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是出自絡夏的靈感,伊奧瑪格的吸血鬼Paro。

  《Blood Crash》

  她是振著月光翩然而至的冷銀蝴蝶,姿態絕美如飄渺的幽靈,身形綺麗如恍惚的幻影,存在本身就是僅能瞻仰的鏡花水月,一旦觸及,她便連同整個世界一起塌縮,將他的宇宙徹底粉碎。

  而她就是他永遠的恆星,唯獨有她,他的存在才有依托的星象。

  她優雅地漫步到他的身邊,每個腳步都輕得如羽毛,然而每聲跫音聽在伊奧席夫的耳裡依然清脆如悠揚鋼琴,奏響一首蘊含邀約的協奏曲。

  她太過完美,完美得足以自成樂章,卻在五線譜間留下一許精準的空白,留給唯一懂得她的人為她填上。

  於是伊奧席夫和煦一笑,輕步上前挽住瑪格莉特的手,他的妻子的手。

  然後他們在月光下共舞,讓彼此的腳步聲、呼吸聲、心跳聲交織成世界上最美的交響樂。

  「親愛的。」一個旋轉間,瑪格莉特的呼喚。

  「怎麼了?」伊奧席夫順著舞步將瑪格莉特的腰摟住,凝望瑪格莉特的雙眸柔情似水。

  瑪格莉特凝視著伊奧席夫眸子裡的深情,嘴角卻抿起一絲譏誚的笑,令伊奧席夫的身子陡然一顫,心臟彷彿漏了半拍似地寒。

  妻子卻帶著那隱有幾分危險的笑,倏忽間反客為主地勾住伊奧席夫的脖子,兩人的身體頓時貼近,瑪格莉特罩著銀白外袍的乳熨上伊奧席夫筆挺黑色襯衫下的胸膛,帶著香氣的呼吸漫在伊奧席夫的頸上。

  「告訴你一個秘密。」談笑間瑪格莉特的唇已吻上伊奧席夫的頸:「我是個吸血鬼。」

  然後是驟然刺進肌膚裡的冰冷牙齒,與從自己體內溢流而出的溫暖血液。

  伊奧席夫卻沒有絲毫驚惶,僅是溫馴地抱住正大快朵頤著他的瑪格莉特,手指摩娑她的淺藍短髮,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生命逐漸流失。

  他很樂意如此成為她的滋養。

  「……無所謂。」他輕聲:「我把我的生命獻給妳。」

  正在暢飲他血液的瑪格莉特愕然一頓,勾住他脖子的手臂微微鬆開,似是不信伊奧席夫的真心;伊奧席夫卻不顧新婚的妻子正展露她邪惡的真面目與殘忍的計畫,反而堅決地緊緊抱住瑪格莉特。

  「別客氣。」伊奧席夫說。

  「……傻瓜。」瑪格莉特的眼眶一下子濕了:「你這樣……叫我怎麼捨得……」

  「我心甘情願。」

  「……伊奧席夫,那我再跟你說一個秘密。」

  她忍著哽咽,用還沾著伊奧席夫血液的嘴唇,在他的耳邊說道:「被吸血鬼咬過的人,倘若有吸血鬼的應許,就會被變成吸血鬼。」

  她用右手的指尖抹過方烙印在伊奧席夫頸上的傷口,在他頰上塗下一道鮮紅。

  「如果兩個吸血鬼要交換誓約,那麼,就互相吸彼此的血,交換彼此的血液,從今以後,他倆的生命便將生生不息,他永遠活在她的身體裡,她永遠活在他的生命裡,兩人將相依為命,在彼此的血液中獲得永生。」

  伊奧席夫聽著妻子溫和的解說,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迎接突如其來的變化,尤其嘴巴裡有什麼東西正在生長,如奮力掙破泥土的初芽。

  他明白那是妻子給他的恩賜。在夜色裡與月光共舞的血族專屬的特徵。

  他舔了舔嘴巴兩側新生長出來的犬齒,感受到血液裡洶湧的衝動與饑渴,卻沒有忘卻比本能更加誠摯而純粹的那份熾熱。

  「我甘願把我的生命獻給妳。」對眼前女性的愛與憐惜已超越了異族血脈的渴望,他平靜得宛如仍是人類之身,深情凝望著瑪格莉特,說:「如果妳願意應許,請容我,與妳永生不朽。」

  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相互依偎的吸血鬼將見證萬物的終結。

  「我願意。」

  她應聲,比交換結婚戒指那日的回答,更加莊嚴而隆重。

  他低頭,比交換結婚戒指那日的親吻,更加虔誠而神聖。

  讓月光染上艷麗的緋紅。

 

 

 

 

 

 

 

 

 

 

 

 

 

 

  他睜開眼時,庫勒尼西仍安睡在床邊的搖籃裡。

  天色未明,窗外的月光銀白如雪。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