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同人,純粹為了想讓張佳樂拿一次冠軍而寫的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腦補作品,對戰隊伍為霸圖vs輪迴。

   完全妄想向作品,以霸圖開無雙怒拿總冠軍為目的,含有林敬言復出的情節、以及雖盡量遵照原作但一定會有bug的戰況描寫,不喜者切莫向下閱讀。

  ※實質上為延續〈雙花回憶三十題〉的作品,請無法接受者務必迴避,以免造成您的不適。

  ※以上OK的話就開始看比賽吧!

  ※搭配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39058/
   本曲為銀魂゜的ED 3 「グロリアスデイズ」(Glorious Days)
   我個人比較喜歡私心把它翻譯成……「榮耀歲月」 :P

  ※2016/9/5加註:感謝讀者a86138671a提醒,修正流氓不屬暗夜系、並不能施放陷阱的BUG。
 



  〈全職高手: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

  第三章 拳皇與第一流氓

  「是林敬言!」潘林驚叫。

  「原來如此,霸圖的退縮是利用森林的地形,讓輪迴誤以為霸圖有埋伏,投鼠忌器,藉此使輪迴保持鬆散的陣型後,再強行利用擊倒大樹和不惜交掉零下九度的巴雷特狙擊,就是為了把周澤楷趕到林敬言埋伏的這片花叢中!」經過一個賽季的洗禮,在葉修的打臉下,李藝博的分析也算是進步不少。

  正如李藝博所言,霸圖的戰術,就是利用近海的這片花園,將已經交換入陣的林敬言藏匿其中,讓其他人撕裂對方陣型,將其中一人逼到林敬言埋伏的地區裡。

  這個對象,是誰都不重要。

  即使今天踏入陷阱的是孫翔也無妨,都不會改變霸圖的戰術。

  最大的好運是,現在被林敬言盯上的,是對自己的實力太有信心,配合一葉之秋一左一右地進擊,而被逮個正著的周澤楷。

 

  「抓到了!」張佳樂大叫。

  「照計劃進行!」張新傑保持冷靜,石不轉手中逆光的十字星一揚,一槍穿雲的身上燃起一朵稍縱即逝的白焰。

  神聖之火。

  對準被麻針定住的對象,這道神聖之火快得幾乎來不及捕捉,只這麼一瞬,堂堂槍王的所有技能通通暗了下來。

  「上!」韓文清爆吼。

  「知道!」秦牧雲回話,零下九度操起雙槍。

  操起雙槍的不只他一人,配合已經說好的戰術,百花繚亂雙手一揚,百花紛飛,爆破!

  將絢爛交織的光影火牆改了個方向,百花繚亂一邊快速移動位置,一邊將百花築在輪迴的其餘三人與周澤楷之間,就是要強行遮蔽他人前來救援周澤楷的可能性,連笑歌自若的加血都要堵在百花的光影之外!

  秦牧雲也不客氣,零下九度跟著飛槍操作調整位置,然後在空中隔著倒下的樹直接朝輪迴眾人開火,務必要用連綿不絕的槍火擾亂輪迴的救援。

  唯獨一葉之秋一人,站在已經迅速拉動位置的霸圖眾人之間。

  掄起卻邪,知道中計的孫翔還想強行攔住霸圖的其餘人等,偏偏霸圖的眾人壓根兒不給他機會,剛才那一擊鬥破山河撕裂了陣型,卻是成就了霸圖順勢退開,而他還在收招僵直了,霸圖的眾人早就跑了個沒影。

  石不轉,身為一個牧師,對於站位及走位的素養要求是十分高的,因此他一開始就處於最安全的位置,現在反而離一葉之秋最遠。

  百花繚亂、零下九度,這兩個都是槍手系的角色,直接藉著飛槍操作就飛快拉開距離,對連無屬性炫紋都沒有的一葉之秋而言,這是非得要使出豪龍破軍才能追上的速度。

  但是,一葉之秋的豪龍破軍已經交掉了。

  那麼,一葉之秋唯一還能攔堵的對象,只剩下──

 

  唰!

  大漠孤煙壓根兒沒打算跟一葉之秋糾纏,哪怕他們是已經糾葛了十年命運的宿敵。

  只見甫轟斷大樹的大漠孤煙身形一蹬,連多看一葉之秋一眼都懶,一個雲身直接瞬到了戰場的另一端,在空中還雙臂一振,開好了鋼筋鐵骨。

  落地,緊接著又是縱身一跳,整個人飛了出去!

  伏虎騰翔!

  後發先至,最晚出招的大漠孤煙藉著這股你敢擋我就敢一腳踢死你的魄力,直接超越已經趕在前頭的零下九度和百花繚亂兩人。

  擦過石不轉,這個已與他攜手奮戰十年的同伴。

  穿越過滿天絢爛的百花,一道不知道後退怎麼寫的身影,以霸氣四溢的驕傲姿態,飛踢向被麻住、被沉默的一槍穿雲。

  而周澤楷只能眼睜睜看著大漠孤煙的雙腳朝著他飛踢過來;然後,看著自己的螢幕上,又多出一個「暈眩」的新狀態。

  林敬言,冷暗雷已經站在他的背後,抄起板磚,對著因為被麻針命中而無法轉身的一槍穿雲的腦門,用力尻了下去。

  伏虎騰翔,命中!

 

  若是一般的伏虎騰翔,就憑這個衝勢的判定,一槍穿雲肯定會被直接轟倒在地。

  但是,沒有!

  因為一槍穿雲的身旁,冷暗雷的板磚砸完後,旋即飛快走位到他斜前方,然後伸手一舉,抓住了一槍穿雲的脖子。

  鎖喉!

  就在一槍穿雲被冷暗雷一把抓住的同時,他的身上,又是一道白光。

  肯定是屬於聖職系的光芒,卻沒有讓一槍穿雲的血量有絲毫的回升,因為這並不是來自於笑歌自若的加血技能,笑歌自若還被困在張佳樂的百花封鎖線外呢!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石不轉的聖誡之光。

  鎖喉,目標的物理防禦和輸出能力下降50%。

  聖誡之光,目標所受到的傷害增加30%。

  二重增傷的Debuff,穩穩掛在動彈不得、被沉默又被暈眩的一槍穿雲身上。

  只這麼一腳,一槍穿雲的血量直接下去了百分之十三。

  再接著,大漠孤煙的拳頭來了。

 

  猛虎亂舞!

  堂堂的槍王,坐擁榮耀第一人威名的一槍穿雲,就這樣被大漠孤煙的烈焰紅拳,正面命中!

  這樣的場面,讓很多輪迴的粉絲都不敢看下去了。

  只見大漠孤煙的拳頭燃著火焰,一拳又一拳地朝著一槍穿雲的身上招呼。

  任誰也沒想到,陰險猥瑣的流氓與光明磊落的拳法家,兩個光是站在一起都有幾分違和的角色,現在居然合作無間,硬生生把一槍穿雲這個風流瀟灑的神槍手抓在空中猛揍!

  瞧大漠孤煙那個架式,哪裡像在揍人了?根本是在打沙包!

  被逮住的一槍穿雲也不是什麼反擊都不能,他好歹也是個神級角色,雖不刻意堆疊、但對異狀態的抗性也沒那麼糟,很快就解除了麻痺與暈眩狀態,而現在大漠孤煙就堂堂正正、不避不閃地站在面前,一槍穿雲當然是狂扣扳機,將所有的子彈宣洩出去。

  但一槍穿雲造成的傷害,完全比不上有鎖喉與聖誡之光加持的猛虎亂舞,大漠孤煙根本不把一槍穿雲的貼身射擊看在眼裡,繼續往一槍穿雲的身上猛揍。

  榮耀的設計是十分細微的,是以大漠孤煙的拳頭揮在一槍穿雲身上,每一拳都會嚴重晃動他的視角,令他的槍口根本沒辦法正確地描準,尤其他腳下不能動、脖子又被鎖,強如周澤楷也打偏了不少子彈,就算瞄準了大漠孤煙的,也被他冒著火焰的拳套彈開了。

  在鎖喉加上聖誡之光的加持下,一槍穿雲掉血的速度,簡直令人髮指。

  一套猛虎亂舞還沒打完,一槍穿雲的血量,赫然已經只剩百分之五十。

 

  「救小周!」江波濤氣急敗壞地大叫。

  他們怎能眼睜睜任由他們的核心被區區一個麻針定住後、直接集火到死?粉絲不允許,他們這些朝夕相處的隊友更不能允許!

  笑歌自若立刻想過來加血,但是他根本無法瞄準一槍穿雲加血,因為他已經被一團絢麗的光影閃瞎了眼。

  拼盡全力就是要阻止輪迴的救援,張佳樂一鼓腦地把懷裡的手雷拋出去,炸了個滿天燦爛,就是不給笑歌自若救援周澤楷的機會。

  江波濤也抄起短劍天鏈,一個烈焰波動劍掃了過去,卻是撞在了那棵倒在他們之間的大樹上,直接把大樹轟成了一團烈火。

  大樹熊熊燃燒,但是沒有消失!

  燃燒的烈焰像一道焚燒的堤防,就這麼擋住了他們救援周澤楷的路!

  「礙事!」呂泊遠狂吼,手下雲山亂衝了上去,竟是彎身雙臂一舉,把整棵燃燒的巨木給扛了起來,然後朝大漠孤煙砸了過去。

  拋投!

  拋投技,確實是有抓取地圖場景的物件然後扔擲的效果,但絕大多數時候,柔道都是近身了才開始出招了,最常拿起來砸的就是對手。柔道可不是摔角手,沒有鐵椅、鐵梯或板凳一類的東西可以砸起來砸。

  「雲山亂直接把被無浪點燃的大樹扔了出去!」再怎麼見多識廣也沒瞧過這等場面,潘林跟李藝博都驚呆了。

  「這被砸到了估計得噴掉八成血吧?」這種首次看見的場面,葉修也不敢掛保證,不過他倒是注意到了更厲害的點:「而且這操作很細緻啊,這位置是不會砸到一槍穿雲的,只會打中大漠孤煙跟冷暗雷而已。」

  的確,這可是地圖場景,沒有辨別敵我的能力,要不這一砸若是砸得實了,大漠孤煙會不會死不曉得,已經被狂毆到只剩半條命的一槍穿雲是死定了,到時可有比黃少天更悲劇的笑話可看。

  面對這麼大的「空襲」,霸圖該如何應對呢?

  霸圖的眾人的確也傻了眼,饒是韓文清看到一棵大樹往他砸過來,也是愣了一秒鐘,但還是決心專注地痛毆被抓住的一槍穿雲,把握住隊友們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搶殺輪迴王牌的機會。

  沒有韓文清這麼淡定的林敬言,看見一棵火燒的大樹砸過來,全神貫注、又是第一人稱視角,一時也真的是嚇得想逃;但身邊傳來的大叫聲,讓他總算是克制住了這一刻的顫抖。

  因為耳機裡頭,傳來了張佳樂的大吼聲。

  「我來!」

  然後百花繚亂手一揚,朝著燃燒的巨木甩了一排手雷上去。

  其中包括了彈藥專家的技能中,衝擊力最強的爆縮式手雷。

  接著,張佳樂氣一沉,百花繚亂雙槍一掏,瞄準了還兀自在空中旋轉的手雷,開槍!

  引爆!

  扔在正中心的爆縮式手雷爆開,竟是硬生生將周圍的手雷一齊炸裂,而強大的旋縮力道更是攪動著數顆手雷同時爆破的衝擊力,在空中燒出了宛如一片烈焰漩渦的光景。

  而這股數個手雷一起引發的巨大衝擊力,竟連這棵巨木都闖不過,被爆縮式手雷一捲,整棵巨木在空中旋轉、旋轉,然後朝著旁邊飛了出去,硬生生被扔出了陣中。

  霸圖的眾人避過了巨木的威脅,輪迴的眾人也解除了巨木的障礙。

  唯一一個倒楣鬼,則是站在後頭、正要追上來的一葉之秋。

 

  「操!」

  如果這是輪迴的主場,罵出聲孫翔肯定吃黃牌。

  不過,看到一棵熊熊燃燒的大樹朝自己飛過來,孫翔真的沒有像韓文清那麼淡定的氣度。

  甚至,這橫生的突變讓他反應終歸是慢了一步。

  轟的一聲,一葉之秋就這樣被燃火的巨木砸了個正著。

  別說輪迴的粉絲們看不下去,就連主播台上的葉修都表情抽搐了一下……一葉之秋終究是與他關聯緊密的角色,尤其一葉之秋可是掛著他年輕時候的臉,被這樣砸到,害得他都有點尷尬了。

  不過,那巨木飛來的速度快得太可怕,畢竟是被雲山亂拋投出去、又被百花繚亂的手雷送出來的,別說是現在一片靜默的職業選手席,連葉修都不敢保證他能反應得過來。

  還好孫翔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就被命中,他還有操作一葉之秋一個急忙的翻滾,雖然還是被巨樹命中,但基於這個前滾、而非站得直挺挺地被撞,讓他並沒有被巨木一路向後帶,而是被向後撞得攤平、然後輾倒在地,任由巨木繼續向後飛,不知又撞斷了幾顆大樹,才終於摔在後頭,還發出好大的聲音與一陣劇烈地震。

  話雖如此,一葉之秋的血量還是瞬間少掉了百分之六十,還被掛上了燃燒效果……

  最不受影響的,就是還在場中繼續痛毆一槍穿雲的大漠孤煙了。

  只這麼一個短暫的交手,一槍穿雲的血量又下去了百分之八。

  

  「周澤楷!!」

  沒有人想到,雲山亂帥氣十足的反擊,最後居然是自己的隊友吃下來。

  但是,這情況之危急,令輪迴已經沒有時間為一葉之秋操心了。

  所幸為了擋開這棵砸過來的大樹,張佳樂被迫繳出招式去掩護隊友,這使得百花一度中斷,給了笑歌自若與無浪一個空隙。

  然而這個空隙,就由張佳樂的隊友補上!

  總算能夠瞄準一槍穿雲,笑歌自若舉起十字架打算放一個瞬發的聖言治癒過去,無浪也抄起天鏈,準備甩一道帶有抓取效果的裂波斬過來,為一槍穿雲救駕。

  就在這時,兩發同時來到的子彈,不約而同命中了兩人,強行破壞了兩人準備出手的動作。

  這樣的判定並不會使技能進入冷卻,但卻成功延遲了兩人出招的時間。

  零下九度的雙槍!

  只這短短的拖延,已經足夠!

  百花繚亂身形一轉,百花再度炸開!

 


  「渾蛋!!」

  最後的希望,還是放在終於追上的一葉之秋身上。

  雖然模樣狼狽,但目標明確。怒不可遏的孫翔操作著一葉之秋,一記冷卻終於好了的豪龍破軍,對準大漠孤煙的背後衝了過來。

  這來勢洶洶的一擊,零下九度和百花繚亂都無法打斷,大漠孤煙卻是不避不閃,硬是用他堅毅的背挺住這麼一擊,身形紋絲不動,依然豪邁地用拳頭往一槍穿雲身上招呼,好像連被撞到了都沒感覺似的。

  大漠孤煙的身上,掛著鋼筋鐵骨。

  就算是豪龍破軍判定這麼強悍的技能,也衝不開拳皇的霸體狀態!

  當然,霸體只是免疫控場效果,傷害還是得悉數全吃;不過一葉之秋現在的目標是要救下一槍穿雲,即使他和一槍穿雲聯手對大漠孤煙全力發起攻擊,也不可能搶在一槍穿雲死去之前放倒大漠孤煙。

  一槍穿雲的身上,可是掛著兩個增加受傷的負面狀態;而大漠孤煙,還有石不轉在替他加血。

  於是,一葉之秋往大漠孤煙的旁邊一站,掄起戰矛,決定至少要把冷暗雷給衝開,打斷鎖喉。

  但讓孫翔意想不到的是,冷暗雷早就主動解除了鎖喉,已經轉頭看向了他。

  看準一葉之秋的來勢,一葉之秋還來不及轉攻他,冷暗雷的動作來得更快!

  街頭風暴!

  冷暗雷的雙手,霎時化成一團模糊的影子,和旁邊在出猛虎亂舞的大漠孤煙有些相似,但砸出來的不是虎虎生風的拳影,而是吞吐的爪光與滿天亂飛的東西。

  這招式,甚至被人說過「簡直就是在亂丟垃圾」。

  這樣形容,倒也不算過分,畢竟流氓本來就是個無所不用其極的角色。

  但就算是垃圾,你也不能小覷!

  沙子、板磚、毒針、汽油瓶……伴隨形形色色的攻擊技,冷暗雷果斷放棄與大漠孤煙集火一槍穿雲,轉頭祭出流氓的75級大招,朝一葉之秋迎了上去,為大漠孤煙爭取痛毆一槍穿雲的時間!

  這套猛虎亂舞其實快到收招階段了,一槍穿雲的血量也差不多只剩百分之三十了。

  正因如此,絕不能讓你壞了事!

  幾乎是賭上了一切,林敬言全神貫注,街頭風暴開始!

  一葉之秋也很冷靜,立刻舞著戰矛開始招架冷暗雷的攻擊,龍牙、天擊、連突什麼的通通放了出來,將亂七八糟的道具全數架開,還因此得到了幾個炫紋,迫不及待地便甩了出去,又將幾個道具在空中打爆,同時獲得炫紋的增溢效果。

  但,冷暗雷這套招式來得犀利無比,迫使孫翔也得全力防備,導致他沒有注意到,張佳樂一邊在放了百花,一邊居然有餘暇關照這邊的戰場。

  一顆再平凡不過的撞針式手雷,不知何時,已咕溜溜地滾到一葉之秋的腳邊。

  轟!

  就算是普通的手雷,爆開來還是會帶有擊退效果。

  沖天的氣浪掀翻了一葉之秋的身影。霸氣地殺入場中的一葉之秋,又給帥氣地送出了場。

  而大漠孤煙,終於打完了一整套猛虎亂舞,會帶有吹飛效果的最後一拳強制取消,免得給了周澤楷重振旗鼓的機會。

  一槍穿雲的血量,此時已只剩下百分之二十。

  但是,周澤楷沒有放棄。

  即便本該是救星的一葉之秋像個小丑一樣糊裡糊塗地被冷暗雷與百花繚亂的完美聯手給再度送出場外,但一葉之秋吸引了冷暗雷的注意力,已令周澤楷得以搶出一個空檔。

  在這絕境之中,一槍穿雲手中的已不再是手槍,而是端起了狙擊槍。

  零距離內扛起的大招,周澤楷毫無猶豫,瞄準站在眼前的大漠孤煙,扣下扳機。

  巴雷特狙擊!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雲霄,在場中久久不散。

  但是,大漠孤煙的血量,卻是紋絲不動。

 

  沒有命中?

  所有人都驚愕地看著場上。零距離的巴雷特狙擊,居然會打空?

  這當然不是槍王周澤楷會犯下的錯誤。

  只是他的槍口,此時卻是被固定著朝向地面。

  空手入白刃。

  大漠孤煙,竟在這個間不容髮的時刻,出招架住了一槍穿雲手中的狙擊槍,讓這發足以貫穿逆境的子彈,只在草地上留下一個冒著焦煙的窟窿。

  接著,天衣無縫的配合──就在大漠孤煙架開一槍穿雲的狙擊槍的瞬間,已經成功把一葉之秋送出場的冷暗雷轉頭,雙臂一擎,也是開了個鋼筋鐵骨。

  然後,他右拳一掄,將一槍穿雲按倒在地,又是一頓痛揍。

  霸王連拳!

  冷暗雷與大漠孤煙的完美搭配像是擊掌換手,剛才是冷暗雷抓著一槍穿雲給大漠孤煙揍,現在是大漠孤煙捉住一槍穿雲的槍,讓冷暗雷得以順勢把一槍穿雲撲倒,繼續飽以老拳,讓一槍穿雲吃個痛快!

  飽以老拳,這只是一句成語。

  放在韓文清與林敬言的身上,卻是最淋漓盡致的形容詞。

  這兩人的拳的確是老拳,是榮耀聯盟最老練、威力最強大的拳頭!

 

  被抓得直挺挺地吃完了大漠孤煙的拳頭,接下來,鼻青臉腫的一槍穿雲又被壓倒在地上,被冷暗雷揍了個滿地找牙。

  擅長槍體術的周澤楷可沒有退讓,人家都騎在你身上了,當然是盡情地把子彈通通打上去,子彈如逆射的流星雨,在冷暗雷的身上炸出團團血花。

  但冷暗雷的身上掛著鋼筋鐵骨,身後還有石不轉在加血,這樣的攻擊,根本不成大礙。

  一槍穿雲的血條急速下降,熟知霸王連拳的傷害的人,都知道這一招打完……不,大概只打完一半,一槍穿雲就必死無疑。

  輪迴豈能容忍!

  「衝上去啊!!」就連一向冷靜的江波濤也不冷靜了,大吼著就是想搶出一發波動劍,哪怕一發也好!魔劍士的劍意波動帶有的抓取效果是無法抹消的,只要能矇中一發把冷雷扯開,都能打破這個局面。

  但是,張佳樂與秦牧雲也是鐵了心,就是站在無浪與笑歌自若的面前,哪怕用肉身擋招,也絕不讓你們過去!

  剩下的希望,只有一個。

  雲山亂,畢竟也是個格鬥系職業,只見呂泊遠開了個鋼筋鐵骨下去後,雲山亂雙手一舉,正被張佳樂的百花式打法炸得烏煙瘴氣的空中,驀然出現了一陣氣流。

  「是捉雲手!」潘林大叫。

  「在這一賽季中,為了貫徹柔道本身帶有大量牽制技能的特性,呂泊遠這位選手有了很特別的戰術,就是換武流!」李藝博也嚷嚷:「利用在不同武器上打製不同技能,為隊伍提供必要的牽制,這一場是選擇了捉雲手!」

  「對擅於貼身短打、技能帶有強大抓取效果的柔道而言,武器的負重確實是最沒有影響的了。」最熟悉換武流的葉修冷靜解說。

  留意到雲山亂出手,儘管招式過不去,但江波濤還是強行操作了好歹是板甲職業的無浪,要為雲山亂擋住零下九度與百花繚亂的子彈。

  氣流匯聚成的無形之手,就這樣穿透百花的光影,朝著冷暗雷抓了過去──

 

  然後,這招捉雲手,擒獲了一道人影。

  一道突然閃到了冷暗雷面前的人影。

  「繼續。」韓文清沉聲,意志堅定的毫無爭辯餘地。

  「好!」林敬言的聲音裡,也有藏不住的興奮、激動、以及感動。

  就如剛才,張佳樂死命地掩護他與韓文清不被巨木攻擊;現在的韓文清,也是搏上全力,就是要讓他可以穩穩地擊殺一槍穿雲。

  張佳樂的百花,讓捉雲手變得太清晰了。

  於是,大漠孤煙橫身一蹬,直接用一記雲身躍上前,為冷暗雷擋住了捉雲手!

 

  「太帥啦!!」全場一陣歡呼與尖叫,這畫面簡直堪比電影場景!

  就著捉雲手的拉力,大漠孤煙掄起了拳頭,直接穿過百花的絢爛煙火,朝著雲山亂卯了過去,一記崩拳,硬生生就把對方給灌倒在地!

  雖然雲山亂的角色表情不會變化,但螢幕前的呂泊遠卻是被揍得都給懵逼,寫滿了「怎麼會是你啊我要抓的不是你啊靠靠靠靠靠!」

  不過韓文清可沒打算跟他廢話,只一拳掄倒了雲山亂,看了旁邊詫異的笑歌自若與無浪,然後就一個後跳,居然又竄回了百花光影裡。

  「靠!」這下連方明華都淡定不能了,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零下九度和百花繚亂還在朝他們傾洩火力,零下九度更是把速射、怒射都開了,拿出不下槍王的氣魄,亂槍越過絢爛百花,就是要把他們攔在這裡!

  懷著絕不讓他們越過火線的氣勢,總是冷靜的秦牧雲,現在以簡直可說是冷酷的模樣,槍火喧囂!

 

  最後時刻,輪迴的救星依然是鬥神。

  還在空中兀自飛行的一葉之秋,硬是操作了一個瞬間移動,登即落回了一槍穿雲身邊。

  卻邪一揚,一記圓舞棍強破霸體,把冷暗雷給串起來掛在空中。

  但是,已經遲了。

  現在的一葉之秋,儼然是一槍穿雲的剽悍姿勢,戰矛高高揚起,讓冷暗雷像是旗幟一樣在空中飄蕩。

  這樣的畫面,上一次是第十賽季、興欣與霸圖的決戰局裡,唐柔對宋奇英做的。

  而現在,同樣的場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

  冷暗雷掛在空中,和一葉之秋面對面看著。

  孫翔看著冷暗雷面無表情的臉,卻彷彿想像到了林敬言得意的笑。

  一葉之秋忿忿地將冷暗雷砸倒在地,但已於事無補。

  因為輪迴的隊伍欄裡,一槍穿雲的名字已經暗了下去。

 

  周澤楷,輪迴的王牌,第五賽季出身的黃金選手,被稱為槍王、擁有榮耀第一人之名、率領輪迴榮獲兩屆冠軍桂冠的英雄,卻是已經倒在了這四位老將的聯手圍毆下。

  而現在,孤身闖入敵陣的孫翔,本想來個霸氣的單騎救主,可惜功虧一簣,他想救的主將孤掌難鳴,已經悲慘戰死。

  至於他,豪龍破軍在冷卻,瞬間移動也交掉,冷暗雷在他面前,旁邊是全力攔住他的隊友的百花繚亂和零下九度。

 

  他的背後,則站著大漠孤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