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誕生有其意義》

  ──我是、為了什麼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呢。

  想必有許多人曾如此納悶過吧?至少,他、榎原徹也,曾經如此困惑過。

  平凡地生活在這個平凡的世界上,有著平凡的家庭、平凡的父母、平凡的自己,沒有能大放異彩的才華,也沒有渴望出人頭地的熱情,他只是平凡地度過每一天,平凡地唸書、平凡地成長、平凡地畢業、平凡地進入社會……

  懷抱著對於平凡的迷惑,榎原徹也靜靜地度過如河水般慢慢流逝著的日復一日,接受了自己的平凡之餘,雖然迷惑、卻也沒有厭惡,只是就這樣地活著。

  說是行屍走肉也不至於,但卻也沒有任何積極向上的動力,更遑論那種高談闊論夢想說到眼睛發亮的時刻,那些都是不屬於名為榎原徹也的青年的篇章。

  既困惑於現狀,卻也安穩於現狀。

  雖然沒能得到答案,但也就抱著這個問題,安然地繼續活下去。

  這就是榎原徹也、極其平凡的日常。

  直到那天,經過許多因緣際會後,榎原徹也才得知,在他以為如此平凡的日常之下,還存在著那極其不平凡的異常──

  名為背教者的病毒、持有超能力的人們、在社會的另一面活躍著的,那些超越人類的人類、一直在為了守護這樣的平凡,而犧牲了自己的平凡、與那些意圖摧毀這樣的日常的異常者們作戰著──

  那是多麼驚奇、卻又多麼偉大而值得尊敬的事。

  原來自己一直以來所以為的平凡,是繫於搖搖欲墜的線之上、隨時都有可能斷裂開來的虛妄表面。

  雖然驚艷於那些超出人類的存在所驅使的力量,同時又難以想像自己竟也成為他們的其中之一,一如人們即使欽佩保家衛國的軍人,卻多半不願意成為荷槍實彈、隨時都有可能為國捐軀的一員吧。

  因此,榎原徹也選擇了成為這些英雄們的後援,為了維繫這如履薄冰的平凡、為了以棉薄之力保護自己長年來視為理所當然,卻讓他得以安身立命的日常──加入了UGN。

  他並未將這樣的念頭化為自己的使命感,只是在珍惜著自己所擁有的日常的同時,多了一份在另一個角度的世界裡有著非凡意義的工作,窺探著社會的黑暗面。

  然後。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他看見了宛如眷顧著上百生靈的天使,所散發出來的溫柔光芒。

  光芒的主人,有一雙櫻花般的、緋色的眼眸──

 

 

  ──我是、為了什麼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呢。

  早在意識到這個問題以前,少女就已經被賜予了答案。

  「世界上的人類呢,大致被區分為兩種人,一種是在平凡的日常裡醉生夢死、蠶食著星球的價值、終將毫無意義地死去的廢物;另一種人呢,則是超越了這種平凡的原罪,背棄了這種迂腐的教義,為了守護星球的價值而誕生的存在。是的,例如妳、神宮司緋,降臨在人間的天使啊,妳的存在就是為了淨化那些醜惡,將神的溫柔賜給世上的眾生。」

  「來吧,天生就為了殲滅邪惡的女孩;去吧,將光賜予妳的永恆溫柔,化作審判墮落與罪惡的聖潔之槍,把那些邪徒的靈魂釘穿吧──」

  Hell Lighting──她是驀然於地獄降臨的天使,黑暗中一瞬的閃光,將撕裂頹靡的夜晚,把所有沒有任何價值的渣滓通通消滅殆盡。

  打從被神宮司家收養、被以「優秀的暗殺者」為目標開始培養起,少女就如此堅信著這個被給予的答案,篤定那正是自己背負著超越人類的非凡異質、來到世間的使命。

  經歷過FH的教育,自己的過去正逐漸被塵封在黑暗的記憶裡,就像最燦爛的光芒背後必然有最深沉的陰影,她漸漸忘卻自己曾擁有的天真回憶,無邪地成為一位出色的殺手。

  螢綠色的火光,是奈落河邊煢煢燃燒的鬼火,引領亡者通往地獄的黃泉彼岸。

  「弱肉強食,所以要成為頂端的那個。」

  長年來被灌輸的生存法則已成為銘刻在細胞裡的烙印,讓她對神宮司家絕對能用殘忍或虐待來形容的訓練無動於衷,哪怕再無情的手段也能咬著牙堅持過來,然後將那些痛苦鎔鑄在自己的光芒之中,射穿那些罪人的心臟。

  她是注定要眷顧百靈的天使,她是注定要鏟奸除惡的神光。

  第一次獨自殺人的時候、第一次完成任務的時候、第一次單槍匹馬地殺光一群人、第一次在社會背面的黑暗中的喋血而行的時候……

  第一次,神宮司家被UGN的特務襲擊的時候,即便最終的她被擊敗、屈服於UGN的特務手底下,她也沒有過絲毫的動搖。

  佔據了地利的她,透過伏擊與自身洗練的狙擊手段,不知究竟暗殺了多少闖入神宮司家的UGN部隊──這讓許多UGN的人都同意應當二話不說地處理掉這個危險份子。果然是意圖私藏變節者病毒真相的邪惡組織,想法真是理盲又濫情,毫無法律的概念。

  坐在審問室裡、受過專業教育訓練的緋,不屑又戲謔地這樣想著。

  絲毫不認為自己會死,所謂戰敗也不過是自己低估了惡者的伎倆。雖然並不想死,但死亡也無所謂,反正自己誕生到現在也一直都貫徹著光所賜予她的使命,自己從來都活得問心無愧,唯一的遺憾只是沒有把這個偽善的組織徹底搗毀而已。

  這裡是惡。潛伏在平凡的日常縫隙裡,隱藏起超越者的非凡力量、肆無忌憚為非作歹的組織,絕對是惡。

  儘管身陷囹圄、手腳都被銬上沉重的枷鎖、甚至被蒙上了眼罩,在任何光芒都看不見的黑暗之中,緋的意志也仍然堅決。

  這樣的囚禁生活,不知道過了多久。

  直到,有人揭下了那片黑暗,以和緩得讓人放鬆的語氣,述說著精明沉穩的話語,慢慢地破解了她的心防,最終攏絡了她、讓她居然選擇了加入這個邪惡的組織。

  這一定是墮落──倘若過去的自己遇見了她,一定會如此指責她吧。如果過去的夥伴遇見現在的她,一定會二話不說地想要將這個墮落的叛徒殺之而後快吧。

  但她已明白了自己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真正的意義。

  應該說,就算是墮落──只要能夠守護這個讓她明白了何謂「溫柔」的男人,即便要折斷自己的羽翼、捨棄什麼天使的身分、一路墮落到深淵的盡頭,她也無妨。

  因為,對在黑暗的世界裡肆行殺戮的天使而言,那個向黑暗中的她伸出手、擁抱了身上沾滿鮮血的她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天使。

  那一天,櫻花般的緋色眼眸中,倒映出的那個男人的身影──是少女永恆的寶藏。

 

 

  「請給我焦糖布丁、香芋蛋糕、草莓塔、馬卡龍、熔岩巧克力……啊,這個乳酪蛋糕請也給我一份──」

  「緋!」徹也無奈地笑了笑,但笑容裡洋溢著對戀人的寵溺:「吃太多甜食對身體不好,由於妳正值發育期,這樣攝取營養失衡會害妳的身體壞掉的。只能選三個。」

  「我才沒有這麼容易壞掉……嗚,好吧。」聽見身邊徹也的勸阻,緋有些不捨、但最後還是下了決定:「那……給我焦糖布丁、草莓塔……還有馬卡龍就好。」

  「好的,那這是小姐您要的蛋糕,請慢用!」

  端著盛了蛋糕的銀盤,徹也與緋來到餐廳座位坐下,徹也一邊細嚼慢嚥著自己的餐點,一邊欣賞著緋享用甜點的模樣。

  不曉得究竟是珍惜手中的甜點、還是珍惜著與戀人共度的下午茶時光,緋吃得很緩慢、很小心,幾乎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在品嘗,但吃得津津有味,正值花樣年華的臉蛋上滿是幸福的笑靨。

  看著緋那麼開心的模樣,徹也的胸口也感受到一陣宛如被溫熱的楓糖漿澆灌的甜蜜。

  這份甜蜜,喚起了隱藏在心中的小小悸動。

  「……緋。」他看著她捧著草莓塔的手、小巧白皙的纖細手指,柔聲說道。

  「怎麼了,徹也?」她轉過頭,流露好奇的櫻色眼眸迎上戀人的容顏。

  而他嚥了口口水,然後倒抽一口氣,這才說:「……我、有個東西想要送給妳。」

  「咦?」

  不等緋發問,徹也已經將手探進口袋裡,把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掏了出來──那是個綁著白色緞帶的天青色小禮盒。

  他將小禮盒遞到緋的面前,然後當著緋的面,將捧在掌心上的禮盒打開,取出裡頭的東西。

  ──那是一枚銀色的戒指。

  「這是一個有點特別的戒指……雖然看起來是銀色的,但其實戒指的材質是天使石,這是一種特別的石頭,呃……它的意義是保佑靈性,能讓精神獲得寧靜。」徹也盡力讓自己一絲不紊地向緋解釋自己的細心:「送給妳,當作……我會隨時陪在妳身邊吧。」

  他頓了頓,這才含情脈脈地補上最後一句,伴著足已卸下任何心防的溫柔微笑。

  「我愛妳,緋。」

 

  聽見徹也深情的告白,緋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然後,感動的淚水、就這樣落在手中的草莓塔上。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被允許落淚的。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明白何謂感動的。

  直到與你相遇。

  直到與你相遇──

 


  「……笨蛋……徹也是大笨蛋啦、沒頭沒腦地、突然、說、說這個幹嘛……說這種話……送這種東西……笨蛋……」

  連忙將手中的蛋糕放下,緋慌亂地揉著自己不停湧出淚水的眼睛,卻無法阻止自己的哽咽讓她的話語斷斷續續得幾乎無法說出口。

  徹也則溫和地笑著,伸手托起緋還沾著草莓蛋糕的手,小心翼翼地,將那只銀色的戒指,戴在緋的無名指上。

  這麼嬌小的手掌,卻背負著守護世界的力量,一定、很疲倦吧。

  當世人毫無知覺地度過每一天的時候,卻必須展開翅膀在天上飛翔、為了捍衛這樣的平凡而戰,一定很辛苦吧。

  對不起,只是個平凡人的我,無法與妳並肩作戰,甚至無法保證不會扯妳後腿。

  我能做到的,只是,成為降臨在人間的天使,能夠安心歇息的天堂。

  妳是眷顧百靈的光,但願我的胸膛、我的家,能成為妳躲風避雨的溫柔鄉。

 


  「別哭了,天使的眼淚可是很珍貴的。」徹也溫柔的手,溫暖地抹去緋臉上的淚珠。

  「笨蛋……你才是……」無法阻止淚水如斷線的珍珠般不停留下,緋只能羞澀地任憑徹也越過一張桌子的距離為他拭淚,哽咽著說出她最誠摯的內心話:「你才是……拯救了我的天使啊、徹也君……」

  「……小傻瓜。」

  徹也輕輕一笑,挽起緋的手,然後吻上她還沾著草莓氣息的唇。

  緋右手無名指上的冰冷銀戒,被兩人重疊的手掌,漸漸溫暖了。

 


  他不曾體會到日常與平凡的價值,直到遇見了眼前、名為神宮司緋的少女。

  為了讓她有得以歸返的平凡日常,他願意在非日常的世界裡努力、守護著遠方的她。

 

  她不曾理解過日常與平凡的意義,直到遇見了眼前、名為榎原徹也的男人。

  為了她與他共同擁有的平凡日常,她願意在非日常的世界裡努力、守護著遠方的她。

 

 


  如果我們的誕生,有其意義。

  ──那一定是、為了與彼此相遇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