擁塞著喧囂。

 

  身為潘德莫尼的最高行政機關、只有高級技師與菁英工程師可以出入的這個場所,平時總是靜寂而肅殺,偏偏現在卻吵得不可思議,若是讓外人聽見了,必定會對統治著潘德莫尼的這個機關產生誤解吧。

  若是細聽的話便能辨認出,那聲音是來自一男一女的爭執。

  擦得光亮潔淨的地板上,矗立著一棵高大的樹,幾乎頂到了挑高三層樓的天花板;而在大樹的陰影下,兩個人正激烈地辯論著,還有一人則拄著拐杖,靜靜在一旁觀看著兩人的爭吵。

  ──這是一棵聖誕樹。

  時序不知不覺已進了十二月,在天候轉冷、迎來冬季的同時,街道上的家家戶戶也開始籌備起十二月裡最重要的節日,商家的玻璃窗上噴上了圖案、張燈結綵地掛上聖誕節的擺飾,只為了吸引更多的人潮。

  於是,在拄著柺杖的高級技官、林奈烏斯的授意下,兩位值得信任的工程師,在中央統治塔的門口擺上了這棵聖誕樹。

  只是,也是因為太值得信任了,所以工作在此延誤了下來,樹底下還擺著一大箱的裝飾品,但至今仍沒有半個被放到樹上,整棵聖誕樹光禿禿的,有種莫名的悲涼感。

  原因,就在於兩個優秀的工程師之間的爭吵。

  「所以我說我來就可以了嘛!」把所有熱情都奉獻給機械的高傲工程師面色不善,語氣簡直像在咆哮。

  「我自己就可以處理了啦!」裝備開發部門所屬、主要是協助連隊的女工程師也不甘示弱地應付回去。

  林奈烏斯還是一慣地瞇起眼睛微笑著,看著泰瑞爾和C.C.這兩個天才絕頂的優秀工程師之間、幼稚如三歲孩童的討論。

  「只不過是掛著裝飾而已,用這孩子就沒問題了嘛!」泰瑞爾暴躁地舉起手中呈現太極圖案的機械,說道:「利用內藏裝置的電磁結構、配合位移的質能轉換,就能藉由磁化的效果輕鬆地把東西給掛上去了,為什麼妳就是不懂呢!」

  「我懂啊!但是就真的沒有必要嘛!用分析裝置確認要配置的位子,再利用高頻電導射槍把物件投射到空中後,用物資空投微械就能精確地把東西放到要放的位置上了,而且可以進行大規模作業,就不用讓泰瑞爾的孩子們操勞了吧?」C.C.用戴著配有多功能無線電手錶的右手舉起超電導雷射槍,左手則拿著單邊分析眼罩搖晃著。

  「別太看不起人了!這種工夫根本就是小CASE,妳現在是看不起我做出來的這孩子嗎?──無法原諒!別以為妳很優秀我就會原諒妳了!我就在這裡證明給妳看,我的理論是正確的!」

  「什麼啊!我從來就沒有看輕過你啊!──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嘛!泰瑞爾你聽我說嘛!」

  「夠了!跟妳這個女人完全沒辦法溝通,我會用我自己的方式讓妳見識到我的才華的!讓妳絕對無法再看不起我!看清楚了、我的孩子──」

 

  「我說你們在幹什麼啊?嘰嘰喳喳的吵死了。」

  就在泰瑞爾準備驅動機械裝置展開行動時,大廳的另一端傳來了聲音。

  林奈烏斯平靜地看著電梯間的方向,緩緩走來兩道影子,微微一怔,便旋即垂下手中拐杖,向來者行了一個禮。

  「參見蕾格烈芙大人。」

  來者,正是潘德莫尼的首腦、實質上的最高統治者──蕾格烈芙;以及方才發話的男人,蕾格烈芙的親信、宛若秘書般隨侍在側的保鏢,薩爾卡多。

  「啊、參見蕾格烈芙大人……!」看見林奈上級技師的動作,C.C.也趕忙向行來的兩人鞠躬,胸前豐碩的豪乳也跟著上下晃動:「蕾格烈芙大人……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呢?薩爾卡多大人也穿得很帥氣呢!兩位這是要出門嗎?」

  她身邊的泰瑞爾雖然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也還是向嚴格算起來、可說是自己最上層的上司的蕾格烈芙行了個不乾不脆的禮,不過目光還是不由自主地瞥向C.C.的胸部……然後又不屑地別了開來。

  身穿黑色小禮服的蕾格烈芙,則輕輕揚手示意眾人不必如此拘謹,回道:「這是瑪格莉特為吾等挑選的服裝,汝的讚美,吾會替汝轉告給瑪格莉特。吾與薩爾卡多要進行聖誕節前的市區觀察,畢竟吾對六百年後的潘德莫尼的節日風氣不甚了解,僅依靠史料會有判斷上的偏差,故吾認為還是須親自上街一趟,也可說是吾的興趣吧。」

  「原來如此,總之就是要觀察十二月的導都的變化嗎!」

  「可以這麼說。」蕾格烈芙輕輕頜首,又看向三人身後的聖誕樹,道:「這棵聖誕樹,還沒有將裝飾掛上去麼?」

  「啊、我們正要這麼做,但是……」

  「我現在就把它們掛上去!」

  C.C.的話還沒說完,泰瑞爾就急忙大聲開口,一邊朝著地上的箱子抬起右手,準備操控他自信的機械,卻不得不停下動作。

  因為他還沒出手,身穿西裝的薩爾卡多已經一個跨步走到紙箱旁邊,然後甩動右手的義肢,用數條鋼絲將箱子拖了過來。

  緊接著,是一記豪邁的迴飛踢,直接將箱子朝三層樓高的天花板踹了上去──算得恰到好處的力道與角度,讓箱子在飛行的過程中,也旋轉著將禮物通通灑了出來,以聖誕樹為中心傾洩而下。

  隨後,薩爾卡多身形一動,只見數條鋼絲驀然噴射出去,架設在聖誕樹的四周,彷彿鋪天蓋地的蜘蛛網;而薩爾卡多就是在這張網裡自由移動的蜘蛛,只見他一個飛身上前,手腳並用地在鋼絲之間飛躍,一邊又甩出更多的鋼絲,將滿天的禮物準確地接住、然後一抽,全數繫到了聖誕樹上頭。

  魔術一般的技法。

  薩爾卡多就這麼在鋼絲網間進行三度空間跳躍,他的高度每上升一層,就有一層禮物被掛到了聖誕樹上;直到薩爾卡多躍到了頂部後,他宛若大鵬鳥振開雙臂、然後同時一抽,只見全場的所有鋼絲瞬間回縮到他的手中,只餘最後的一條鋼絲,勾住了要掛在聖誕樹最頂端的那顆星星。

  咻──薩爾卡多瀟灑地安然落地,抬起左手,正好接住落下的空紙箱、完好地放到了地面上。

  然後右手一抽,把星星放到了聖誕樹的頂端固定好,隨著鋼絲回到薩爾卡多的義肢裡頭,啪的一聲,繞著聖誕樹的LED燈也同時一閃一閃地亮了起來。

  神乎其技,看得C.C.都如痴如醉地目瞪口呆了。

  而這對薩爾卡多而言,不過是易如反掌的雕蟲小技。

  「堂堂的潘德莫尼人,像群野蠻人一樣在這邊丟人現眼,都不會覺得羞恥嗎?」

  根本沒把這舉手之勞放在眼底,他只是逕自回過頭,向蕾格烈芙鞠躬:「走吧,蕾格烈芙大人。」

  蕾格烈芙滿意地點點頭,向林奈烏斯等人微笑,便和薩爾卡多兩人肩並肩地離開了中央統治塔,留下目送著他們的背影離去的三人。

  「……哼,結果還不是在耍帥而已嘛。」

  泰瑞爾首先發難,咬牙切齒地拋下這句話後,他便氣憤地拂袖而去,留下一頭霧水的C.C.、與始終泰然自若的林奈烏斯。

  C.C.眨了眨眼,歪頭看著泰瑞爾走進電梯裡,身影消失在冰冷地關上的電梯門之間。

  「怎麼了嗎?」留意到C.C.的困惑,林奈烏斯帶著笑容,慈祥地問。

  「呃、嗯……那個,我只是在想,想要在喜歡的人面前耍帥,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嗎?所以薩爾卡多先生在蕾格烈芙小姐面前耍帥也很自然吧?為什麼泰瑞爾他這麼生氣呢……?」

  「妳覺得薩爾卡多先生,喜歡蕾格烈芙小姐嗎?」

  「很明顯吧?沒有嗎?」

  「C.C.,妳果然很可愛呢。」

  「咦?」

  面對林奈烏斯的溫和笑容,C.C.的困惑更加深了。

 

     *

 

  「薩爾卡多,就照著吾上週批准的那份行程跑吧。」

  「是的,在這裡向您覆述一次,我們今日的行程是先到預約好的壽喜燒餐廳用餐,然後再到中央大街上購物,購物順序是服裝、毛線帽、圍巾、毛衣、襪子與靴子、最後則是外套。估計總共耗時是八個小時,回到中央統治塔的時間是晚上十點。」

  「很好,那麼就照表行動吧。」

  「遵命。」

 

  為了滿足蕾格烈芙「觀察人類」的興趣──在薩爾卡多的陪伴下,潘德莫尼的最高統治者微服出巡,開始了貼近民間的行程。

  對沉睡了六百年的蕾格烈芙而言,這是一件充滿了新鮮感的事,儘管這裡依舊是潘德莫尼,但完全人事已非,什麼事物都陌生得不得了,讓蕾格烈芙逛得非常盡興。

  不曾嘗試過的小吃、沒有見識過的打扮、堪稱時尚尖端的髮型與各種事物、以及形形色色不曾存在於蕾格烈芙的記憶裡的東西,令蕾格烈芙像個初次離開家的小女孩,什麼東西都能吸引她的目光,讓她要求薩爾卡多解釋,並且聽得津津有味、連連點頭。

  就連薩爾卡多預約的餐廳,蕾格烈芙也吃得不停嘖嘖稱奇,原來食的文化在這六百年間也大有進展啊!潘德莫尼的工程師們雖然腐化,但還是有很多東西在努力進化著呢,這讓蕾格烈芙對自己所治理的國家又更增添了不少信心。

  「接著是逛街行程。」

  用雖然不甚熟悉、但仍保持著優雅風度的儀表吃完晚餐,蕾格烈芙在薩爾卡多的帶領下,來到了潘德莫尼最熱鬧的中央大街。

  從奪回統治權至不久以前為止,蕾格烈芙都僅有一顆腦髓而已,這具身軀也是在薩爾卡多賣力地斡旋與穿針引線下,才從某位持有法典的人偶技師那兒得到的。

  所以,剛才的形容並沒有錯誤──嚴格說起來,這是蕾格烈芙在得到這具小女孩的身體以後,第一次離開中央統治塔、以一個平凡少女的打扮來接觸這個世界的真實。

  不再是螢幕上那些瞬息萬變的資料與數據,而是貨真價實的繁華與血肉。

  「居然有這樣的服裝呀……」

  一路上,蕾格烈芙不時看著服飾店的櫥窗裡展示的衣著發出讚嘆,雖說礙於季節所以主要都已是秋、冬裝,仍讓蕾格烈芙看得興致盎然。

  「服裝設計,是門相當深奧的學問呢。」材質、剪裁手法、領子的設計、車縫的技術、衣服的版型,還有顏色及各種裝飾上的搭配……拉著薩爾卡多逛了不少間店的蕾格烈芙若有所思,決定這一趟回去以後,要來稍微研究一下這個領域。

  「您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向中央圖書館申請關於衣著的各種書籍,只要下面的人不偷懶,兩個小時就能將一整車的書送到您的辦公室。」薩爾卡多看著手中顯示出詳細行程與購物清單的PDA,說道。

  「那就勞煩汝了。」

  「這是我的工作。」

  「這麼說也是,汝原本就是做圖書管理員的,雖然主要負責導都的舊史料收集與歸檔,但圖書館的整備工作汝想必也不陌生。」

  「是的,這是屬下的專業。」

  雖說是段讓薩爾卡多不太愉快的工作經驗,但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令薩爾卡多在隱隱感到自豪的同時,也對命運的難以捉摸感到些許無奈。

  「那麼……就照瑪格莉特的建議,開始進行採購吧。」

  「是的,那麼首先是衣服……」

  薩爾卡多的PDA裡頭,還有一份由瑪格莉特特意為他們撰寫的,不僅圖文並茂、還有瑪格莉特相當可愛的畫像解說的穿搭指南。

  「為什麼明明是個整天宅在LAB裡的工程師,卻對穿搭這麼熟稔啊?」這是當時,薩爾卡多忍不住脫口而出的疑惑。

  「因為我是個有夫之婦啊,總是想打扮一下,讓自己更有魅力囉──欣賞老公為了我的美貌而害羞的模樣是我的樂趣呢,這就是我的『觀察人類』的方式呀。」瑪格莉特則俏皮地笑著,手指輕撫自己的腹部。

  「所謂的『女為悅己者容』麼?」蕾格烈芙問道。

  「就是這麼回事。」瑪格莉特笑得很開心,就這麼摸著自己的肚子走了。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總而言之,依循著瑪格莉特給的指南,對女裝完全沒概念的薩爾卡多,與對當代時尚完全不熟的蕾格烈芙,展開了摸索穿搭的大冒險。

  「……吾想,吾明白為什麼總是有男性與女性逛街時,由女性在前領頭、男性則必須在後頭拎著大包小包的描寫了。」蕾格烈芙看著眼前的那套深藍色洋裝,彷彿頓悟般說道:「購物,確實是件令人慾望高漲的事。」

  「恕屬下不明白。」薩爾卡多倒是沒這麼多感悟,雖然想像這些衣服穿在蕾格烈芙的身上,是他不敢讓蕾格烈芙知道的小小的妄想。

  「倒也無妨,吾很克制的。」這話倒不是開玩笑,雖說幾百年的沉澱令蕾格烈芙確實很心癢難耐,但能夠成熟地將情緒切割開來的她,並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慾望主宰。

  ……不過,沉寂六百年的慾望再次波動,當然還是讓蕾格烈芙的心裡掀起從未有過的波瀾,令她費了不少力氣來消化呢。

  「總之,先來嘗試……啊,這套不錯。」

  「您要試穿嗎?」

  「嗯,就試穿看看這一套吧。」

  「明白了。店員小姐,不好意思,我們要試穿這一套──」

 

  「啊啊、果然還是這樣的穿著比較自在。」

  「您喜歡這樣的服裝麼?」

  「嗯……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習慣了,畢竟吾在六百年前的薄暮時代,就幾乎都是這樣打扮的。」

  「原來如此。」

  蕾格烈芙,最後挑選了一套筆挺的黑色套裝、搭配散發幹練氣息的窄裙,另外也買了一條黑色的長褲,讓她可以依心情自由地在裙裝與褲裝之間更換。

  「您習慣男裝嗎?」

  「是的,比起女裝,吾更習慣穿著男裝,畢竟在世俗的觀點裡,領導人就應該要有陽剛的特質,這使得吾無論做得再好,都有許多流言蜚語難以杜絕。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煩,大多數時候吾便以男裝出席各種場合,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蕾格烈芙的語氣裡帶著懷念,像是想起了什麼久未謀面的故人:「不過,悠長的六百年過去了,這樣的觀點似乎並沒有因而物換星移呢。」

  「因為許多人總是迂腐而守舊,難以接受嶄新的事物,例如那些死守著墮落的潰爛觀念、至今仍無法接受您的統治的野蠻人一樣。」拎著衣服的薩爾卡多冷冽地說。

  「那也是,吾必須克服的業障吶。」蕾格烈芙幽幽說道:「不過,說起女裝,買完了衣服……吾接著該買的,果然是貼身衣物吧?」

  說到這兒,薩爾卡多的步伐登時很不自然地僵了一下。

  正如蕾格烈芙所說,他的PDA上,瑪格莉特的指南恰好寫到了「內衣褲」的部分,旁邊還配了一個很可愛的胸罩與內褲的插畫,看得薩爾卡多莫名地臉紅心跳。

  還好他的膚色夠黑,臉紅了蕾格烈芙也看不出來。

  不過這突然停下來的腳步就太明顯了。

  「薩爾卡多?」

  「嗯……是的,您的購物清單上,下一項正是……貼身衣物。」

  「那麼,就移駕到三樓的內衣專櫃去吧。」

  「……遵命。」

 

  於是薩爾卡多陷入了尷尬至極的窘迫困境裡。

  或許也是因應新的月份所進行的冬季採購,現在的潘德莫尼百貨公司裡簡直人滿為患,內衣專櫃裡也不意外地擠滿了人,單獨前來購物的有、和三三兩兩的姐妹們一起來的有、和男性戀人一起來的自然也有……是以,站在內衣店裡頭的薩爾卡多,更加不曉得自己該以什麼身分來調整自己的心情。

  ──我是蕾格烈芙大人的秘書!這是工作!工作!

  雖然他很努力地想這麼催眠自己,但置身於洋溢少女氣息的、琳瑯滿目七彩繽紛的內衣褲的陳列架之間,被其他的客人用揶揄的目光觀看,還是讓他很有逃走的衝動。

  而且,像是要讓薩爾卡多更加害羞一樣,蕾格烈芙甚至還從更衣室裡伸了隻手出來,示意薩爾卡多進去。

  「蕾、蕾格烈芙大人……?」

  當然沒有抗命的權力的薩爾卡多,只能乖乖移步到更衣室裡……然後便看見了令他血脈賁張的光景。

  渾身赤裸的蕾格烈芙背對著他,露出白皙的背與渾圓的臀部,將手伸到後頭,指著正垂在她的肩胛骨底下位置的內衣背釦。

  「這個,吾看不到,幫吾扣一下。」蕾格烈芙說道。

  「……遵命。」薩爾卡多只能屏息,看著蕾格烈芙身上穿到一半的黑色蕾絲胸罩。據蕾格烈芙所言,她只是因為剛才挑了黑色的套裝,所以就跟著挑了黑色的內衣──但現在的蕾格烈芙一絲不掛,白皙的肌膚配上黑色的胸罩,那種妖豔的性感讓薩爾卡多開始覺得自己的鼻腔癢癢的。

  「不過,您……以前沒有穿過內衣……嗎?」

  「以前穿的並不是這種款式。」蕾格烈芙嘆了口氣,像是完全沒有留意到薩爾卡多的窘迫,說:「吾以前穿的,大部分是一體成型、方便活動的運動內衣。吾並不喜歡太拘謹的感覺。」

  「這樣啊……」

  但其實薩爾卡多也不知道女孩子的內衣怎麼扣啊啊啊啊啊!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的薩爾卡多,二十幾年的處男生活遇上了最大的危機!

  還好,內衣的穿法並不難,薩爾卡多強忍著窘迫觀察了一會兒後,總算是辨識出內衣的背釦該如何扣上,成功為他敬愛的大人穿上了胸罩。

  「有些緊繃呢。」蕾格烈芙則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鏡子、當著薩爾卡多的面,開始調整自己被綴有粉紅色刺繡的黑色蕾絲胸罩包覆住的胸部,說道:「現在的女孩子,平時都得穿著這麼不舒服的東西度日麼?」

  「呃……似乎是的。」屬下也不知道啊──薩爾卡多在心裡吶喊。

  「這樣的文化是怎麼產生的呢……薩爾卡多,借書時,替吾留意一下有這方面的相關探討的論文,另外分門別類給吾。」蕾格烈芙撫摸著內衣上的蕾絲,然後又伸手戳了戳自己被包覆著的胸部:「嗯,沃肯那傢伙的手藝確實精巧。他家的那對女兒,平時也穿著這樣的東西麼?」

  「……」薩爾卡多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汝看起來很緊張?」蕾格烈芙總算留意到薩爾卡多的異狀。

  「呃……是的,與蕾格烈芙大人您共處一室……令屬下有點害羞,請您原諒屬下的失禮與僭越。」

  「汝平時不也與吾待在同一間辦公室麼,有什麼好害羞的?」

  「嗯……不太、一樣。」

  「吾果然還是不太像個人類麼。」蕾格烈芙將手從富有彈性的胸部脂肪上抽離,這才又道:「真是艱難……縱使吾擁有全潘德莫尼最頂尖的智慧、最豐富的知識,也無法完美地扮演人類麼。」

  「呃、不……蕾格烈芙大人,屬下認為,您並不需要扮演人類。」薩爾卡多連忙說道:「您……您就是您,蕾格烈芙大人,您並不需要勉強自己去扮演人類。」

  「吾沒有勉強自己,吾只是認為這樣可以更進一步的明白真正的『人類』,這樣的知己知彼,是成為一位優秀的統治者必要的基石。」蕾格烈芙淡淡地說,一邊把手探到背後,摸索著將內衣脫了下來:「嗯……吾倒是在想,女性可以不穿內衣、以及能夠自由裸露上半身的可能性。是個相當有趣的話題吶?」

  「呃……是、是的,但我想,這可能具有相當的顛覆性與衝擊……望您明察……」薩爾卡多則將視線看向天花板,避免面對蕾格烈芙毫不在意地暴露在他面前的裸體。

  「吾會多方收集資料,審慎評估再做決策的。」蕾格烈芙則點點頭,又將一套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掛在手上,說:「內褲穿起來倒是挺舒服的。就這一套吧,薩爾卡多,可以結帳了。」

  「……是的。」薩爾卡多閉上眼睛,決定不去看蕾格烈芙把內衣褲夾回衣架上、然後把原本的衣服穿上的畫面。

  拎著內衣褲,薩爾卡多將儲有導都使用的電子貨幣的PDA遞給櫃檯小姐刷卡結帳,這才提著裝有蕾格烈芙的衣服與內衣褲的兩個精美的提袋,與蕾格烈芙離開了這個令他窘迫不已的場所。

 

  像約會一樣的購物行程繼續進行。

  灰色的毛線帽、深紅色的圍巾、棕色的毛衣、褐色的長筒皮靴……噢,還有黑色的絲襪及褲襪。所幸這個沒有試穿的必要,讓薩爾卡多成功迴避了一次尷尬。

  終於,兩人的購物行程、來到了最後一項。

  「接下來是外套。」薩爾卡多看著PDA螢幕最底下顯示的字樣。

  不過,出乎他預料的是,蕾格烈芙卻開口打斷了他。

  「啊、外套不必了,吾已經有中意的了。」

  「是的,那麼請問是哪間店……唔?」

  薩爾卡多正想轉頭詢問蕾格烈芙,他的左側卻突然傳來一陣拉扯。

  低下頭,只見蕾格烈芙伸手拉著他平素所穿的黑色連帽外套的衣角,用堅定的眼神凝望著他。

  「這一件,吾很中意。」蕾格烈芙促狹但認真的笑容:「汝開個價吧?」

  這乾淨俐落的直擊,讓薩爾卡多手忙腳亂、腦袋都快要當機了。

  「咦咦咦咦咦──呃、蕾格烈芙大人,如、如果您喜歡的話,屬下可以再去為您買一件──」

  「汝果然很可愛呢,薩爾卡多。」

  而蕾格烈芙則是愉快地欣賞著親信慌亂的模樣,拉起薩爾卡多的外套衣角,低頭嗅了一下。

  「吾指定的是這一件,有吾的親信、薩爾卡多的味道的這一件。」鬆開薩爾卡多的外套,蕾格烈芙抬起頭,笑得很自信:「汝開個價吧,薩爾卡多。」

  ……這是什麼發展?

  渾身僵硬的薩爾卡多深深吸了口氣,好不容易才緩和了情緒,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著蕾格烈芙。

  ──然後單膝著地,紳士般地跪了下來。

  「請讓屬下永遠服侍您。」

  面對忠僕笨拙而直率的表現,蕾格烈芙莞爾一笑。  

  「汝不適合當商人呢,這一點都不成比例吶。」

  「那是當然的,因為屬下自始至終所想成為的,就只是永遠服侍在您身邊的人而已──所以,我當然不適合當一名商人。」

  而薩爾卡多則低著頭,雖然不敢抬頭面對蕾格烈芙,但仍竭力讓自己的語言堅定,表達出他光可鑑人的忠誠:

  「但是,如果您期望的話,只要您一道命令,屬下就一定會成為全潘德莫尼僅次於您的富豪的。」

  「那就不必了。」

  蕾格烈芙笑了笑,伸手抬起薩爾卡多的頭,面對著薩爾卡多驚愕得有些呆滯的臉,認真地說:

  「擁有汝,吾便是這世界最富有的人了。」

 

  ……他所服侍的大人露出的、真摯的笑容,令薩爾卡多看得入迷了。

  「薩爾卡多,走吧,吾買件新的外套給汝。」蕾格烈芙則笑著,還伸手替薩爾卡多將外套的帽子戴上,然後示意薩爾卡多站起身來;等到薩爾卡多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後,又將手放進了薩爾卡多的外套口袋裡。

  「聖誕節快樂。」她輕聲說:「希望明年的聖誕節,也是和汝一起過。」

  被蕾格烈芙大人親手為他戴上的連帽,讓他的頭皮有點發麻,奇怪的感覺正在他全身上下流竄,讓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麻痺──意外的是,他卻很喜歡這種滋味。

  這就是幸福的感覺吧?

  「……一定會的。」

  而他只能這麼說,堅定不移的語氣。

  將手伸進口袋裡頭,將蕾格烈芙大人嬌小的手,緊緊地握住。

 

 

  一定會的。

  他願以生命起誓。

 


※C.C.和泰瑞爾的那段機械相關的敘述全是偽科學,敬請看看就好。

※蕾格烈芙的女權性別思維,敬請參考「freethenipple」。
 不過比起指定性別的用語,我更喜歡「『人』為悅己者容」的說法。

※薩爾卡多的多功能PDA,可以參考「東之伊甸」中、主角所持有的那支手機,我覺得這種多功能整合的手機非常迷人,期待未來的社會也能有這樣的新興科技可以使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