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試圖側寫小焰在「叛逆的物語」做出最終選擇時的獨白,用以稀釋一下當時受到的震撼(?)

  ※含有魔法少女小圓動畫全劇及劇場版「[新篇]叛逆的物語」之劇透,慎入!
 



  《叛逆的終焉》
 

  少女在黑暗中獨自跳著舞。

  那是極致的黑暗──吞沒了所有關於「光」的定義,彷彿毫無希望存在的黑暗。

  然而,少女在這片極致的黑暗中,獨自跳著舞。

  宛如注定與黑暗為伍、宛如自誕生的那一刻起便與這片黑暗形影不離,少女是永無止盡的深邃漆黑,是一片無法被任何色彩沾染的墨色。

  那是何其難以想像的沉重孤獨。

  那是何其無法描繪的瘋狂寂寞。

  縱使如此,少女依然起舞。

  在永無止盡的黑暗之中──以孤獨一人的舞步,點亮那稀薄的、色彩斑斕的微光。

 

  「想要與妳重逢──
   與其要我背棄這個願望;
   那、無論多深的罪孽我都願意背負,
   不論最後淪落到怎樣的境地我都能接受──

   只要妳能陪在我的身旁──」

 

  如何才能定義黑暗呢。

  必然須要定義光的存在,才能夠映出黑暗的深沉吧。

  一如光與影的相生,在這片污染所有光明的黑暗盡頭,必定存在著能夠照亮所有黑暗的光明。

  於是少女在黑暗中起舞。

  支撐著、那片足以渲染整個宇宙的,宏偉的光明。

 

  能夠涵蓋「宇宙」這麼龐大的概念的溫柔,該是何等地磅礡浩瀚呢。

  倘若真的有人能背負這樣的溫柔,那一定是個,溫柔到了傻裡傻氣的地步的笨蛋吧。

  沒錯,這宛如聖母……宛如「神」一般的光明,實在是太溫柔了。

  由一個人來守護整個世界的溫柔,須要多麼寬容的心胸,才能完竟呢。

  那一樣也是,無法想像的孤獨吧。

  一旦如此想起,少女就不得不為此感到銘心刻骨。

  為那些烙印在靈魂上的回憶,為那些無數次貫穿身軀的顫慄,為那個人在極致的黑暗之中、依然堅守著這份溫柔的容顏,幾乎要流下眼淚。

  彷彿連心臟都被狠狠擰住的、劇烈的疼痛。

  ……用「捨不得」來形容,也許會更為精準吧。

  怎能讓妳一個人背負起這一切。

  怎能讓妳一個人負擔起整個世界。

  是啊,怎能讓妳一個人,就想用溫柔包容這個世界呢。

 

                 Incubator
  ──尤其是,這是一個,存在著那些傢伙的、未臻完美的世界。

 

 

  「你怎麼可能會理解啊。

   這才是人類情感的極致。
   比希望更熾熱、比絕望更深切的,

   ──是愛啊。」


  

  「我算是明白了。
   利用你們人類的情感,實在太危險了。
   我們已經無法掌控這種出乎預料的結局了。」

 

  她是第一次看見牠們的恐懼。

  能夠讓牠們明白,人類並非牠們的玩具,像牠們這種只能以理性思考的生物,永遠不會懂得因為擁有感性而偉大的人類的美妙之處嗎?

  她不相信。

  從最初就建立於欺瞞之上的認知、在一次又一次的相遇間漸深的認識,以及即便那個人犧牲自己改寫了世界的法則,依舊無法擺脫的、這群外星異物的「惡意」。

  也許那不是惡意吧,對一切都遵循理性、堅信自己是在保護宇宙的牠們而言,或許壓根兒沒有善惡的觀念,又怎麼會對人類這樣的玩物釋出惡意呢。

  ……啊啊、沒錯。

  以世間的法則來定奪的話,懷抱惡意的人,一定是她吧。

  ──但是那樣也無妨。

  應該說,那樣最好。那樣更好。

  被這些來自外星的異物囚禁在自己靈魂的棺材裡、被當作牠們冷酷的實驗的觀測對象,要面對這種沒有感情與道德良知的異物,就必須要做到這樣的程度。

  是的,她如此告誡自己,這不是惡意。

  她不曾詛咒過這樣的世界,不曾詛咒過讓她與她相遇的世界。

  正因如此──

  她會傾盡所有的惡意,詛咒這些意圖破壞這個世界的異物。

 


  「呵呵,是嗎?

   不過為了處理我們的世界之中湧現的詛咒,
   從今往後你們的存在也是不可或缺的。」

 

  絕不會再次放過你們。

  那時候的自己,實在是太愚不可及了。

  怎麼會將那屬於她的「傳說」,告訴造就這些「神話」的異物呢。

  怎麼會認為那樣做,就能夠拯救世界呢。

  那個人犯下的錯誤,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僅倚靠溫柔是無法守護世界的,再堅定、再寬容的溫柔都一樣……面對這種銳利的惡意,根本沒有義務用海綿般的溫柔,去承接這湧現而來的漆黑洪水。

  這樣做的結果,注定只有被染黑、被淹沒。

  ……必須淨化。

  將溫柔的安息留給那些奮戰至終的天使們;至於這些墮落的詛咒,就由我一個人來承擔──

  啊啊、是的……她曾經無數次地為了守護那人而投入無盡的戰鬥之中,直至在最後的最後,那人向她綻放了溫柔的笑靨,然後展示了神的模樣。

  神最終化為了宇宙的原理。

  而她是唯一被遺留在這世界上的信徒。

  這樣……並不足夠。

  因為那些異物依然存在著,牠們在這個被偉大的神與嶄新的原理覆寫的世界中,還是用那雙無機質的平靜眼眸,搜尋著宇宙的瑕疵、並意圖加以撕裂。

  不能容許這些異物的存在,不能讓這些妄圖破壞神之原理的罪惡逍遙法外。

  這樣的自己是不足夠捍衛神的原理的。

  如果想要歌頌神的偉大,就必須要有能夠與神匹敵的能力──

 


  於是,以死亡做為代價,少女完成了願望。

  哪怕只是那短暫得太過飄邈的時刻,但少女確實與化身為神的那人再一次相遇。

  依然是那麼溫柔的笑容,依然是那麼溫暖的懷抱。

  啊啊、多麼美好。

  這份美好,讓少女堅定了自己的信仰。

 

  ──即便必須這麼做,我也要守護妳。

  少女如此斬釘截鐵地想著,將那人的「神」,親手剝奪了。

 


  再次被覆寫的世界。

  少女在黑暗中獨自跳著舞,懷揣著這絲以愛為名的斑斕微光。

 

  為了保護那願意為了世界獻身的純淨溫柔,少女也願意化為染指整個世界的憂傷黑暗,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絕望之中,支配這個被重新創造的美好世界。

  依然是一個人的孤獨旅程。

  但少女毫無畏懼。

  一如光與影的相生,能夠與「神」相提並論的──果然也只有「惡魔」而已。

  即便如此也無妨。

  即便化身為惡魔──我也要守護「神」遺留下來的世界。

  不像神那樣溫柔,惡魔伸手攫住了那比惡魔更惡毒的異物。

  成為我們的奴隸吧,為了這個新生的美好世界。

  也為了監視你們,讓你們這些學不乖的異物,能夠對惡魔的存在感到恐懼,直到放棄玷汙這個世界的妄想。

  而她這個惡魔,將代替神君臨在宇宙的中心,守護這個嶄新的原理。

  ──只為了守護再次回歸平凡的她。

 


  經歷了這麼多,其實她早已不在乎世界或宇宙。

  宇宙要終結就終結吧、世界要毀滅就毀滅吧。

  僅是因為那人溫柔地選擇了擁抱全世界,深愛那人的她,也只能將她連同全世界一起擁抱,不是嗎?

  誰叫對她來說,那人就是她的宇宙、她的全世界呢。

 

  哪怕再經歷一千次輪迴,哪怕要穿越一千年孤獨的歲月。

  我也要到達世界的終點、與妳相見。

 

  如果,即使妳成為了神、也無法擺脫異物的觀測的話;

  那就由我將妳取而代之吧。

 

  這樣的命運,對太天真的妳而言,果然還是太沉重了。

  無論妳何等博愛、無論妳對這個世界懷抱何等汪洋般的溫柔。

  都有一份惡意,對妳的聖潔不懷好意。

 

  ……真是夠了。

  休息吧,小圓。

  我願意為妳覆寫這個世界,再造一個宇宙。

  改變真理、顛倒天地、扭轉邏輯。

  哪怕代價是,墮落到誰也不會前來救贖的、永無止盡的孤獨黑暗之中──

 

 

  無須救贖。

  不必來接我,我會親自去見妳。

 


  這就是,我的愛。

  我的、叛逆的物語。

 

 

  「鹿目圓,
   妳是否認為這個世界是寶貴的、
   比起慾望是否更尊重秩序呢?」

  「這個、呃、我覺得……
   我覺得這世界很寶貴啊……
   隨心所欲破壞規矩,
   果然是不對的吧……?」

  「這樣啊……
   那麼、總有一天,妳可能會成為我的敵人。

   但是沒關係。
   即便如此,我依然期盼著一個能讓妳幸福的世界。」

  「小焰……」

  「果然還是紮在妳頭上比較好看。」

 

  將珍貴的信物還給了神。

  選擇守護神的惡魔,走上了沒有任何眷顧的孤獨之路。

  一如那無數次無人知曉的悲傷輪迴──這次,少女的選擇仍然義無反顧。

  只為了那單純無比的願望。

  懷揣著這絲以愛為名的斑斕微光,少女在黑暗中獨自跳著舞。

 

  我們,在世界的盡頭再見吧。

  到時候,我不是惡魔,妳也不是神。

 

  我們就以兩名少女的身分,再次相會吧。

  那就是我的、叛逆的終焉──

 

 

 

 


竹林的燈火 島國的沙漠
七色的國度 不斷飄逸風中

有一種神秘 灰色的漩渦
將我捲入了迷霧中

看不清的雙手
一朵花傳來誰經過的溫柔

穿越千年的傷痛 只為求一個結果
妳留下的輪廓 指引我
黑夜中不寂寞

穿越千年的哀愁 是妳在盡頭等我
最美麗的感動 會值得
用一生守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壁英彥 的頭像
草壁英彥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