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聽到這兩首歌就覺得充滿百合味(?)

   但總是寫百合也膩了,我們來嘗試一下新口味吧。

  ※文中的梗是之前偶然在網路上看到的,出處不明,若有知道煩請告知,感激不盡!

 

   

  (完整中日字幕板PV:fish字幕放送區/Flower「太陽と向日葵」



  《偽娘與偽娘該算是BL還是百合呢?》


  「喂,起床了~」

  「……」

  「椿姐,起床了~」

  「……」

  「椿姐,太陽曬屁股了啦~再這樣下去會來不及的啦~」

  「……啊啊小茶妹妹妳再偷捏我屁股我就把妳踢下床!」

  受不了屁股被對方的手恣意揉捏的強烈騷擾感,被喚作椿姐的少女猛地一個翻身,將身邊的小茶按倒在床上。

  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幕令人有些兒害羞的光景──身上深紫色薄紗蕾絲睡衣的少女,將一個穿著淺藍色絲質睡衣的少女壓倒在身下,椿的長髮垂在小茶的臉旁,小茶的長髮則瀑布般披灑在枕頭上,看起來像一片河流似的。

  仰望著椿被搖(性騷擾)醒而有些不悅、仍帶著幾分困倦的猙獰面容,小茶忍不住輕巧地笑了,向上伸手撫摸椿的臉頰。

  「早安,椿姐。」

  「……早安。」

  真是個令人無奈的孩子。

  椿瞅著小茶燦爛無邪的笑容,盯了會兒,便在輕聲道了一句早安後,低下頭吻上對方的唇。

  就著這個動作,兩人的胸膛也隔著睡衣而摩擦在一起,但並沒有一般女孩子貼得如此緊密時會出現的、胸部彼此擠壓的畫面。

  因為這兩位少女,她們本來就沒有乳房。

  ──因為這兩個穿著絲質睡衣的少女,本來就是男孩子。

  若是對自己的原生性別有所不滿、必須尋求醫療手段協助矯正的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話,透過服用女性荷爾蒙的作法,是有可能以尚屬男人的軀殼獲得乳房的;但這兩位「少女」並非跨性別者,僅僅是變裝慾者──對她們來說,女孩子的扮裝別具魅力,她們並不藉此獲得獨特的愉悅,就只是喜歡如此穿著、如此打扮而已。

  你可以稱呼她們為「偽娘」,或者「男の娘」、「女裝男子」也可以。

  她們是佇立在性/別的邊界之上的存在,極其特別,而又極其平凡──是的,對她們而言,這不過是件普通的事,穿上洋裝、扮成女性,就與男人穿上西裝、噴上香水、在社交場合掛上面具,是別無二致的事。

  哪怕是戲子,演的也是自己的一生;哪怕是扮演,也是演出自己真實的靈魂。

  於是少女與少女相識、相戀、最終相伴至今。

  跨越了性別的界線,跨越了性傾向的藩籬,只要自己的心依然澄澈清晰,就足以映出彼此最純粹的身影。

  當然,面對社會的殘酷,她們仍有許多寸步難行之處──但光是走到如今這一步,就已經經過了無數的抗爭與戰場,為了到達她們真正渴求的地方,這些戰鬥也是無可避免的。

  ……哪怕她們追求的,是對其他人來說、再平凡不過的幸福而已。

  就只是想要以自己喜歡的姿態,自由自在地活著──

 

  「……好啦,起來化妝吧。」

  「好喔~」

  褪去身上的睡衣後,兩人的身上便各只剩下一條內褲而已,也反映出兩人穿著上的喜好:椿的是一條有些媚惑的紫色蕾絲內褲,小茶穿的則是條可愛樸素的白色內褲。

  當然,內褲底下隱約的隆起,是她們實為男兒身的證據。

  這也造就了兩人在身形上無論多努力保養、多努力健身與控制身材,都無法改變的結構──不過,兩人本來就不是打算成為純粹的女性,況且若以此為目標的話,也許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難以完竟吧……就算再怎麼盡力,可能也只能還原到99%吧而已。

  但那也無妨,既然知道了是不可能達到滿分的,那就盡力拿到讓自己滿意的成績就好了。

  因此,對於那些無法改變的肩寬、身高之類的骨架問題,兩人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接受、並以此為基準去決定自己的扮裝了。

  所幸,作為男人,扮裝成女性也不是全無優點的,例如以女性而言簡直可以當模特兒的修長雙腿,身高本就超過一百七的兩人全都擁有……雖然為了讓腿變得好看、更有女人味,兩人也是每天都得做不少抬腿或擰毛巾之類的運動來調和。

  起床,在浴室裡刷好牙、洗好臉,兩人又牽著手回到房間裡頭,開始將昨晚便已準備好、掛在旁邊架子上的洋裝與水手服穿上身。

  然後是其他的配件,包括絲襪、耳環、還有要先套上髮網……做好一切準備後,兩人這才回到梳妝台前,對著足以同時映出兩人容貌的大鏡子,開始化妝。

  之所以先穿上衣服的緣故,則是避免化好妝才穿會沾到。

  塗上化妝水作為保溼、擦上BB霜作為隔離,然後鋪上粉底讓皮膚的色澤看起來更透亮,再用遮瑕膏與修容棒做細部的修飾。

  再來是蘸上眼影;然後用眼線筆,小心翼翼地將眼線畫上,再稍微修剪一下眉毛,然後將假睫毛慢條斯理地夾上。

  最後在不過分的前提下抹上腮紅,再塗上唇蜜、最後是口紅──然後在將隱形眼鏡或變色片、放大片戴上。

  描述起來隻字片語的過程,實際上就得用上一個小時了,何況算是剛才的整裝過程,穿上服裝,那些細部的調整、配件的裝飾、以及頭髮上的打扮,這樣一套裝整下來就得花上至少一個半小時。

  雖然很麻煩,不過就如愛美不怕流鼻水,想要打扮得漂亮,自然也有許多不得不付出的努力呢。

  但,在這個過程裡,小茶遇到了一點意外。

 

  「吶,椿姐,我口紅沒有了,借我一點。」

  「……」

  看向身邊穿著青春洋溢的藍色水手服的小茶,椿姐眨了眨戴上水藍色隱眼的眼眸,伸手摸出一支口紅,在手上裝模作樣地拋了一下、然後握住。

  接著俐落地旋開,示意小茶不要動、然後替她把口紅塗了上去。

  「嗯……謝謝椿姐、唔──」

  然而,出乎小茶意外的是,椿姐並不僅是替她抹好口紅而已,在塗上口紅以後、還傾身湊了過去,在他唇上猝不及防地一吻。

  這一吻,甫塗好的口紅自然也沾到了椿姐的唇上;於此同時,椿姐自己的口紅當然也有部分沾到了小茶的唇上。

  「……椿姐?」

  「借妳一支口紅,每天記得還我一點。」

  椿姐只是莞爾笑著,將手裡的口紅塞到小茶手裡。

  而這個自信的笑容,讓小茶塗著腮紅的臉頰又更紅了。

  「──椿姐妳好帥喔!剛剛那一幕讓我又要再次愛上妳了啦!」

  「意思是在此之前已經不愛了?」

  「不是啦!是更愛妳了啦──笨蛋椿姐!再親一下!」

  「滿嘴都是唇蜜跟口紅還親什麼啦,快點整裝好準備出門了啦!」

  「啊啊──笨蛋椿姐!笨蛋笨蛋笨蛋!搞得人家這麼害羞怎麼辦啦嗚──」

  「剛剛是誰嚷嚷著快遲到了的呀?」

  「好啦,笨蛋椿姐,等人家一下嘛──」

 

  終於趕在約好的時間以前完成了漫長的整裝過程,將假髮戴上、反覆確認了自己的服裝與妝容沒有任何問題後,兩人這才拎起各自的包包,分別穿上靴子與帆布鞋走出家門。

  撐起漂亮的蕾絲洋傘遮掩沐浴下來的光,看起來簡直如假包換的兩名少女,就這麼牽著彼此的手,走上了街頭。


──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感謝老爺與Kaori提供文中的化妝諮詢!美妝的世界好深奧啊……

※文中的「椿」主要是指日本椿花,也就是「山茶花」。
 山茶花是屬於射手座的幸運花,花語包括「理想的愛」、「謙讓」、「可愛」、「謹慎」與「了不起的魅力」。
 詳細可參見:山茶花

※小茶的名字是個誤會,其實她的暱稱是「荼蘼」,只是椿看錯了所以把她喊成小茶。
 荼蘼是在春末夏初開放的花,因此「開到荼蘼花事了」一語被視為春天將盡、比喻某事即將完結,是花季中盛開的最後一種花,是沉寂下去的最後一點繁華,是絢爛歸於平淡的前奏。
 是以蘇軾有詩云:「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
 在此用以形容平凡的幸福。
 詳細可參見:荼蘼
 王菲亦有同名歌曲「開到荼蘼」,由林夕作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聽聽看;不過王菲的歌曲我更喜歡「百年孤寂」就是了: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