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CP:加州清光&女審神者

  ※遊戲結局捏造有,慎入。
 



  《櫻音》

  距離那場震古鑠今的決戰結束,至今已經一個月了。

  一個月前,走過漫長旅程的審神者,帶著一眾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收集齊全、並盡力訓練到淋漓盡致的刀劍男士們,終於踏入了決戰的場所,直搗敵人最後的巢穴,一鼓作氣迎擊了沆瀣一氣的時間溯行軍與檢非違使。

  這是一場無法被紀錄在歷史上的戰鬥,卻比任何一篇史詩都要來得更可歌可泣。

  在無情地睥睨眾生的月光下,刀劍男士們的血肉之軀噴濺出來的鮮血宛若櫻花,在翩翩的紛飛與散落裡謳歌著武士道的榮光、生命的燦爛與凋零。

  豁盡了渾身解數,經過整夜的惡戰,刀劍男士們終於擊敗了時間溯行軍的頭目,踩上了這段漫長旅途的終點。

  最大的幸運,是儘管戰得昏天暗地,但並沒有任何刀劍斷折。

  或許是明白這是一場沒有任何退路的戰鬥吧,哪怕重傷、刀劍男士們也毅然決然地奮勇上前,為身邊的夥伴擋刀也好、使出真劍必殺將對方擊敗也好,總之,就算帶著必須手入超過四十八個小時的重傷,所有的刀劍男士,都功成身退、平安回到了本丸。

  任務結束了。

  縱使背負著可能必須親眼見證自己曾效力的主人、再次在無能為力的自己眼前喪命的悲劇,刀劍男士們依然背負著沉重的回憶,堅定地走到了時間的終點,阻止了時間溯行軍的野心。

  接下來,審神者的工作便只剩下一個了。

  為散逸在歷史的洪流間、好不容易才收集齊全的刀劍們完成最後的維護工作,將這些刀劍們曾在歷史上綻放的光芒牢牢銘刻於心,為他們整理出一個得以安心歇息的場所。

  然後,她將──

 


  「……」

  走過木造的外緣迴廊,審神者不自覺地向外望了一眼,看向灰藍色的天空。

  似陰非陰的天氣,但看得見清澈的湛藍正逐漸將那些汙濁的陰濛慢慢淹沒掉,雲破日出的時刻即將到來,彷彿昭示著少女即將歸返到她所出身的、象徵日出之地的島國。

  回憶起曾在這裡與眾刀劍男士們度過的漫長歲月,就覺得有股依依不捨在胸中藕斷絲連。

  她望著廊外的池塘、草叢、以及孤單佇立於旁的櫻花樹,想起曾在這裡見證過的四季流轉,想起曾與大家欣賞過的春花秋月。

  想起這一路上,與大家一起撿拾過的、那些比吉光片羽更加珍貴的回憶碎片。

  這一個月裡,她已委婉地與本丸裡的大夥兒梳理過那些悠長的歲月,安撫也好、慰藉也好,正因為知道等在前頭的是絕對無法違抗的分離,一如這些刀劍男士們經歷過的、無可改變的命運。

  所以,只是為了不留下任何遺憾,才不得不學著好好地告別。

  決戰結束後,她可是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一個禮拜,費了很多心力、甚至需要本丸裡年紀最老的三日月宗近與鶴丸國永開導,才終於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和每個刀劍男士們,說出那絕對不會實現的謊言。

  「再見。」

  儘管她知道,儘管每個刀劍男士都知道,他們不會再見面了。

  但他們會永遠活在歷史裡,活在他們好不容易才維護住的時空裡,活在審神者的心裡。

  雙手捂著自己的胸口,審神者走過長廊,在陰濛的天空下慢慢回憶這段雋永的時光,在本丸外頭尋找著那個少年。

  那是這段旅程的起點,是審神者與所有刀劍男士們的故事的開端。

  正因如此,審神者將與他的別離留到了最後,並不是刻意想做一個圓滿的結局,僅僅是──就因為他是最初的、也是她最珍愛的刀劍男士,所以,她必須用最大的力氣,把最好的告別留給他。

  或許,他也隱隱察覺到了吧,所以明知今天就是告別之日,審神者見過了本丸裡所有的刀劍男士,獨獨缺了他的身影。

  「一定是又躲到那個地方去了吧。」

  和他屬於同一個主人,與他最為熟稔、連打扮都有幾分神似的少年,有些無奈地向她這麼說。

  也因為這份羈絆,他是除了那個少年以外,審神者倒數第二個道別的對象。

  「我去找他。」她說,凝望著他左眼角下的那顆痣,儘管有幾分擺脫不掉的苦澀,依然努力地擠出不知道是想讓對方放心、還是想讓自己放心的微笑:「那麼,要準備說再見了哦,安定。」

  「啊……是呢。」大和守安定也輕輕地笑了:「請務必與清光好好道別唷,審神者大人。」

  「那是一定的。」她努力不讓眼眶中的淚光閃動,隱忍著幾乎堵塞喉嚨的哽咽:「……這一路上,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安定。」

  「審神者大人也是──這一路上,辛苦您了。」

  看著向自己恭敬地鞠躬的大和守安定,審神者握緊雙拳、毅然地轉過身去,不願讓安定看見她終究還是溢出眼眶的淚水。

  櫻花在庭園裡紛飛,身後傳來的、大和守安定的氣息,似乎也跟著在櫻花雨中逐漸隱去。

 

  「果然還是安定了解你呢,加州清光。」

  最終,她的確在那裡找到了他。

  本丸的庭園裡,有個種著紫陽花的角落,那裡是每當清光失意落寞的時候,就會蜷縮起來的場所。

  因為,紫陽花是梅雨季的六月綻放的花──對清光來說,紫陽花所象徵的,正是他曾與前主人沖田總司相伴度過的、絕對不容剝奪與破壞的美好歲月吧。

  雖然在這個櫻花已然綻放的春天裡,還遠遠不到紫陽花盛放的季節,但加州清光依然避開了本丸裡的任何人,待在這裡,等候著一定會找到他的審神者,等候著……

  等待著艱難無比,卻不得不說出口的道別。

  抱著雙腿屈膝坐在花叢間的加州清光抬起頭,出乎意料地,他的臉上沒有半絲淚光。

  迎接審神者的,是渴望著愛的少年所能露出的,最燦爛、最幸福的笑容。

  「妳來得真慢呢,審神者。」

  「本丸裡那麼多把刀,一個一個說再見得花多少時間啊……雖然一期哥和短刀們是一次告別的,但也很費時間好不好。」

  她沒好氣地說。唯獨在相處最久的清光身邊,她才會是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就因為他們經歷過最長的時光,所以他們之間的感情、遠遠勝過任何一把後來才來到本丸的刀劍男士。

  「哈哈,辛苦妳了呢。」清光笑了笑,左手朝一旁拈起了某件事物,然後站了起來、與審神者面對面相望著。

  「那,接下來……就是我們道別的時候了呢。」

  「……是啊。」

  雖然以刀劍男士而言,僅有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清光實在不算高,但仍是讓審神者需要稍微仰頭才能對上視線的高度。

  她抬起頭,與他四目相接,目光中氤氳著水氣,反映著身邊飄落著的粉紅色。

  「最後……這件事,果然還是想要麻煩妳。」清光莞爾,細長的雙眸微微瞇起,將握在手裡的事物遞了出去。

  「嗯,我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審神者微笑,伸出手,從清光的手裡接過那樣東西。

  清光的手指上,並沒有塗著他慣常抹上的指甲油。

  而現在,那瓶鮮豔欲滴的嫣紅指甲油,就被放在審神者的手裡。

  她還記得,在最初來到本丸的那個月夜裡,這就是她與清光一起做的第一件事──努力地想要與清光拉近距離的她,與明明渴望著愛、卻又因為惶恐著別離而抗拒著親暱的清光,可是費了很多功夫,才肯坐到木桌前、讓審神者為他塗上指甲油。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動作就成了他們之間的美好約定,也是審神者向清光表達自己的愛的方法。

  是啊,她是愛著加州清光的,不同於對刀劍男士們不偏重任何人的珍惜,對於這個從最一開始就陪著她的少年,她是懷抱著有別於其他人的感情的。

  這一點,對加州清光也是同樣的。在審神者與其他刀劍男士交好的時候有幾分不悅,在審神者是被其他刀劍男士保護的時候有些兒吃醋,在審神者決定的出陣名單中居然沒有他的時候還會發脾氣、鬧彆扭。

  他是喜歡審神者大人的。

  縱使知道這是一份絕對不會有結果的愛慕,依然無法阻止這份感情在胸中滋生萌芽。

  她也明白,不屬同一個時空的他們終將分隔於兩個次元──即便這樣,還是無可挽回地,對這個渴望著愛的少年,給出了自己僅有的感情。

  而今,這段早就知道注定無疾而終的戀情,終於來到了尾聲。

  她竭盡所能地微笑著,將小刷子蘸滿指甲油,然後一手執起加州清光蒼白修長的手,小心翼翼地、用幾乎是能多慢就多慢的速度,將加州清光的指甲,抹上鮮紅的顏色。

  櫻花依然肆意地自他們身邊紛飛飄落。

  最後一次的櫻花紛飛,最後一次聽見你的聲音、感受你的溫度、看見你的笑容。

             我回來了
  從今以後,再也不會說「ただいま」。

                  歡迎回來
  從今以後,再也不會聽見大家說「お帰りなさい」了。

                       刀劍亂舞,開始了。
  從今以後,再也不會聽見清光用高昂的語氣說「刀剣乱舞、始まります」。


  從今以後。

  從今以後……

 


  小小的刷子,終究將鮮紅的色彩填滿加州清光的指甲。

  陰濛的天空終於被陽光破開,第一道光芒灑在他與她的臉上,同時映出兩人的眼角再也遏止不住的粼粼閃爍。

  「這次,塗得真漂亮呢。」清光看著自己的手指甲,言不由衷地說:「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妳第一次塗的時候,真的是笨得要死,抹得不均勻就算了,還把指甲油塗到我的手上,真是個笨蛋……那時候真的讓我覺得超不安的,像妳這樣的笨蛋,真的用得好像我這麼難上手的刀嗎?」

  「你才是笨蛋呢,一直嚷嚷著想要被疼愛、想要被打扮什麼的,我也很不安好不好,很擔心到底能不能跟你這種難搞的刀劍相處好啊……還好後來發現還蠻順利的,我可是鬆了一大口氣呢。」

  「什麼難搞,我這是給妳一個表現自己身為主人的威信的機會好不好?」

  「是是是,所以身為一個主人,我不是很努力地在練習怎麼愛惜你嗎?怎麼,不滿意嗎?」

  眼中閃動著淚光,審神者捏緊了拳頭,噘著嘴瞪向面前的清光。

  而清光看著她這副真有幾分淒美的模樣,頓了頓,然後無可奈何地笑了。

  「……很滿意啊,雖然還是差了沖田先生一點,但是……非常滿意。」

  其實早就已經超過沖田先生了,只是、果然有些東西,就算在這種時刻,還是無法輕易地放下呢。

  「謝謝妳一直以來愛著我,審神者大人。」清光微微笑著,眼淚終於流了下來:「妳願意愛我,我真的非常感激……非常、謝謝妳。」

  「……笨蛋。」

  她抿緊唇,任由眼淚無聲地滑落。

  笨蛋,你這樣說的話,究竟要我如何好好跟你說再見嘛……

  可是,如果這個時候不說的話,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了對吧……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也要謝謝你,一直以來讓我愛著你,一直以來也同樣愛著我。」

  哭得梨花帶雨的容顏,面對灑落的陽光與櫻花,還是奮力擠出了最後的微笑。

  「那……要準備,說再見了哦,加州清光。」

  「啊啊……是的,這一路上,辛苦您了,審神者大人。」

  「不要和安定說一模一樣的話啊……笨蛋……」

  「哈哈,誰叫我們都是效忠同一個主人的刀呢,很有默契吧……?」

  「笨蛋……」

  加州清光淺淺一笑,用塗上鮮艷指甲油的手,輕輕摸了摸審神者的頭。

  嫣紅的唇,緩緩張開。


    さよなら
  「……再見了,審神者大人。」

  「……再見……」


  渺渺餘音與兩人的身影,逐漸消逝在陽光之中。

  只剩下漫天紛飛的櫻花,彷彿會永遠地飄落下去……

想い寄せれば 桜ひらひら
こぼれ落ちる僕たちの涙
いついつまでも 交わした笑顔
君との約束 全ての時よ 輝き続け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