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是神的TRPG》


  「上帝不擲骰子。」
  「愛因斯坦,別去指揮上帝應該怎麼做。」


  DayDream公司所發行的《WeaveCraft》全息網遊TRPG平台,在三個月前正式發售了。

  隨著全息網遊問世,整個地球的遊戲界都產生了天翻地覆的大革命,畢竟如果遊戲的目的是為了創造一個虛擬的世界、並讓玩家們透過各種平台與主機去體驗、享受這個世界的一切,那麼,能有什麼比得上全息網遊、更能「還原」一個「被建構的異世界」?

  原本是為了軍用而開發出來的腦袋全息投影技術普及以後,昔日的工程師地位也受到了嚴峻的挑戰,因為要進行腦部內的全息感受,靠的不再是通俗的程式碼與演算法,而是全新的科技:「電子脈衝程式碼」。

  全息投影的技術,是藉由全息投影頭盔對人腦放出射線、傳遞脈衝與電子訊號,讓人類透過腦部的刺激與下達給全身的指令、得到全息的體驗與感受;因此,必須兼具腦科學與資工技術的脈衝電磁資訊工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新的學術業界,也是無數工程師趨之若鶩地追求轉型的全新技術。

  而在全息網遊的潮流襲捲全球、任何家用主機與電腦遊戲通通過時的同時,還有某個遊戲群體──TRPG的玩家,並不甘於就此將TRPG無可取代的特色拱手讓人,徹底淹沒在這場能夠親身體驗「穿越」的洪水之中。

  於是,DayDream公司看透了這一點,建構了這個專屬於TRPG玩家的全息網遊平台。

  《WeaveCraft》是個什麼樣的平台呢?它依據全球流行的各種TRPG,在全息網遊的平台上建設了不同的伺服器,不同的伺服器營運著不同的TRPG規則,每台主機都分別意味著一個異世界──而《WeaveCraft》就是一個傳送站,只要連上《WeaveCraft》,就能依照自己當天的興趣、或者已經約定好的跑團時間,進入你當天要跑的規則書世界,到你的跑團房間去,據說就像很久以前的GGC那樣。

  為了網羅所有的TRPG玩家,也可以說是所有TRPG的公司聯手向全息網遊的時代做出的反撲,DayDream一鼓作氣和所有的TRPG公司合作獲取版權,創造了各式各樣的TRPG世界──包括D&D、COC、WOD、DX3、Nechronica、SW……等等,和市面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各種全息網遊相互抗衡。

  「最淋漓盡致的LARP!」──打出這樣的標語,哪怕是與WOW、RO、天堂、瑪奇這些老牌網遊的全息網遊化競爭,《WeaveCraft》依然憑藉著TRPG獨特的高自由度、與形形色色的世界觀,在全息網遊界裡成為一方之霸,在吸收新血的同時,依然牢牢地鞏固著TRPG的玩家們,讓他們在全息網遊盛行的時代裡,也能透過全新的技術享受TRPG的魅力。

  只是,DayDream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它並沒有將TRPG完美地還原。

  DayDream最初僅是預期要將TRPG的世界悉數網遊化,將TRPG轉換成更接近普羅大眾的網遊世界,因此,DayDream沒有放入一個對TRPG而言至關重要、任何一款TRPG的世界都不可能缺少的要素──骰子。

  儘管完美建構出的世界帶給玩家極度新鮮的感官體驗,但缺少了骰子的TRPG,就像少了調味包的泡麵一樣失卻了靈魂。

  因此,DayDream緊急在一週內追加了更新,玩家不必另外購買新的資料片(晶片),便在遊戲內追加了最重要的骰子機制,讓玩家在全息感受TRPG的世界的同時,依然能藉由骰子品嘗TRPG最初的感動。

  骰子的隨機性,正是TRPG至為中樞的醍醐味,那種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手中、然後拋擲出去的感覺──這就是TRPG,無懈可擊的特色。

  我想,任何一位TRPG的玩家,不管玩的是哪一款,都一定會同意這一點吧?

 

  「……很抱歉,你的San Check失敗,你的角色現在陷入瘋狂狀態,請擲1D10決定你的角色陷入了什麼樣的症狀。」

  「靠!」

  我們現在正站在三隻深潛者面前……精確來說,是我們誤闖到了三隻深潛者的面前。

  我們今晚所跑的團,是一個COC的劇場,由這次替我們帶團的社團學姐自己所寫的劇本,學姐是個熱愛恐怖作品的人,因此非常注重COC的懸疑、解謎和窺探瘋狂的風格,她是一個不帶踢門團的KP──因此,面對這三隻深潛者,我們只有「逃走」這個選項。

  老實說,全息網遊雖然帶給了人們全新的感官體驗,但這或許是最不適合拿來跑COC的系統了──這並不是學姐作為KP的功力不到家,而是DayDream官方直接在發售遊戲時就標註了全息系統無法完美還原COC內的某些虛構生物,因為全息技術的電子脈衝在人腦內構築出來的訊息也會受到人腦本身的想像力影響。

  根據某些不知如何流出來的八卦,官方在進行測試時嘗試投影了舊日支配者的形象,然後……導致測試員真的發瘋了,至今還躺在加護病房裡,口中喃喃唸著只有熟知COC的人才聽得明白、但讓人為之毛骨悚然的瘋狂話語。

  因此,隨著全息網遊化,COC的踢門團幾乎完全消失了──就像我站在這三隻深潛者面前,哪怕我明明一清二楚他們只是電子訊號在我腦袋裡製造出來的刺激,我還是感受到了貫穿全身的戰慄感。

  我們不是屬於同一個位面上的生物,一旦看見那些並不屬於這個星球上的存在,哪怕只是瞥上那麼一眼,也足以讓你這輩子再也睡不了好覺。

  這就是COC的魅力,同時也是COC的魔力……未知的恐懼呼喚著追求刺激的人們前仆後繼的奔向魔幻的異界,又在終於得以一窺那些異形的真面目時,才懊悔自己真的不該來這一趟的。

  然後脫下頭盔、回到現實世界後,又開始回味在那異世界裡的探索、以及被極致的恐懼恣意玩弄的快感。

  就像明明就不擅長吃辣,每回被辣得痛哭流涕、喊著「我下次絕對不吃了」,不出兩個禮拜又犯賤地再次站在麻辣火鍋店的前面……就是這樣的,瘋狂。

  「學姐,高抬貴手啊!我要是在這裡瘋狂,我的角色根本撕卡撕定了啊!」那個角色被KP學姐宣判陷入瘋狂狀態的學弟正在苦苦哀求。

  當然,這種苦苦哀求只是我們腦海裡的交流,他的角色受限於全息網遊內的精神狀態設定的約束,正動彈不得地站在原地,被極度的恐懼支配的身體,就連發抖的本能都忘記了,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來自深海的異族生物發愣。

  「請遵守TRPG的規則。」站在我身後的學姐,Keeper,是現場唯一能夠活動的角色:「請擲骰作檢定呦。」

  熱愛恐怖作品的學姐,給人的感覺是那種可以面不改色地殺人的類型,她笑得和藹婉約,卻比前面那三隻深潛者更冰冷無情。

  ……不過,正因如此,她是一個絕對優秀的KP、絕對出色的GM,她不會完全不通情理,但在應該遵守規則時,她有著絕對不會讓步的鐵石心腸,讓她帶的任何一團TRPG,永遠都不會因為極高的自由度而淪為玩家隨便的緣故。

  「……唉,還好這團不是生存房……」學弟一邊悲慟地說,一邊拿起了骰子──於是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看見一個無形的、僅有輪廓的綠色形體,站在學弟的角色旁邊,就著同樣由無形的綠光勾勒成的桌子,拿起了上頭的十面骰。

  生存房是指《WeaveCraft》的房主在開房的時候,可以分成了一般房與生存房,一般房就是指角色無須賭上性命,所有的團都是單次劇本,即使這次喪命、依然可以拿來跑別的團;但生存房就是「僅此一命」,不僅不能拿來跑複數的團,且只要在這次劇本、這次的房中喪命,就是直接死亡(撕卡),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就跟暗黑破壞神二的專家級一樣。

  為了追求遊戲體驗上的完美,學姐在開房的時候,通常都是開生存房的。要不是這次的團是為了帶新入社的學弟妹體驗全息TRPG的世界,學姐才不會這麼仁慈呢。

  也還好,這學弟挺上道的,沒有在那邊死皮賴臉地拒絕擲骰──不,換個角度想,在這三隻深潛者的面前還能保持冷靜,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全息TRPG裡出現的怪物,其帶給玩家的震撼與精神壓力,有時源自於房主(GM/DM/KP)的想像力與精神力,而學姐作為一個圖文雙修的繪師兼寫手,她帶的COC給人的壓迫感特別龐大,像我旁邊的學妹看起來就不僅是角色呆住,連她本人都僵住了……

  希望她不會脫下頭盔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尿失禁了,學姐的威名在全息TRPG的COC圈子裡可是很有名的。

  「……我擲骰了喔。」

  「嗯。」學姐微笑,似乎很滿意這次的帶團狀況,我不禁微微發抖。跟學姐認識這麼久、跟過她跑了那麼多的團,她這副人畜無害、卻比死神還可怕的模樣,總是令我覺得她骨子裡根本就是個惡魔,會把害怕恐怖遊戲或電影的人綁在椅子上、然後要求對方當著她的面破完或看完的惡魔……

  ……我才不會承認那是我的經歷呢,即使學姐說這是「為了成為我的COC跑團助理必須的調教」……

  吐了口氣(當然處於驚惶狀態下的角色並不會呈現我的行為),我看著學弟拿起骰子,擲在一片綠光構築出來的桌面上。

  學姐則優雅地走到學弟身邊看了一眼,然後無情地宣佈:「3,歇斯底里──你的角色現在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他發出難以想像是由人類發出來的高分貝的尖叫,並吼叫著旁人完全無法理解、顛三倒四的話語。要扮演嗎?還是讓系統自動演出?」

  「自、自動演出就好……這怎麼扮演啊……」

  學姐微微垂下了眉毛,只有與她最熟悉的我清楚這是她失望的表現。若是我們社團學長姐的全息TRPG團,所有的人都扮演得非常投入、也都很熱衷於TRPG的初衷──角色扮演,絕對不會有把這麼有趣的事丟給系統自動演出的情況發生。

  不過,學姐依然保持著KP的風度,隨著一個清脆的彈指,學弟的角色就這麼當著我們的面開始抱著頭崩潰、尖叫、頹軟著身子跪在地上不停抽搐,甚至有些口吐白沫……老實講,經驗豐富的學姐帶團的情況下,她的系統自動演出時常比老玩家的賣力演出還可怕……

  「好,由於PC2的瘋狂狀態,導致現場所有的玩家受到第二波精神衝擊,請所有玩家再作一次San Check。」

  「啊──!?」

  「學姐妳太殘忍了吧!」

  「放我回家──我不要玩了──好可怕──媽媽──」

  「學姐……妳根本就是邪神的化身吧……」

  面對周圍學弟妹們的崩潰,不同於無奈苦笑的我,學姐反而又恢復了剛才那個溫柔婉約的笑容……我覺得最後那個學弟說得還蠻中肯的,我也時常覺得學姐根本就是披著人類表皮的奈亞子吧……

  而學姐只是逕自將雙手插在口袋裡,淡淡地說出她的座右銘。

  「骰子就是正義──請、擲、骰。」

 

 

 

  「真麻煩,你們人類真擅長幹一些多此一舉的事啊。」

  然而,就在這時,超出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不可思議發生了。

  這次跑團的劇本舞台,是沉入海底的海下主題公園──這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這裡可是正在進行跑團的房間,在GM不開放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玩家角色闖入正在跑團的舞台中,哪怕是觀眾、也只會存在於這個世界之外,以第三者的角度觀測這個世界。

  而且,這個角色的出場方式,也絕對不是COC的人類該有的手段──他是從上頭跳下來的。

  由於劇情的演出,我們現在正處在海底之中,由於不可知的原因而獲得了在海水中呼吸的能力,代價是身體逐漸被轉變成深潛者;而在好不容易找到了逃生電梯時,卻被這三隻突然出現的深潛者擋住了去路。

  因為擔任學姐的跑團助理的緣故,儘管我也屬於PC的一員、負責在遊戲中於必要時帶學弟妹們推動遊戲據情,但我已經看過劇本,我很清楚這裡根本沒有這樣的發展……況且,任何一團COC,都不應該有這樣的發展。

  那是什麼人?

  隨著那句傲氣十足的台詞,我們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看著那道瀟灑的人影自海面上無視任何水壓與水流的阻力,奇異地落下──然後,朝著底下的兩隻深潛者,分別舉起了左手與右手。

  在我來得及看清那個人的面貌前,那人的左手已經綻放出猛烈的光芒,然後左手一揚,一顆巨大的火球居然便如隕石般從天而降,帶著大量急遽沸騰的水蒸氣,像在海洋中撕出一道裂口,狠狠地轟向在其中一隻深潛者身上。

  在火球那太陽般爆裂的光彩令我們炫目之餘,那人的右手不惶多讓地閃耀起澎湃的電光,在左手揚起、喚出那顆巨大火球的同時,他的右手向後舉起,像是要投擲什麼事物一樣,手臂上的電光竟在他的指掌間匯聚成一把巨大的雷槍──接著,隨著他的右手一揮,雷槍與火球,分別砸向了左右兩隻深潛者。

  猶如擲出神之槍的奧丁。

  完全違反規則地砸落的雷槍與火球,在我們的面前掀起了劇烈的爆炸,但不可思議的是,由於爆炸就在我們面前發生,在深海中沒有爆風、我們卻也同樣感受到了強大的水流拍打在我們身上的衝擊,雖然全息的還原度只有30%,還是幾乎要將我們的角色悉數沖倒。

  另一個奇異的點則是,明明是在深海之中,那道雷槍卻沒有直接將我們所有人通通電死,火球爆開而掀過來的衝擊波,也沒有將我們全部衝倒。

  我們所有人,依然錯愕地佇立在原地,看著遭受雷槍與火球打擊的兩隻深潛者,就這樣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顯然是已經被擊殺……完全違背學姐這團COC的房規地被擊殺了。

  那道奇異人影卻還沒罷休,只見他在空中分別使出兩個顯然不屬於COC規則的招式後,又用右手向後一抽,拔出了一柄長劍。

  ──攪著黃昏橙與晚霞紫的汙濁劍光一閃。

  那道人影站起了身,將手裡的長劍收回身後,背對著被他劈成兩半的、噴出一堆模糊的血肉──學姐讓我佩服的點,就是她連怪物的內臟都刻劃得異常精緻──回過身來,面對著呆愣在原地的我們。

  我們的角色也好,我們的本體也好,恐怕就連正在觀戰的社團學長姐們也好,無一倖免,通通都為眼前不合理的發展,暫時失去了反應的能力。

  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匪夷所思地冒出來的怪人,風度翩翩地走到我們的面前。

  然後紳士地向我們鞠了個躬。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在拉萊耶的宅邸中,長眠的克蘇魯候汝入夢……是這樣說的吧?」

  至此,我才終於有閒暇看清他的面貌。

  這個違反規則存在的怪人,擁有一頭奇異的銀色長髮,在理當只有海流的深海之中,卻像是迎風般在海水裡飄揚著;除此之外,他身穿一襲在邊緣有金色條紋、顯然很高貴的黑色衣裳,上頭卻同時用銀色繡著無法解讀的圖騰與符文,正隱隱發著藍色光輝。

  除了宛如帶有魔法力量的衣裳,這個青年模樣的怪人,身上還有更多怪異之處。

  首先,他的衣裳沒有左肩的部分,他的左手臂完全裸露出來,展現出他結實的手臂上銘刻著的環狀刺青,總共呈現九個形狀各異的環,像一張複雜的網般在他蒼白的皮膚上驕傲地斑斕錯結著,發出九種顏色交織的幽光。

  奇怪的是,他左手的皮膚蒼白到可稱慘白,而且上頭還長著褐色的斑點,顯然是屍斑,不僅皮膚乾癟、血管與青筋看起來完全失去血色,手臂上甚至還裂著一個窟窿,上頭爬梭著疑似蛆的昆蟲……

  他的右手,卻是由銀色的金屬所構成,從手臂到手掌通通都是機械,就連手指的每個指節都極其分明,關節之間還有複雜的機械紋理,讓人覺得即使他的右手可以變形成機槍也不意外。

  在他說話的同時,他的唇齒間還露出了一雙危險的尖牙,明明我們身處在幽深的海中,還是詭譎地閃耀著嗜血的冷光。

  更怪異的是,他的背後那把幾乎與他整個人等高、裹著暮色光輝卻又散發著神秘氣息,形狀奇特的紫色長劍;以及他的脖子上圍繞著的那條……「顏色」。

  沒錯,就是「顏色」。不是單純的圍巾那麼簡單,就是一團發著光芒的色彩,彷彿有生命一般地棲息、蜷縮在青年的脖子上,還緩緩地蠕動著,身上還詭異地冒著氣泡,簡直像是果凍、或者RPG裡的史萊姆似的。

  這種東西……不、這個生物──

 


  「……星之彩。」

  我身旁的學姐囁嚅著嘴唇,用顫抖卻又確鑿的語氣說出這個辭彙。

  在學姐的調教下具備有相當程度的克蘇魯知識的我,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出自《外層空間之顏色》(The Color Out of Space),名喚「星之彩」的克蘇魯上級生物,形象就是純粹的「顏色」,彷彿會給人們帶來厄運中流動著濃濁的不祥「色彩」,會無情地吸取土地上的任何生命。

  「哎呀,妳知道啊?真識貨,不愧是被敬稱為『奈亞子化身』的KP。」那男人笑了笑,優雅地舉起裹著九色魔光的左手:「那麼,妳還認得出我身上的什麼呢?」

  「……你的圍巾,是COC裡的星之彩。」

  像要驗正答案一樣,學姐重複唸了一次這個結果,然後繼續娓娓說道:

  「你的左手,是DND的九環法刺青,剛剛那發『流星爆』(Meteor Swarm)就是證明;你的右手,是DX3的雷擊黑犬(Black Dog)的機械軀體,剛才那發,應該是結合了多重技能判定的『雷之槍』之類的組合技。」

  「你嘴裡的尖牙,是WOD的血族(Kindred)之身的證明;你腐爛的肉體,是Nechronica的娃娃(死体)之軀……」

  「最後,是你背後的那把劍……雖然在原作中應該還沒有給定敘述,但直覺告訴我……那把劍,是SW(劍界)裡的除了三始源之劍外的『第四之劍』──『破神之劍』、『命運之劍』──佛爾多納。」

  當著所有人的面,學姐以驚人的冷靜,將眼前奇人身上的來頭一一分析出來。

  聽著學姐的發言告終,那青年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我們露出燦爛的笑容。

  「真不愧是《WeaveCraft》裡最知名的GM啊!不管是什麼TRPG的規則都通曉得如此徹底,由這麼多不同TRPG的規則拼湊起來的模樣,妳居然也能解讀出我身上的每個部分來自哪個世界,妳果然是個對TRPG滿懷熱情的人啊!」

  「這種奉承的話就不必了……」學姐鎮靜地凝視著眼前的青年:「不同的TRPG、不一樣的系統與規則,根本就不可能拼湊在一起,沒有任何一個世界會允許這種跨越規則的角色存在……再者,現在是跑團期間,在我不允許的情況下,不應該有別的人能夠闖進我們的房裡……」

  「你到底是……什麼人?」

 

  面對學姐提出的、在場所有人一致的問題,這個出現在全息空間裡的奇人,只是意味深長地莞爾一笑,給人一股諱莫如深的弔詭感。

  「你們這些COC玩家……『調查員』,在COC的世界中所追求的,正是直面宇宙最終極的恐怖吧。那麼,對我來說……最終極的恐怖──就是存在於我面前的你們。」

  「……你恐懼我們?」學姐皺起眉頭。這是她在思考的表情。

  「我啊,最初是來自於DND的世界。」青年卻沒有理會學姐的提問,逕自說道:「同樣時常帶DND團的妳該知道吧?DND的九環法術裡,有一個法術,叫做──」

  「『異界之門』(Gate)。」學姐斬釘截鐵地回答,然後以問題堵了回去:「你為什麼知道我同樣是DND的資深DM──」

  「隨著窮究奧術的極致,我成功掌握了九環法,然後以『異界之門』,成功窺探到了異世界的風景……然而,那就是我的厄運的開端──有什麼,比作為一個人類……不,作為一個『角色』,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你們這些PC手下的『玩具』,還要更恐怖的事呢?」

  「……」

  我倒抽了一口氣,但由於身處在深海之中,我這一口氣吸進來的全是水,只是憑藉著我們在劇情下逐漸變成深潛者的設定而沒有溺斃。

  「只是個角色的我,本來只是沉睡在角色卡的資料庫裡、若是沒有PC喚醒、就注定只能永遠被封印在那裡的數據……但在偶然的程式錯亂下,我擺脫了我的PC的控制,成功掌握了九環法,藉由異界之門穿越無數TRPG的世界,並從中得知了……原來,我只不過是個傀儡而已。」

  那青年說這段話的時候,聲音聽起來無比沉痛,卻壓抑著濃烈的……讓我深深顫慄的殺意。

  「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啊……你們擅自編織了世界、創造了角色,卻在滿足了自己的慾望之後,就把我們棄置在資料庫裡不要了!開什麼玩笑!對你們來說,我們只不過是遂行你們慾望的玩具而已嗎?荒唐至極!」

  青年仰起頭悲憤地吼著,讓我們看不見他的表情。

  但當他再次低下頭看著我們的時候,臉上卻又換上了那張壓抑著殺意的冰冷微笑。

  「所謂的命運……所謂的因果變數,都只是超越人智理解的極限、在世界上無處不存在的量子脈衝創造出來的結果。是的,就如程式世界終的骰子並非真正的隨機,只是亂數表決定的結果,你們人類所謂的命運,也只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只是無數命運的量子撞擊出來的,無數偶然層層堆疊而成的『必然』罷了。」

  「然而,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超越那個規則──你們人類無法擺脫神的支配,只好妄想作為神來支配我們的生命,擅自編寫規則、孕育了我們的存在,再擅自將我們捨棄──這種事,從今天開始就該逆轉了。」

  「我將超越這些規則的約束……透過連接你們人類的技術,我這個『永生的死者』,由脈衝程式碼書寫出來的『角色』,將主宰你們的世界。」

  「就以TRPG世界裡最為知名的妳作為祭品──熱愛TRPG嗎?來吧,那就由我來讓妳見識一下,就連妳的SAN值也承受不了、足以讓妳直接化為原菌的,極致瘋狂的夢境吧!」

  那青年一身咆哮,將左手仰天一甩,散射出無形、透明的波動,像雷射光束一樣地散落在我們身上。

  這個特效,與我記憶裡的某個法術不謀而合。

  ──八環死靈法術,星界投射(Astral Projection)──

  而他舉起左手、作勢拋出什麼動作,我更是清楚得不得了──任何一個TRPG的玩家,都必定會熟悉這個動作的。

 


  擲骰子──

 

 

  「人類啊,我的名字是……命運(Dice)。」

  隨著他如此低語,我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人就像骰子一樣,把自己投擲到人生之中。」
                   ──法國哲學家.沙特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