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CP:銳空&剎雅

  ※慶祝2017年5月24日下午四點,大法官釋憲說明禁止同性婚姻違憲,要求立法機關在兩年內修正或制定法律,允許相同性別之二人成立永久結合關係。



  《為什麼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他蹲踞在高樓天台的柵欄上,居高臨下地俯瞰著底下歡騰成海洋的街道。

  他愛極了這個視角,這是屬於鳥類才能享有的風景,當他展翼高飛的時候,所有無翅的生物都注定要在地表上匍匐地仰望他在蒼穹上翩然起舞,把整個天空化作他的舞台。

  有些人喜歡從高處看著低處的人們,僅是因為他們耽溺於這種王者般的虛榮與鄙視般的優越感;但他不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他甚至不懂怎麼會有人有這樣的想法。哪個舞者會鄙視自己的觀眾的──那肯定會被垃圾給砸下台的不是嗎?那未免也太差勁了。

  「在想什麼,親愛的?」

  後頭傳來一個聲音,聽似冰冷的聲線帶著一絲親暱的溫柔,這令對方的聲音帶著幾分孤高的空靈之餘,又展露出並不那麼不近人情的暖意。

  「我在想,底下的人們在揮彩虹的旗幟耶,真漂亮!讓我也想操控魔法來改變一下我的羽毛的顏色,嘿,這肯定很美,我來試試──噢,但他們的彩紅少了一個顏色,為什麼呀?」

  「那是六色彩虹旗,也稱作LGBT驕傲旗與同志驕傲旗──那是屬於性少數群體的旗幟,為了方便辨識所以比自然界的彩虹少一色。」

  聲音的主人輕輕一躍,彷彿踏著風般輕盈地落在他身邊,用與他相同構造的三趾腳爪捉住柵欄的鐵杆。

  大方地袒胸露背、正在操縱魔力改變自身羽翼顏色的銳空別過頭,深情地看向來到身邊的戀人。和相形愚駑的他不同,剎雅很睿智,而且非常汲汲營營於獵取新知──她說這是為了復興梵斯塔雅必須的,知識就是力量,無論對世界的理解還是對於殺人技巧的精進。

  銳空不懂,他不懂許多明明順從本能就可以的事情為什麼要加上那麼多枷鎖,尤其人類更是這種自找麻煩的佼佼者一族,感謝這群傻瓜,讓因為認識了剎雅而偶爾會擔心自己不夠聰明的銳空對自己的智商完全安心了。

  他不懂,但他知道這世界很有趣,而他對世界的理解就是:剎雅就是他的全世界。

  「所以,底下的人類在幹麻?」他好奇地發問。這個叫皮爾托福的城市很神奇,除了花園、行道樹與自然造景以外的地方毫無叢林氣息可言,而前述的那些帶有自然味道的地方又讓銳空覺得虛假,可是這座城市卻充滿了各種新奇好玩的事物,讓銳空不禁大開眼界。

  當然,對他來說,最快樂的事情不是那些事物帶給他的快樂,而是與他一起享受這座城市的剎雅也很快樂──例如餐廳裡好吃的人類食物,路邊攤販賣的小吃,還有……巧克力。

  「今天,同志婚姻合法化了。」剎雅瀟灑地雙手扠腰,琥珀色的眼眸注視著街道上飄揚著的彩紅旗最底下的紫羅蘭色。與她羽翼的顏色幾乎如出一轍。這讓她感到了一些親切感。

  「同志婚姻?」那是可以吃的東西嗎?銳空不解地欣賞著剎雅平和中帶著幾分喜悅的側臉,尤其是她臉上的深紅戰妝。多麼美麗的容顏──無論看多少遍,銳空都會如此讚嘆地想。

  「就是指,同性別的人可以結婚了。」剎雅低頭,看著街道上一對對熱烈相擁的同志情侶,無論是男男還是女女,他們/她們的臉上都掛著甜蜜幸福的笑容。和任何一對異性戀情侶一模一樣。

  「同性別的人可以結婚……為什麼同性別的人不能結婚?通常結婚不是因為愛嗎?如果是愛的話,怎麼會被性別這種東西阻攔呢?我不明白。」

  「因為有些人類是笨蛋。」

  「噢,果然是擅長自找麻煩的種族!妳真是冰雪聰明,親愛的。」銳空笑得很開懷,一邊伸手托起剎雅斂在身邊的紫色羽翼,親吻戀人美麗的羽毛。

  「你的羽毛真美,親愛的。」剎雅莞爾,手指同樣輕撫銳空化作六色彩紅的羽翼斗篷。

  「那是當然的,身為一位驕傲的戰鬥舞者,當然要集力量與美麗於一身──不然怎麼幫助得到妳呢,親愛的!」聽到剎雅的讚美,銳空頓時興奮地振開雙臂,若是底下有人抬起頭,恐怕會懷疑是哪個激動的男子裸著上半身在天臺上高舉彩虹旗吧。

  不過頓了頓,忍住想立刻跳到空中飛舞幾圈的衝動,銳空搔了搔自己結實的腹肌,又問:「不過親愛的,說到婚姻──我之前聽說人類有一句話,叫『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是什麼意思啊?」

  「因為婚姻,通常就是要長相廝守到最後的對象。」剎雅娓娓說道:「換言之就是會陪伴彼此到死的人。所以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人要選擇『我願意與他死在一起』的對象。」

  「噢,也就是說,為自己尋找葬身之處的意思?」銳空眼睛一亮,像是醍醐灌頂的模樣:「──就和我們一樣囉?」

  「是的。」剎雅這次看向銳空的笑容,帶著幾絲曖昧的嫵媚:「就和我們一樣。」

  「那人類並不笨嘛!他們還是明白愛情的,嘿,就像我們一樣。」銳空笑著揉揉鼻子,不知道在得意個什麼勁,然後猝不及防地問:「那,妳今天要嫁給我嗎,親愛的?」

  「你知道答案的,親愛的。」

  對自家戀人跳躍性的思維已經習以為常,剎雅笑著,單手一抖,揚起羽翼微微掩住兩人的身形;然後踮起腳,托起銳空的臉,投入地吻了上去。

  很快反應過來的銳空也振開翅膀,將剎雅整個抱入懷中,熱烈地覆上剎雅的唇。

  相擁的身形間,只剩下那面六色的彩虹旗,在湛藍的天空下飛揚,為底下沉陷在彩虹色海洋裡的人們獻上祝福。

 


  為什麼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當然是因為,我想死在你的身邊啊,我親愛的戀人。

 

, , , ,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