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同人/CP為百花雙花.孫哲平&張佳樂

  ※題目出自〈回憶三十題〉。



  〈29、可以不要說再見麼?〉

  #第十賽季,榮耀世界邀請賽結束後

  那一年,兩人一起加入百花戰隊,成立雙花組合,互相研究對方的特點,摸索合作打法。次年,繁花血景,震驚整個榮耀圈……

  而如今,同樣混亂的戰場,兩人卻已各自一方,
    
  百花打法依舊炫,重劍血影依舊狂,但繁花血景的盛況,終將不會在此重現。

  再見了!

 

 

  ──可以不要說再見麼?

 


  「孫哲平!」

  張佳樂大叫,整個人驚醒過來,氣喘吁吁。

  明明睡在冷氣房裡,身上蓋的也是薄棉被而已,張佳樂卻訝異地發現自己居然汗流浹背,讓他不禁詫異自己究竟是做了什麼樣的惡夢才會嚇成這樣。

  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張佳樂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試圖緩和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

  然後,他身邊那人也坐起身來,沒好氣地嚷了句。

 

  「叫啥啊你!」

  睡在張佳樂身邊的,自然是孫哲平。

  榮耀世界邀請賽剛結束,昨天才到機場去為張佳樂接機,張佳樂便睡在孫哲平家裡,商量著等張佳樂應付完邀請賽過後的種種訪談,就要利用假期和孫哲平去好好渡個假。

  沒想到,才不過是久違地睡在孫哲平懷裡的第一晚,自己居然就做惡夢驚醒。

  孫哲平看著眼前面色陰沉的張佳樂,頓了頓,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做惡夢了?我靠,在我旁邊還會做惡夢,我有這麼可怕?」

  對於孫哲平不解風情的安慰,張佳樂的回答是狠狠地瞪他一眼。

  像頭發怒的小狗啊,就算被你這樣瞪我也只會覺得你很可愛而已,傻逼。

  孫哲平這樣想著,又哄了一句:「沒事,只是夢而已。」

  不過,張佳樂並沒有第一時間領情,只是靜靜讓孫哲平摸著他的頭,良久,才緩緩開口。

  「……你不可怕。」張佳樂深深吸了口氣,說:「可怕的是,你不在了。」

  「……」

  孫哲平沉默了會,便用力將張佳樂摟進懷裡,緊緊抱住。

  「我在這裡,樂樂。」手傷只是影響他不能做出長時間的精密操作,但並不影響他的肌肉,他孔武有力的結實手臂牢牢抱著張佳樂,像是要把張佳樂永遠箝在他的臂彎裡再也不放開似的:「我在這裡。」

  低沉渾厚的嗓音,別有一番危險的磁性,尤其在這麼近的距離裡訴說,更是讓張佳樂的耳根都酥麻了。

  

  對自己羞赧的反應感到不好意思,張佳樂惱羞地伸手按住孫哲平的頭,然後朝旁一往、連同他一起抓回床上,倒頭繼續睡。

  「……是夢也沒關係。」張佳樂將頭偎在孫哲平的胸肌上,囁嚅著說:「……如果是夢,就讓我再睡一個夏天。」

  「說啥呢你個傻逼。」孫哲平搖搖頭,撫著張佳樂的頭髮,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

  那是,專屬於張佳樂的鐵漢柔情。

  「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個夏天可以睡呢。」

 

  在張佳樂的身邊,孫哲平最大的收穫是,學會了如何將手臂當作枕頭。

  我的手傷了,沒辦法陪你拿冠軍。

  但是,還足夠抱著你一輩子。

  他堅定地這麼想著,將懷裡的人兒又抱得更緊了些。

 


  這一次,他們不說再見。

  繁花血景可以落幕,回憶與過去都可以揮別。

  唯獨你的手,我再也不會放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