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絡夏的日常噗衍生出來的腦洞。

  《拿著抗菌噴霧的少女與掉到我家陽台的蝙蝠 ~隨著換季墜落的不僅葉子還有與洗衣機共舞的少年~》
 

  事情發生在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

  端午將屆,時序漸漸從天候變化多端的春日推移進驕陽高掛的烈夏,日照的時間越來越長、夜晚的時間越來越短,儘管近期尚屬陰雨連綿下得令人發霉的梅雨季期間,但已能從許多端倪感受到夏日逐漸靠近的步伐。

  雖有「未吃五月粽,破裘不敢放」的說法,但對特別不怕冷的少女而言,長袖的衣服確實已都可以收進衣櫃裡了──嚴格說來,往年的冬天少女甚至是壓根兒不穿長袖、即便寒流來也能只穿一件背心就下樓買宵夜的,由此可見地球的氣候變化有多嚴重,連年變冷的冬天讓本來不畏寒的少女也差點有了病倒的時候。

  慵懶地撓撓頭,少女抱著收衣服用的洗衣籃來到陽台上,準備把今天才剛晾乾、長短夾雜的衣服收下來,然後用新買的東西來作衣服換季收納前的清洗。

  少女低頭,看了眼擺在籃子裡的那罐東西。

  非常神奇的東西,但解說上寫得煞有介事,據說幾千年前的人類就用這東西作為天然抗生素,古希臘人用這東西作成的器皿盛裝食物、聖經時代的牧羊人將這東西放入井底來保護水源、甚至還有電冰箱發明前的美國西部拓荒者是在牛奶桶放進一枚這東西作成的錢幣來保鮮……云云的,說得讓人嘖嘖稱奇,真不愧是曾被讚嘆為「神之金屬」、象徵著神聖的物質。

  它的消毒、除臭、殺菌效果是不是真的這麼不可思議呢,立刻就來試一試吧。

  少女一邊思索著,一邊準備伸手將衣服收下來。

  然後、眼角的餘光,瞥見一道黑影自她的身邊擦過,落在她家陽台上,帶著一陣驟然拂來的風。

  如果掉下來的只是一隻蚊子,這風未免也太大了點。

  夏天到了,什麼亂七八糟的蟲子都冒出來了嗎……少女不耐煩地側過頭,卻發現掉下來的東西遠遠超出她的想像。

  ……不、也許依然能歸類在「蟲子」的範疇裡吧……

 

  「嗨、小姐,方便借我吸個血嗎?」

  掉在少女的陽台上的,是個蹲踞在她家陽台圍牆上、面色蒼白的少年。

  少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長得挺年輕、有一張估計才十六歲左右的娃娃臉,一頭亂七八糟的黑色短髮,蓬頭垢面的、看起來像是幾天沒洗澡了的樣子,皮膚卻蒼白得像是米粒一樣,連底下的青筋與血管都清晰可見,枯槁的面容、瘦削的身形,看起來像餓了好幾個月、嚴重營養不良的飢民。

  由於皮膚蒼白得像是抹了一層太白粉一樣,少年臉上的汙垢顯得格外突兀,而撐在圍牆上的那隻手幾乎已經是皮包骨,弱不禁風得像一個彈指就會斷掉,讓少女不禁懷疑他的手再這樣撐著,不必她推他一把、他自己等等就會因為骨質酥鬆導致右手骨折然後就自由落體了。還是沒綁安全帶的那種。

  ……不過,他恐怕有比安全帶更安全的東西。

  抱著洗衣籃的少女,不動聲色地看著白膚少年的身後,有一雙單薄的、由宛若骨架的筋脈與像是薄膜的肉瓣組成、像是蝙蝠的羽翼,正以少女的肉眼可以辨識的速度,緩慢地縮回、最終收成一襲黑色的披風。

  本就瘦削的少年再裹上這樣一層披風,讓他看起來更像一隻營養不良的蝙蝠了。

  少女瞇起眼精,盯著少年臉上有些勉強的笑容,以及嘴角隱約露出的、卻連獠牙都稱不上的犬齒。

  少年連嘴唇都是蒼白的,毫無血色得像是不僅缺乏鈣質,連鐵質都攝取不足。

  少女在心底暗自嘆了口氣。

  若是一般的女孩子,遇到陌生人這樣突然跳到自己的陽台上,恐怕早就放聲尖叫起來了吧;就算是勇敢一點、堅強一點、驃悍一點的女孩子,聽到他剛才的發言,大概也早就嚇到腳軟了,根本沒有能力去辨識出眼前這個毫不遮掩的吸血鬼,顯然已經貧弱到瀕死邊緣。

  若非如此,堂堂的血族也不必這麼委曲求全、彬彬有禮地落到別人的陽台上,然後央求別人給他吸血,直接挑個倒楣的受害者咬上去就好了……甚至更高貴一點的白種吸血鬼,只要打扮得帥氣些,光是走進夜店裡都會有傻呼呼的獵物主動倒貼。"Taiwanese girls are easy"這話雖然強烈政治不正確,但放在夜店的脈絡裡總是會有笨蛋前仆後繼地證明它。

  「……妳嚇傻了嗎?」少年開口,打斷少女的沉思。

  挑眉,少女皺起眉頭。這吸血鬼未免也餓得太過頭了,多久沒吸血了?

  「不,我只是在想,這是哪門子的搭訕方式。」少女搖搖頭,滿臉的淡漠:「要吸就來吧,你辦得到的話。」

  ……那赤裸裸的、連「輕蔑」都稱不上的態度,徹底惹惱了吸血鬼少年。

  開什麼玩笑,雖然自己的確是餓了很久、餓到一點施展夜影魔法的體力都快沒了,但也不至於被一個平凡的人類少女這樣輕視吧!

  這女人也太過分了,雖然直接上來自曝吸血鬼的身分的確已經很沒尊嚴,這話說來有點性別政治不正確──但被一個人類女性這樣輕視,不管作為吸血鬼還是作為男性都不能忍啊!

  「別看不起吸血鬼啊,女人!」

  鼓起僅有的力氣吼出自己所能接受的、對女性最直接了當的稱呼,少年雙手在牆上一撐,整個人(鬼)像是彈簧一樣地朝著少女撲衝過來!

 

 

  然後、少女無動於衷。

  面對撲衝過來的吸血鬼少年,少女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吸血鬼少年像隻跳蚤一樣攀附在她的右半身上,張開嘴巴、大口地咬住了她的後頸。

  那毫無反應的模樣,若是一般人的話、肯定會認為少女根本整個人嚇傻了。

  若是冷靜一點的人,則會立刻察覺到,少女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的模樣,根本不像是一個普通人被這樣撲衝上來的反應。

  那樣子,像是一座堅毅不拔的雕像,巍峨地屹立在那裡,應付著小鬼頭的騷擾──

  「咦?……哇啊啊啊啊!」

  正當少年發覺少女有異的時候,少女已經不慌不忙地把手探進籃子裡拿出東西,然後連頭也不轉地把它指向身後,精確地朝著趴在她肩上的吸血鬼少年的臉,毫無猶豫地噴了下去。

  驟然迎面噴出來的水霧灑在少年的臉上,竟讓少年有被火焰燒燙的感覺,痛得頓時失去力氣、從少女的身上摔落在地,摀著臉滿地打滾的同時,還不小心撞到了少女身後的洗衣機,只好又分出一隻手去按著頭,整個人像被灑了鹽的蛞蝓一樣在地上縮成一團。

  可憐的模樣,像個無法被家人抱在懷裡、只能孤單地蜷起身體的孩子。

  「嗚啊啊啊妳拿什麼噴我!好痛!我的臉、我的眼睛!」

  像是被火燒燙的疼痛,在少年的記憶裡,只有兩種東西曾經帶給他這種感受。

  一個是太陽,另一個是──

  「奈米銀抗菌噴霧。」

  少女一邊平靜地回答少年的問題,一邊單手抓住少年的頭,一把將少年從地上撈了起來。

  「還沒噴到衣服上就先噴到吸血鬼身上去了,世界真是奇妙啊。」

  少女喃喃自語的同時,已用拿著噴霧的那手打開洗衣機的蓋子,然後另一手撈起完全無力抵抗、只能作著徒勞掙扎的吸血鬼少年,把他毫不留情地扔進洗衣機裡。

  然後將洗衣機蓋子冷冷地蓋上,接著雙手撐著洗衣機,凝視著被她關進洗衣機裡的吸血鬼少年。

  「妳、妳到底是……」接連的疼痛與衝擊,讓吸血鬼少年被飢餓淹沒的恐懼本能終於醒了過來,他縮著身子在洗衣機裡瑟瑟發抖,惶恐不安地看著洗衣機前的少女。

  剛才攀住少女身子、咬住少女脖子的記憶,還烙印在他的身上……甚至殘留在他的嘴裡。

  就在他咬住少女的那個瞬間,根本不能用體毛特別長來形容、茂密得匪夷所思的毛髮突然遍佈少女的頸部和右半身的肌肉,讓少年別說是吸血了,他的牙齒根本連少女結實的肌肉都咬不穿,只吃了一嘴的毛。

  他慌亂地把嘴裡的鬃毛吐出來,透過洗衣機的蓋子、看向少女扶在洗衣機上的右手──

  「看得出來你的確餓昏頭了,體溫比吸血鬼平均的二十四點五度還更低,大概只剩下十八度吧,餓到連我的體溫比一般人類高了二十度都感知不出來。」

  少女嘆了口氣,毫不掩飾地在洗衣機蓋子前,展示了一下她肌肉異常隆起、佈滿了棕色毛髮的右手,以及手指前端、讓吸血鬼的犬齒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尖銳爪牙。

  「抱歉,你少了一個字,我不是普通的女人。」

  少女扭扭脖子,晃了晃左手的奈米銀抗菌噴霧。

  「初次見面,我們一族的宿敵──我是個狼人。」

  女狼人。少女低語,第一次向洗衣機裡的少年展現了笑容。
 



「不知道吸血鬼的體格撐不撐得住洗衣機的攪拌,夏天是吃西瓜的季節呢,我是要去拿砂糖來把你作成吸血鬼西瓜汁呢,還是加碧○萬用去漬霸直接把你的腦子洗得跟你的皮膚一樣白呢?」
「大姐饒命啊──」

那個季節即將更迭的夜晚,拿著抗菌噴霧到陽台上收衣服的抖S狼人少女,與掉到她家陽台上、被她關進洗衣機裡頭囚禁的吸血鬼少年相遇了。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