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同人,純粹為了想讓張佳樂拿一次冠軍而寫的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腦補作品,對戰隊伍為霸圖vs輪迴。

   完全妄想向作品,以霸圖開無雙怒拿總冠軍為目的,含有林敬言復出的情節、以及雖盡量遵照原作但一定會有bug的戰況描寫,不喜者切莫向下閱讀。

  ※實質上為延續〈雙花回憶三十題〉的作品,請無法接受者務必迴避,以免造成您的不適。

  ※以上OK的話就開始看比賽吧!

  ※搭配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39058/
   本曲為銀魂゜的ED 3 「グロリアスデイズ」(Glorious Days)
   我個人比較喜歡私心把它翻譯成……「榮耀歲月」 :P

  ※2016/9/5加註:感謝讀者a86138671a提醒,修正流氓不屬暗夜系、並不能施放陷阱的BUG。
 



  〈全職高手: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

  第五章 讓你見識真正的狂

  孫翔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唐三打。

  麻針,耳光,肘擊!

  整套連技一氣呵成,行雲流水。

  右手由左至右甩出麻針的瞬間,接著動作從右至左甩出耳光;打翻了一葉之秋的臉,再順著由右至左甩手的姿勢,直接砸出肘擊!

  只有精通一個職業到極致的玩家,才能夠打出這麼流暢的連技!

  操作可以不用快,但是這種精準,卻是只有首屈一指的高手才打得出來的節奏!

 

  這肘擊迎面砸下來,孫翔的畫面就整個黑掉了。

  被肘擊打壞螢幕了?當然不是。

  是拋沙!第三段的唐三打!

  肘擊命中,順著手向右揚的姿勢拋出掌中的沙;再來,冷暗雷的拳頭收回,朝著一葉之秋的肚子又是一鑽!

  勾拳!

  和大漠孤煙不同,這可是冷暗雷的本質技能,加點更高,足以一擊就成功把一葉之秋打出浮空。

  但一葉之秋幾乎是腳尖才剛離地,馬上又在空中愕然定住。

  鎖喉!

  瞬間把浮空的一葉之秋逮住,只見冷暗雷的拳頭終於停下動作。

  而他的身體向後一弓、頭向後一仰──然後朝著一葉之秋的腦門狠狠撞了下去!

  頭槌!

  這一撞讓現場的氣氛沸騰到了極點,這種流氓幹架的氣魄,才是榮耀第一流氓的架勢!這種對面對幹、絕不相讓的鬥志,更是霸圖最喜歡的氣勢!

  這一刻,冷暗雷綻放的神采,就連台下觀賽的唐昊都看得冷汗直流。

  這真的是林敬言?真的是被他以下克上的那個林敬言?

 

  而現在,冷暗雷扯著揍的,可是享譽全聯盟的鬥神一葉之秋!

  這記頭槌撞得一葉之秋眼冒金星,但冷暗雷已經送出下一個技能,只見冷暗雷手猛地一鬆,然後身體如橡皮糖般一縮、一彈,整個人往一葉之秋身上撞了過去!

  強力膝襲!

  今天一直在飛的一葉之秋,又飛出去了。

  但,仍在強力膝襲的收招狀態、人還在空中的冷暗雷手卻沒停下,兀自又扔出了一個汽油瓶。

  就在一葉之秋摔落地面的同時,熾烈的火光直沖雲霄,將一葉之秋又炸上了天。

  再下來時,一葉之秋已是一具焦屍。

  一葉之秋的血量本就慘澹,光是那燃燒的巨木就砸掉了一葉之秋半條以上的血,剛才又吃過冷暗雷的街頭風暴、百花繚亂的手雷與大漠孤煙的霸皇拳。

  再給冷暗雷接了這麼一套完美的連技,一葉之秋的血量早就紅了。

  林敬言沒有耍帥裝逼,沒有瀟灑轉身去當個不看爆炸的真男人,雙手發燙、甚至還在顫抖的他,只是戒慎恐懼地看著一葉之秋落地後被炸飛,確認了一葉之秋血條清零,才大大地吐出一口濁氣。

  這是他這輩子,最緊張、卻也最爽快的時刻了。

 

  「還沒有結束,比賽沒有,你也沒有。」

  方銳,看到了嗎?你沒有,我也沒有!

 

 

  至於後面,將一葉之秋完全交給了冷暗雷收拾,大漠孤煙淡定回身,和爬起來的雲山亂打成了一團。

  柔道和拳法家的格鬥,那也是很有看頭的,但這局勢對輪迴實在是大大的不利,呂泊遠心慌意亂,已無法徹底專注在眼前的敵人上。

  而且大漠孤煙,並不孤單。

  他的背後還站著石不轉。多年來,唯一入選明星賽的牧師。

  最鋒利的矛與最堅固的盾。

  仗著有牧師,大漠孤煙沉穩地拆解雲山亂的招式,總算拖到了幾個技能的冷卻結束。

  於是,以一個窩心腳為起頭,韓文清的反擊開始了。

 


  另一邊,張佳樂和秦牧雲還在拼命攔阻江波濤與方明華,笑歌自若只是個牧師,最多就是躲在無浪的背後為他加血;但無浪也不過是一個魔劍士,面對兩個遠程職業的瘋狂集火,他被打得幾乎連一個波動劍都放不出來。

  所幸,輪迴的第六人終於到陣。

  杜明,吳霜鉤月!

  「我來了!」

  雖然不知道戰局如何,但光是看隊伍欄裡一槍穿雲已經喪命、一葉之秋的血量也岌岌可危,就知道輪迴現在的情況有多麼糟糕。

  於是吳霜鉤月快馬加鞭地趕路,總算在這個時候來到陣中,舞著滿天劍光殺進場中,朝著百花繚亂全力衝擊!

  「交給我!」

  而秦牧雲卻是豪氣干雲地一喊,霸圖獲得的絕大優勢,再加上冠軍殊榮就在眼前的興奮,讓一向冷靜的他也總算是冷靜不下來了。

  「好!」

  張佳樂也沒跟隊友客氣,或者也是對隊友的絕對信任。帶著和秦牧雲相互託付身後、分別捉對應付的想法,他槍口一轉,把百花往吳霜鉤月的方向綻放。

  就這樣,零下九度抄起雙槍,朝著無浪衝了過去;而百花繚亂則是站定了位置,正面迎接朝他疾衝過來的杜明!

 

  少了百花繚亂的火力,無浪總算是可以動了。

  說是可以動,無浪的狀態也不是毫髮無傷,雖然有笑歌自若一直在旁邊為他加血,但加血也是要耗藍的,補得手忙腳亂的他許多技能都進了冷卻,而無浪身上也還掛著幾個被百花繚亂的特殊子彈打中的負面效果,例如冰彈的緩速。

  但是,這樣就想輕易拿捏他了嗎?

  「別太猖狂!」江波濤爆吼,無浪甩出一劍!

  笑歌自若也揚起十字架,做好了全力為江波濤治療的準備。

  不過,笑歌自若的十字架才剛舉起,他的動作就瞬間停了下來。

  不遠處,打成一團的大漠孤煙與雲山亂旁邊,石不轉不知何時抽開了身,竟朝他施了一個催眠過來。

  正面命中,笑歌自若頓時陷入了「睡眠」狀態,只能眼睜睜看著秦牧雲的零下九度衝過來,與江波濤的無浪近身交鋒……

  等等,一個神槍手,和一個魔劍士近身交鋒?

  雖說魔劍士的確是劍士系裡的一個以遠程攻擊為主的異數,但也不至於被一個槍手職業這樣看扁吧?

  然而,敢這樣衝過來的秦牧雲,自然是有足夠的自信。

  零下九度雙槍一振,將神槍手最大的籌碼,一鼓作氣推上了賭桌。

 

  「槍體術!零下九度使出了槍體術!」這一場比賽的精采之處實在太多,潘林轉播得舌頭都快燒起來了。

  「這真是太誇張了,一個神槍手居然放棄遠程優勢,用槍體術與魔劍士近身!」李藝博看得目瞪口呆,但心裡還是很激動的。他畢竟是個霸圖人。

  「雙方都沒有絕對優勢,魔劍士的波動劍是遠程攻擊,而遠程攻擊仰賴的火力線,太近太遠都不好瞄準。」還是葉修最為專業:「不過,秦牧雲這個操作也確實夠大膽……」

  沒錯,秦牧雲此刻敢這麼做,就是仗著藝高人膽大。

  論對神槍的操作,也許他還是比不上周澤楷,至少周澤楷前面露的那一手速射、曲射加亂射還能全部往同一個方向打的招式,他就自忖這輩子絕對練不來。

  但是,槍體術,這種需要極度精妙的走位與選位能力的技術,他可是練得爐火純青──在這個領域裡,他甚至有自信凌駕在周澤楷之上。

  只見零下九度舉著雙槍,竟是倒著使出飛槍,從無浪甩出的疾光波動劍旁邊擦了過去,還堪堪是劍意波動絞殺的最邊緣。

  如果這是彈幕遊戲,零下九度現在肯定能拿到擦彈判定的額外分數。

  不過這不是彈幕遊戲,這是格鬥遊戲!

  閃過疾光波動劍的零下九度落地,來到距離無浪四個身位格的位置,然後迴身,開始往無浪身上開槍!

 

  江波濤瞪大眼睛,看著像隻潑猴一樣在他身邊靈活躍動的零下九度。

  沒錯,那模樣就像是隻猴子。

  偏偏他就是逮他不住!

  「三步!」同樣是陣中有神槍手的隊伍,霸圖的粉絲們當然對槍體術萬分熟悉。

  而秦牧雲最招牌的,並不是周澤楷那種足以近身擊殺於鋒的三步槍體術,而是能夠靈活變換、在瞬間掌握當下最致命選位的百變槍體術。

  現在,秦牧雲就是仗著這門手藝,大膽地與江波濤打近身戰,就是吃定魔劍士這個板甲職業,動作相對遲緩、招式出手也慢,通通比不上快狠準的神槍手!

  冰霜波動劍,沒中。

  烈焰波動劍,沒中。

  號稱「波動三疊浪」的三發波動劍都打完了,無浪卻連零下九度的風衣的邊都擦不到。

  江波濤急啊!決定也不在這瞎矇,無浪天鏈一撩,硬是搶出了一個圓旋波動劍!

  裂空的劍意以無浪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旋開,像道龍捲風般襲捲出去,意圖割裂範圍內的一切。

  然而,零下九度依然毫髮無傷。

  槍聲不絕於耳,零下九度竟硬是藉著神乎其技的槍體術,飛槍切入旋出的劍氣裡頭,整個人迅速貼近到無浪的身邊……

  然後繼續開槍!

  無浪的波動劍掀起了滿天的飛花,五顏六色紛飛的花瓣裡,偏偏缺了零下九度的血,唯獨氣急敗壞的無浪的生命不斷下降。

  滾燙的金色彈殼在空中飛舞,以不可思議的技術來到無浪身邊的零下九度,居然索性不退了,在幾乎是貼著無浪的距離裡,槍聲大作!

  比毒牙沼澤的毒蠅還煩啊!

  全方位攻擊的波動陣是唯一能命中零下九度的招式,但是這麼綿密的槍火,讓那些需要詠唱的波動陣根本就開不出來,焦頭爛額的無浪只得又甩了幾道波動劍出去,地裂波動劍、裂波斬、碎風波動劍接連出去,卻還是一招也沒能摸到零下九度的邊。

  零距離飛槍!

  這赫然是秦牧雲此刻展露的招式,零下九度真的就像是蒼蠅一樣在無浪身邊飛竄,靠著超近距離的飛槍,打出了簡直是劍客三段斬、或是刺客弧光閃的位移效果,讓每一槍都幾乎是把槍口貼在無浪身上開的,對準頭部的爆頭傷害和背擊的加成效果,讓無浪的血量急遽下降。

  這不僅是零距離飛槍與槍體術的結合,最可怕的是,這之中甚至用上了遮影步的學問,秦牧雲不停地利用飛槍調整距離,恰到好處的選位,讓無浪壓根兒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能白白挨打。

  不停挨槍的江波濤被噁心得都快吐了,旁邊被催眠的笑歌自若則是站在了最完美的觀眾席上,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隊友被秦牧雲匪夷所思的槍體術打得找不著北,看得螢幕前的方明華滿手都是冷汗。

  主播檯上的潘林跟李藝博也無語了,連葉修一時之間都不知該如何評論,只能確信,這種操作,連他都不見得打得出來。

  不過,這種操作,並不是他第一次見到。

  只是,他上一次見到,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他難得在毫無還手之力的情況下被老友打爆的一次。

  「媽蛋啊,這技巧打得我都快累垮了!這種壓箱寶等級的大招可不能天天開啊,沐橙拿個眼藥水給我……」

 

  這是神槍手的巔峰操作,絕對的極致。

  若是周澤楷卯足全力,或許也打得出來吧,可惜堂堂槍王的他,這一場幾乎無法發揮,中了一個麻針以後,連個五步槍體術都放不出來就被圍毆至死。

  因此,此刻秦牧雲的表現,牢牢抓住了所有神槍手玩家的心。

  誰會想到呢?被四個老將的陰影籠罩著的他,居然有這麼精采的絕活!

 

  魔劍士雖是板甲職業,但是蚊子再小那也是肉,防禦再高,也承受不了這麼連綿不斷的瘋狂射擊。

  兩人腳下的地板滿是劍痕,像塊被徹底蹂躪的豆腐,卻一道也傷不著鬼魅般纏著無浪的零下九度。

  眼見無浪的血量已經剩下百分之三十,江波濤的心都涼了,還真有自己的心也跟著降到零下九度的感覺。

  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啊!!

  鬱悶至極的江波濤咬牙,又是操作出了一個鬼劍士的鬼斬,這技能帶著吹飛效果,就算撓不死零下九度,至少能讓他拉開距離來喘口氣。

  可惜,秦牧雲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無浪這孤注一擲的鬼斬,依然是斬了個空。

  但是,槍聲總算是停止了。

  人呢?

  無浪迴了一圈,卻沒看見零下九度的人影,只看見了一片紛飛起來的花朵。

  然後聽見了飛快接近的窸窣聲。

  他低下視角,看見零下九度一個滑鏟,朝他的腳邊竄了過來。

  手裡,還扛著一把狙擊槍──

 


  轟!

  烏黑的槍口,轟出了終於冷卻完畢的大招。

  一個漂亮的滑鏟從無浪身邊擦過,零下九度站起身來,背對著失去首級的無浪。

  爆頭的雙倍傷害,一擊帶走了無浪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生命,只見無浪的腦門已成了一片血淋淋的空盪,而零下九度就站在他身後,任由自己親手炸出來的艷麗血花灑在自己身上,有如慶祝勝利的煙火。

  至此,勝負底定。

  親眼看著無浪被零下九度單方面虐殺到死的笑歌自若,縱然解除了催眠狀態,也失去了可以治療的對象。

  轉過頭,只見大漠孤煙一個通背拳灌出,雲山亂也血量清零,無助地向後仰倒。

 

  戰場上,只剩下最後一組還在激烈交火的人馬。

  方明華絕望地轉頭,看向那片瘋狂絢爛的百花。

 

  杜明很強。

  擁有「狂劍客」之名的他,在輪迴這樣的危險局勢裡,也是豁出了渾身解數,祭出了絲毫不負名號的招式。

  疾步衝向百花繚亂的他,還沒闖入百花式打法裡,吳霜鉤月的身影已經化成了六個,然後同時凌厲地連續出劍,從六個角度同時切向百花繚亂。

  劍影步!同時出三段斬!

  這等洗鍊的絕技並非他一人獨有,黃少天也使得出這樣的招式,但杜明這一個操作,可是讓人見到了他也有接近劍聖的實力啊!

  但是,在輪迴惡劣的情況裡,連輪迴的粉絲們都失去了為他鼓掌的動力。

  這些,杜明當然不知道,他連一葉之秋已經被冷暗雷放倒、無浪和雲山亂正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都不知道。

  挾著焦急自信的他大膽衝進張佳樂的百花陣中的代價,卻是把他自己硬生生陷入了困境之中,他從未見過黏性如此驚人的百花──那又如何?他能做的,就是使出渾身解數、殺出重圍而已。

  然而,劍影步三段斬,六道人影匯聚出的十八道霍霍劍光,卻劈了個空。

  張佳樂,那也是極擅長走位的高手,早在十年前他還沒加入職業聯盟時,他就已經非常擅長利用躲藏在混戰中的玩家背後開火;百花式打法漸趨成熟後,藏在自己打出來的光影效果裡,也是他易如反掌的事。

  杜明殺氣騰騰的一招,連團泡影都沒有刺中。

  而百花瞬間將他捲入,鮮血一直在從吳霜鉤月的身上噴出,在絢爛的百花裡飛灑。

  這個畫面,讓不少人想起了繁花血景;然而,有繁花血景的氛圍,卻是百花繚亂在用繁花開吳霜鉤月的血景。

  但杜明沒有放棄,心一橫,只見孤身闖進百花陣中的吳霜鉤月抄起銀武冰渣,冷藍劍光川流不息,招式一個接著一個使將出來,想盡辦法就是要逮出藏身百花間的百花繚亂。

  升龍斬、落鳳斬、仙人指路、劍落長空、逆風刺、銀光落刃、迎風一刀斬、流星式、回風式、落英式、衝撞刺擊……杜明不愧是狂劍客,他的劍沒有黃少天那刺客般的凜冽,也沒有劉小別那種大爆手速的義無反顧,但是,他灑脫無比的劍,確實貫徹了狂的放蕩不羈。

  ──卻還是徒勞無功。

  劍客的招式,在杜明洗鍊的操作下出了個全,卻壓根兒沾不到百花繚亂的邊,還不停地爆開的手雷或射來的子彈打斷,憋屈至極。

  驀然,在不停綻放的光影間,又是一大坨的手雷被甩了出來。

  張佳樂,竟是操作著百花繚亂,甩出了70級的大招亂雷。

  杜明咬牙,想用幻影無形劍強行破開百花。

  但是,沒用!

  百花更燦爛了……

 

  這不是大家所熟知的百花,就如第十賽季裡、霸圖與興欣的那一戰中,張佳樂面對葉修時所展示的那種百花,也和現在是截然不同的風貌。

  這種百花,杜明有印象,因為他曾經親身見識過。

  那是在第五賽季到第七賽季之間,孫哲平退役以後、獨自扛起百花大旗的張佳樂,所展現出來的那種百花。

  那種,彷彿連孫哲平的狂劍意志都背負起來的百花!

  杜明驚覺他引以為傲的狂傲劍法,居然被這號稱最浪漫打法的百花給壓制了?

  花,居然比劍還狂!

  百花哪裡夠,這根本已經是狂花了!

 

 

  杜明的狂,喚起了張佳樂的回憶。

  狂劍客?呵,後生小輩也敢稱狂,你們根本連狂的神髓的萬分之一都沾不到。

  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作真正的狂吧。

 

 

 

  ──因為我的搭檔,曾經是聯盟第一狂劍啊!!!

  狂花,炸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