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櫃姐當年送給我無名者,讓我終於打贏了炎之聖女。

   謹以此文,紀念所有在這個沒有光的世界裡的,愛過。
 



  《因為妳是我的玫瑰》
 

  緊抱橋墩
  我在千噚之下等你
  水來我在水中等你
  火來
  我在灰燼中等你

  ──節錄自洛夫《愛的辨證》.式一


  那是擊敗炎之聖女過後的某個下午。

  撂倒了炎之聖女,在星幽界的征途基本上就可以說是結束了,除了偶爾的活動和討伐突然出現的渦以外,就沒有更新的敵人要大家去打倒了。

  大小姐雖一直以來都庸碌於為所有的戰士們恢復記憶、製作專武、以及每個月定期到暗房去把新登場的戰士帶回家,但最近大概也漸漸困倦了,於是宅邸裡的大家跟著慵懶了起來,過著百無聊賴的日子。

  「不知道現世的地圖,究竟什麼時候會開啟喵。」

  土星貓窩在無名者的身邊,伸了一個懶腰。

  土星貓既然身為貓科動物,頭頂上自然與艾茵一樣長了對尖銳的貓耳朵,俏麗的長髮用金色髮帶紮成了兩束馬尾,一束緋紅、一束蒼藍,昭示著烈炎與寒冰;脖子上戴著一圈有些厚重的金項環,一對可愛的虎牙在唇齒間隱隱露出,雙瞳銳利如兩枚水晶,左右眼角各有一顆誘人的痣。

  她穿著一身青春洋溢的水手服,貧乏的胸脯幾乎撐不起半點弧度,百褶裙下的雙腿穿著黑色大腿襪,營造出完美的絕對領域;本人卻對自己若隱若現的裙底風光絲毫不在意,逕自用毫無形象的模樣賴在無名者的身邊。

  「……遙遙無期。」

  而她身邊的無名者僅是淡淡低語,任由土星貓抱住她的手臂磨蹭。

  無名者同樣留了一頭長髮,染著由淺紫入青黃的美麗漸層,太陽穴上長出一對驕傲的銀角,耳朵上則掛著燃有雪白火焰的大圓形耳環;她的身上僅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色背心和一條熱褲,任由自己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撐出惹人想入非非的傲人曲線。

  她的體質因日常的健身而十分結實,全身都流露出一股精實的美感,尤其熱褲下的一雙修長的腿飽滿著勻稱的活力;不過,她的身上卻遍佈著傷疤,令她的身體看起來簡直像座巍峨的雕像,彰顯著她堅強不屈的生命力。

  平靜地與土星貓坐在宅邸的屋簷邊,她用X字的眼眸,沉默地看向天空。

  「再這麼拖下去,大小姐都要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心了喵。」

  「……」

  無名者一向沉默寡言,但她也幾乎沒什麼脾氣,可以任由別人向她傾倒苦水,恰好是聒噪的土星貓最需要的聽眾。

  於是不知從什麼時候,土星貓就這麼賴上了無名者,久而久之就變成這樣出雙入對、形影不離──雖然大致上都是土星貓黏著無名者就是了。

  或許,對放肆灑脫的土星貓而言,無名者的冷靜沉穩,給她一種值得信任的安心感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大小姐對這個世界沒信心了,與咱們好像也沒有關係喵。」土星貓撓撓髮絲,把頭靠在無名者的肩膀上呢喃:「反正對大小姐來說,我們本來就只是她收集的怪物之一喵,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跟那些戰士一樣得到她的重視喵。」

  「……」對肩膀上的重量不置可否的無名者。

  見無名者沒什麼反應,土星貓於是變本加厲地沿著無名者的肩膀,開始將自己的身體向下滑,甚至用臉頰熨過無名者渾圓的胸部,然後開始在上頭恣意地磨蹭,一邊繼續感慨地碎碎念。

  「對吧喵,星幽界的怪物這麼多,妳看大小姐連戰士都可以抽到重複的了喵,何況是我們這些隨便抓都一大把的怪物勒喵。」

  土星貓把臉貼在無名者的胸部上,任由自己的臉頰因與無名者的乳房擁擠而變形,繼續說道:「打從一開始就注定沒人愛呢喵,本姑娘也是很悲哀哩,原本的主人被宰了,大小姐也不怎麼在乎了,楚楚可憐呢喵。」

  「……」

  無名者依然沉默。

  但她的手臂卻緩緩伸出,將土星貓攬進了她的懷裡,然後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還順了順她耳朵的毛,令土星貓渾身哆嗦,又乾脆順勢舒服地窩進了土星貓的懷裡。

  「幹什麼喵?」

  「……並不是沒人愛的。」無名者用緩慢但堅定的語氣,斬釘截鐵地說道:「我們……都不是獨一無二的,妳是,戰士們也是……都只是,可以無限複製的卡片而已。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才是獨一無二的,是因為……大小姐在我們身上花了心力與時間,所以……即使是擁有相同面貌的我們,我也……只會是我,而不會是我以外的『無名者』。」

  無名者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和賴在她懷裡仰起頭的土星貓對上視線,X字的眼眸,靜靜地注視著深邃貓眼中的倒影。

  「所以……妳也只會是妳,並不是……隨便抓都有的怪物,妳……就是這裡唯一的『土星貓』,是我身邊……唯一的土星貓。」

  「……哇,難得從妳口中聽到這麼肉麻的話喵,妳難得浪漫一下耶,表情也多一點變化嘛喵?」

  「……」無名者又不說話了,不過她還是有點氣惱的。她還以為自己難得露出了比較柔和的笑容的說。

  但,土星貓挖苦歸挖苦,對於總是沉默的無名者居然會說出這麼像告白似的話,還是讓她覺得心頭暖暖的,有種搔癢難耐的感覺──大概又是所謂悸動吧。

  於是,嘴上這麼說,土星貓卻愉快地用雙手抱住無名者厚實的背肌,把頭深深埋在無名者傲人的豪乳裡,說:「不過我很開心啦喵,謝謝妳噢喵。」

  「……」

  無名者本來還在斟酌是否該說些什麼,但看著土星貓瞇起雙眼、舒服地蹭著她的胸口、看起來簡直是打定主意要賴在這兒睡上一個午覺的樣子,無名者最終還是選擇了繼續沉默,只是安靜地任由土星貓抱著她,然後漸漸在她懷裡打起了酣。

  而她僅是用寬厚的手,靜靜撫著土星貓的頭髮、慢慢拍著土星貓的背,直到她在她的懷裡,終於沉沉睡去。

  她慢慢地用雙手,將土星貓徹底抱進她的懷裡。

 

  哪怕有一天,這個世界崩塌了、毀滅了、支離破碎了,所有的記憶都被黑暗吞噬了──她還是會選擇珍惜這個僅有的少女。

  因為她永遠也不會是隨便抓都有的重複的怪物,而是在這個廣闊的世界上、與她相遇了的那個人。

  只因為我們邂逅,所以妳就永遠都是無可取代的與眾不同。

  只因為我們有愛,所以妳獨一無二。

  因為妳就是我所馴養的貓,是我的世界裡,唯一的玫瑰。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e coeur 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得清楚
  Il faut comprendre, l'essentiel est 你必須了解,真正重要的東西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是眼睛是看不見的…

  Si les hommes oublient cette vérité 如果人們忘記這個事實
  Toi tu ne dois pas l'oublier 你千萬不要忘記
  C'est le temps perdu pour ta rose 你為你的玫瑰所付出的時間
  Qui fait ta rose si importante 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

 

 

  《紀一個無光的世界》

  打第一朵雪中紅在掌心盛開
  悠長的旅途自此揭幕

  無光的國度裡星辰幽微
  我們穿越更迭的年月
  燭火熒熒,暗房幢幢
  可銅牆鐵壁也無法阻我
  飛蛾撲火,迎你歸返
  不惜傾家蕩產;只求與你攜手
  直到世界的盡頭

  在蝙蝠的狂亂與狼嚎的歡送間我們啟程

  走過幽影祟祟的森林
  斬斷流離失所的夢魘

  走過月光悽悽的島嶼
  忘卻鮮紅欲滴的詛咒

  走過狂風獵獵的荒土
  拋卻空無一物的寶箱

  走過群魔蠢蠢的大陸
  迎戰虎視眈眈的天使

  捍衛絕頂的王倒下了
  鎮守墓碑的魔消逝了
  謳歌凱旋的門崩壞了
  目光妖異的貓安眠了
  迴廊盡頭,玉座之上
  流轉的狂焰間我們窺見世界的真實
  方知旅途之極,萬物之秘

  而這路波瀾,不過是
  為了尋回英靈遺失的悲傷
  五彩繽紛,相應所生
  紅光是你熾熱活過的生命
  黃光是你深埋塵封的記憶
  綠光是你無法回歸的時間
  藍光是你支離破碎的靈魂
  紫光是你注定迎接的死亡

  當煌華絢爛,鎖鏈消散
  夢幻的雪光將喚醒歲月的銘刻
  你曾青春,你曾花樣
  你曾勇悍,你曾嬌豔
  糾葛的情感與交鋒的羈絆
  如今,你我擁抱所有愛憎
  僅願伴你至現世的樂土
  再無悲傷,再無哀愁
  以在人偶的靈魂裡萌芽的心
  以比滅世的劫火更熾熱的愛,贈你
  到遠方

  離別的時刻終於到來
  相伴的光陰轉眼荏苒
  而我,無明之子啊,曾迷戀你;你曾迷戀的
  所有共度的年華
  都是此生無法割捨的
  呢喃的思念

  光不來,我在黑暗中等你

  你不來
  我在回憶裡等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