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燈熄了吧,當你深切祈望時。
  我將明白你的黑暗,我將愛它。

  ──泰戈爾《漂鳥集》

 

 

 

 

 

  【GM@充滿決心ㄉ海參:蕪花擲骰~】

  【方向感一流的ㄤ星:蕪花丟~】

  【一天只睡三小時也精神充足★狗狗:蕪花丟~】

  【作息超規律的~+1:蕪花丟~】

  【河道上最溫拿的卍熊魚:笨花丟骰~】

  【和藹可親的*蕪花:笨熊笨毛毛!!(右拳笨熊】

  【和藹可親的*蕪花:我丟!】

 

 

 


  鮮血淋漓。

  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試圖緩和自己的呼吸,卻無法阻止象徵生命泉源的液體不斷自身上琳瑯滿目的創口裡湧出,幾乎感受得到自己的靈魂,彷彿也隨之一點一滴地流失出去。

  左肩被射穿的窟窿空洞得能夠看見對面的風景,背上的切口儘管她看不見、但她身後的隊友已幾乎看見她裸露的脊椎骨;最嚴重的是剛才猝不及防地被對方一記猛擊命中,銳利的凶器捅穿她的胸口、將她整個人釘在牆上。

  血流不止。

  連意識都隨著血流如注而越來越遙遠,偏偏每次呼吸間的疼痛又會喚回她氣若游絲的生命,她知道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油盡燈枯的她若是再不得到充分的治療,絕對會一命嗚呼。

  會死。莫大的恐懼感在腦海裡瘋狂地滾燙著。會死。眼前敵人的身影似乎都跟著喧囂著膨脹起來。會死。恐怕已經沒命離開這個地方。會死。會死。會死。

  可是,不可以死……她不要死……她不想死!

  如果死了的話……就無法回到徹也君身邊了……就再也見不到徹也君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用極其強硬的姿態站穩身形,渾身浴血的緋振開雙臂,硬生生將體內的變節者病毒驅使到極致。

  ──自身和平且習慣的日常,就將變成如履薄冰般的事實,人們尚未得知。

  ──她就是在這樣的世界當中得知變節者病毒真相的其中一個人,行在日常內側的其中一人。

  ──為了保護這樣的日常,而使用超常能力作戰的其中一人。

  ──削減名為「人」的理性,為著即使這樣也要守護的東西。

  彷彿全身上下僅存的血液都在沸騰,彷彿奔湧在血液裡頭的每一顆血球都在發燙,彷彿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咆哮著要瓦解這個肉體的框架,彷彿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要斷裂、每一根骨頭都要融解、連心臟都好像要炸裂開來一樣──

  破裂的血管從身上的無數毛細孔裡滲出血來,就連那些可怕的創口都因力量的驅動而噴射出血箭,但緋硬是用連牙齒都彷彿會被咬崩的力量,狠狠地、狠狠地咬緊牙關,將渾身的力量悉數催化到極限。

  侵蝕著。她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在逐漸脫離自己的掌握,就連思考都好像不再屬於自己的支配,連腦袋都像要融化在劇烈的疼痛與撕裂中,有某種鑲嵌在她體內的東西,正同時由內而外與由外而內地啃咬著她,幾乎要將她整個人吞噬、消滅掉。

  好像快要神形俱滅了吧。快要消失殆盡了吧。快要支離破碎了吧。

  這樣的力量,夠嗎。

  夠允許我,回到你的身旁嗎。

  徹也……君……

 

 

 

 

 

 

 

 

 


  【GM@充滿決心ㄉ海參:靠】

  【河道上最溫拿的卍熊魚:MAGIC!】

  【一天只睡三小時也精神充足★狗狗:蕪花大爆骰!!】

  【方向感一流的ㄤ星:蕪花爆骰啦~~好難得www】

  【作息超規律的~+1:爆骰啦!!】

  【和藹可親的*蕪花:ㄤ星笨毛毛OHO!!(右拳ㄤ星】

  【GM@充滿決心ㄉ海參:蕪花要演出嗎?】

  【和藹可親的*蕪花:好!等我一下wwwwwwwwwwwwww】

 

 

 

 

 

 

  ──與昨天相同的今天,與今天相同的明天。

  ──世界就像是這樣,不斷重復的時間,沒有任何變化一般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可以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就好了。

  ──那樣的話,美好的時光可以永遠持續下去,幸福永遠也不會被剝奪。

  ──那是多麼珍貴的日常啊。

 


  任何一個隊友都不曾見過的、前所未有的莫大力量,像是朝著中心眼凝聚過去的風暴、像是被流轉入漩渦之中的海嘯,雷霆萬鈞地從緋的體內被激發、呼喚、支配到她的身邊。

  狂暴的高溫連空氣都扭曲起來,連帶地將瘋狂浸透出來的光線映射出就算是一流名校出身的資工高手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計算出來的狂亂軌跡,將一如其名地染滿鮮紅之色的緋的身影跟著隱藏起來,像一面被打碎的鏡子奇異地散落在空間之中,每一口被蒸發的水氣與空氣裡都透著飽滿的光影,讓已在瀕死邊緣的緋,隱藏在一片萬花筒似的熾烈光彩裡。

  光是在荒蕪曠野上兀自盛放的燦爛花園,光是無際的宇宙裡繽紛點綴的璀璨星辰,光是海洋上動盪不安的暴風雨,光是森林裡傳出震耳欲聾響徹雲霄的獸吼,光是天使抖落的羽毛,溫柔的綿軟裡膨脹著至高無上的聖潔,它們將守護所有價值連城的寶貴事物,將所有意欲傷害那些的罪惡,悉數、一網打盡、分毫不留地全數殲滅──

  而那些絢爛在華光中的櫻似的緋色,是司掌這片光之花園的主人的名字。

  綻放。每一朵綻放的血花之中,盡數凝聚起比劍刃更鋒利、比槍頭更尖銳的光,像夏夜裡輝煌的螢火蟲,驕傲地縈繞在主人的身邊,即將用它們焚燒生命的光輝,帶給敵人最豔麗的致命。

  澎湃的豪光像守護庭園的牆壁般聳立起來,讓接連不斷的多重幻影於其上映射成像,猶若天降的神之使徒驀然張開的一雙巨大翅膀,羽翼上奔流著浩蕩的光輝,隨著聖堂之中的少女揚起手,洶湧的光芒於是開始凝聚、集中、編織出無數終將把所有的邪惡通通貫穿的純淨之槍。

  使徒的聖槍,將審判所有罪惡的光之獵殺──
  

 


  「光賜予我永恆的溫柔,你、準備好領會了嗎?」

  銀色的長髮在光芒中驕傲飛揚,緋色的眼眸在光芒中閃耀倔強。

  少女的吟詠,將喚醒其所執掌的,光之庭園的真名。

  ──其名為,〝光眷百靈(Hell Lighting)〞──

 

 


  

 

 

 

 

 

 

 

 

 

 

 

  天依稀亮了。

  穿透窗簾的朦朧晨光間,少女的身影若有似無地站在床頭,看著床上熟睡著的戀人。

  她知道,自己已經是風中殘燭了。這個背負著某種使命而降生的軀體,正在一點一滴地崩解、粉碎、破滅,在晨曦與微風中消逝得無影無蹤。

  她將離去。再不復回歸到瑰麗的日常裡。

  她支配著眷顧眾生的百靈之光,卻眷顧不了自己僅存的依戀。

  與生俱來的天賦,原來是造物主最殘忍的詛咒。

  「我今天,也很努力地守護了你……我們寶貴的日常哦,徹也君。」

  ──如果我不是超越者,那該有多好。

  「徹也君,我要走了……對不起,吃不到你煮的咖哩飯了。」

  ──如果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少女,那該有多好。

  「徹也君,我好想再聽一次你的聲音,好想再被你觸碰一次,好想再聽你說一次,我是乖孩子……」

  ──如果我們可以只是一對平凡的情侶,那該有多好……

  「好想再聽你說一次,我愛妳……」

  她沒有流淚。這個因眷戀才成形於此的幻影,已經沒有了流淚的能力。

  她只是感受著自己的身影消失在晨光之中,最終淹沒自己的視界。

  把心愛的男人的身影,深深銘刻成了此生最後的風景。

 

 

 

 

 

 

 

 

 

 

 

 

 

 

 

 

 

  【方向感一流的ㄤ星:結果蕪花一個人就把敵人全滅了wwww】

  【GM@充滿決心ㄉ海參:接下來是回歸階段】

  【GM@充滿決心ㄉ海參:蕪花妳先骰吧】

  【作息超規律的~+1:緋這個回歸的成功機率有點低啊O~O】

  【一天只睡三小時也精神充足★狗狗:對啊,我算了一下,只有3%耶】

  【作息超規律的~+1:就算用雙倍回歸也很艱難啊…】

  【河道上最溫拿的卍熊魚:笨花快點叫琉星幫妳骰!!】

  【方向感一流的ㄤ星:這機率就算是我也沒把握啊!!】

  【和藹可親的*蕪花:我】

  【和藹可親的*蕪花:小洛我要雙倍回歸】

  【GM@充滿決心ㄉ海參:好】

  【和藹可親的*蕪花:我擲骰囉】

 

 

 

 

 

 

 

 

 

 

 

 

 

 

 

  他聽見訊息的聲音,條件反射似地彈了起來。

  不可思議的某種感知吧,就像是命運的呼喚一樣,有一種羈絆頑固地拉扯著、令他壓根兒輾轉難眠,即便是這個夜深的此刻仍然神智清明,滿腦子都是少女的身影,根本無法入睡。

  迅速確認了訊息內容,今晚直接留守在組織辦公室裡的他急急忙忙地跳下椅子,一把抓起車鑰匙就往電梯衝,滿腦子反覆著訊息裡寫的醫院名稱、病房號碼……以及少女雖然身受重傷、但倖存下來了的訊息。

  她傷得很重,但總算是一息尚存,她所司掌的浩瀚力量在最終的關鍵時刻展現了前所未有的發揮,像是連生命都要榨乾得淋漓盡致,交換到將對方全數一舉殲滅的威武戰果。

  但,她才不管那些戰功呢,即使到最後失去意識的那一秒裡,她想著的事情還是非常單純。

  ──她要回去。

  ──她答應了,她要回來吃徹也君煮的咖哩飯。

  ──她答應了,她會想著徹也君,早點回來的。

  ──遵守承諾的才是乖孩子,她答應了徹也君要當個乖孩子,就要說到做到。

  ──她要回去,回去徹也君的身邊。

  她傷得很重,但總算在隊友的及時救護下撿回一條命,得到緊急包紮的她保留著僅有的一口呼吸被送到了組織的醫院,被專業的同胞們以強大的能力救治起來,雖然仍需要留在醫院靜養一陣子,但至少她活下來了。

  她活下來了。

  病房的門被粗魯地推開,他一個大跨步衝了進來,誰都看得出他的氣急敗壞,與氣急敗壞的動作下掩藏不住的焦慮與擔憂。

  病房裡的人不知何時全數退了出去。傷得最重的她是獨自一間病房,這一刻,這裡只剩下她與他。

  夜未央,窗外仍是一片深邃的黑,只有幾許月光傾洩進來,流淌在少女銀色的長髮上。

  她轉過頭,迎上他幾乎哭出來的臉,蒼白的容顏與血色尚未恢復的唇,勉強向他扯出一個溫柔的笑。

  那個像是安心下來了的笑,讓他的眼眶終於支撐不住他的眼淚,他快步走到病床邊,看著身上纏滿繃帶的她,深怕弄痛她、連擁抱都不敢,只能伸出手,牢牢握住她的手。

  ──他曾矢志,要為她洗淨上頭沾染的所有血腥的嬌嫩的手。

  ──向沉溺在深淵血海之中的她伸來的,猶若蜘蛛之絲的救贖之手。

 

  「咖哩飯呢……?」

  「不知道妳什麼時候回來……我先做起來冰在冰箱裡了,回去熱了就能吃了哦。」

  「嗯……」

  「……」

  「徹也君……」

  「……我在。」

  「……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

 

 

 

【使用兩倍的露易絲進行回歸成功……3點經驗值】
神宮司緋,雙倍回歸成功
【本次跑團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壁英彥 的頭像
草壁英彥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