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釋〉

  ──他憎恨自己身為一個男人這件事。

  從小時候在電視上看見那些貌美的女生開始,從他看見媽媽那各種漂亮的衣服爭奇鬥艷的衣櫃、還有梳妝檯上琳瑯滿目的化粧品開始,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裡有種難以理解的騷動。

  那時,還太年幼的他並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一份感受;但可以確定的是,和同年紀的孩子、甚至是和比弟弟相比,他完全不能理解他們喜歡的東西。

  不同電視裡打打殺殺的情節有什麼有趣,不同那些熱血沸騰的劇情有什麼可以共鳴之處;比起什麼機器人、什麼玩具刀,他更喜歡隔壁鄰居的女孩子手裡那隻漂亮的芭比娃娃。

  還有,她們那被媽媽梳理得漂漂亮亮的頭髮,還有她們穿在身上的洋裝。

  好漂亮的裙子,好漂亮的花紋,好漂亮的刺繡,好漂亮的蕾絲。

  他不明白這份悶塞在胸口的悸動該如何解釋;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僅是這麼凝視著她們,凝視著那些快快樂樂的女孩子,就覺得自己的心裡有種很矛盾的情緒在滋生。

  ──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樣子!

  ──穿上洋裝是什麼滋味呢?

  ──身為一個男人怎麼可以喜歡這麼娘砲的東西!

  ──留著長髮是什麼滋味呢?

  ──男孩子不要留那麼噁心的頭髮!

  ──當個女孩子是什麼滋味呢?

  這份一直在胸口脈動著的、難解的渴望,直到他上了國中,依然一直困擾著他。

  然而,現實生活並沒有給他太多時間去理解自己的迷茫,在這個更加注重同儕生活的青春期生活裡,他學著像其他男人一樣,把粗俗的語言掛在嘴上、用勾肩搭背的方式與朋友們相處、在同學們開黃腔的時候跟著陪笑。

  哪怕受到了委屈,哪怕明明悲傷得無以復加,哪怕已經難過得不想再動一根手指,還是逼迫自己露出笑容。

  哪怕他很清楚,這一切明明就不是他要的。

  ──男兒有淚不輕彈。

  ──他憎恨自己的喉結。

  ──是個男人哭什麼哭!噁心死了!

  ──他憎恨逐漸蔓長出來的鬍子。

  ──身為男人就應該要陽剛!

  ──他憎恨自己擁有男人的生殖器這件事。

  他像個男人一樣地活著,強行把這股對女孩子的、莫可名狀的渴求壓抑在心裡,不去管女孩子穿得有多漂亮、打扮得有多美麗,他知道那些都不屬於他──只要他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天,那些就永遠都不會屬於他。

  因為他是一個男人啊。

  因為他是一個男人。

  因為他是男人。

 

  ──哪怕他一點也不想要作一個男人。

 

  大概是從高中開始吧,一場社團裡開玩笑的表演,他第一次在朋友們的鼓譟與起鬨下穿上了女裝,甚至被同學為他畫好了妝,讓他成為為社團招攬人氣的看板娘。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他不曾想過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變成這個樣子。

  原來他是可以作一個女人的。

  他撫摸著自己塗著粉的臉頰,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皮膚如此嬌嫩;撫摸著自己垂在肩膀上的假髮,第一次明白了留著長髮是什麼滋味;撫摸著自己百褶裙的裙襬,第一次明白了穿著裙子是什麼感覺。

  還有女同學為他戴上的蕾絲髮圈,其實摸起來有些粗糙,但光是那美麗精緻的圖案,就讓他簡直捨不得放下它。

  一站進攤位裡面對新生,他突然嗲起來的聲線、自然而甜美的笑容、收斂而顯得端莊優雅的儀態,就連和他交情匪淺的社員和同學都驚奇不已。

  而他自己也同樣詫異,在他的有生之年,他似乎是第一次笑得這麼開心、這麼單純。

  第一次完全不用壓抑,盡情地釋放著自己。

  像個女孩子一樣活著。

  那天活動結束後,大家呼喊著要一起去吃飯前,穿著女裝的他走進廁所裡,站在鏡子前盯著儼然是個女孩子的自己,終於無法克制地流下眼淚。

  本該陌生的自己,此刻看在他的眼裡,卻讓他覺得「這才是我」。

  捨不得換下這身衣服,捨不得洗去臉上的妝,捨不得……捨不得變回「身為男人的自己」。

  他後來才明白,像這樣打扮成女孩子的男生,被稱為「偽娘」……當然,也有很多人以輕蔑的、鄙視的表情,稱呼他們「人妖」。

  不管是哪個稱呼,他都覺得不喜歡。

  ──如果可以,他不想是個偽物,也不想是個妖孽。

  ──他只是想作一個女孩子呀。

 


  經過了漫長的煎熬,他才終於理解那份從小就縈繞在他心頭的悸動,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跨性別」(Transgender)。

  他不想作一個男孩子。

  那種對女孩子們的欣羨,那種覺得自己和自己的軀體格格不入的感覺,原來是因為自己生錯了性別。

  他想作一個女孩子。

  他想作一個女孩子。

 

  上了大學、到外地去唸書的他,終於得以擺脫家庭的桎梏,開始接觸自己真心喜歡的東西。

  他看了醫生,開始服藥;開始留長髮、開始買女裝、開始學習化妝、開始結識「姐妹們」──開始為了「還原」自己的性別,竭盡所能地付出努力。

  當然,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但在這個漫長的過程裡,他卻覺得自己一天比一天快樂。

  每天,都比昨天的自己,更接近「真實」的自己一點。

  頭髮又長了一些、皮膚又白了一些、體重又輕了一些──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被同學們說越來越陌生的容貌,就是他真正的姿態。

  他喜歡這樣的自己。

  他是個女孩子。

  儘管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儘管要完成整套手術並不容易,儘管想到要割去自己胯下那條生殖器就覺得有點可怕,但是,他還是告訴自己,那就像是誤長在自己身上的腫瘤,終究是要切掉的。

  一切、都是為了成為最原始的自己。

  他撫摸著自己因服藥而初生的乳房,彷彿聽見自己的耳邊響起生命的脈動。

  ──能以自己真實的性別活著,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儘管,人生中,有太多太多難關要克服了。

  週遭同學們異樣的眼光,社會上許多人的不諒解,甚至──爸媽那一關,他自始至終都想不到該如何應對。

  該怎麼樣向嚴厲的父母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他們會理解嗎?他們能明白嗎?他們懂什麼是跨性別嗎?懂得他們的兒子,其實是個女兒嗎?

  作為真實的自己活著很快樂,但同時也很痛苦。

  畢竟那等於在重新定位活在這個社會裡的自己,讓所有與自己相關的人們用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去認識他。

  他知道,很多人是不能理解的。對他們來說,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樣子,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樣子,像他這種介於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存在,在他們眼裡就與機型的怪物無異。

  ──可是我又不是甘心當怪物的。

  ──我也不想被生錯性別啊。

  ──我想要當一個女孩子錯了嗎。

  ──噁心的明明就是你們啊!

 

  這條追逐真實的路,也不盡然都是快樂的事。

  在遭到無情羞辱的夜裡,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默默地流下眼淚。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無法停下腳步了。

  因為那個身為男人的他,永遠都不是真正的他。

  這個男人的身體,也永遠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身體。

 

  可是,這份掙扎、這份愁苦、這份糾結,能有多少人理解呢。

  他鬱鬱寡歡地穿著洋裝坐在電腦前,手指焦躁地推動滾輪,一則又一則訊息在噗浪河道上滑過,他卻一個也無法定下心神去看。

  ……直到,他看見了一則偷偷說。

  那個偷偷說的主題恰好說到他靈魂裡最深層的渴望,令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就滑動滑鼠,用從來沒有過的堅決,二話不說點了下去。

  然後看著大家的討論,忍不住加入話題,與大家聊得興高采烈,分享著自己的心情、也聽著其他人的想法。

 

  ──最後,與那個叫做emerald48的ID,約了出去。

 

 

 

作詞:林憶蓮、李焯雄
作曲:恭碩良
編曲:常石磊
監製:林憶蓮、常石磊

你在我的潛意識 佔領我所有的數據
控制心跳的頻律(心跳的頻律)
與我堅持著距離 掩飾那蠢動的情意
掙扎卻早已不能躲避(不需要躲避)

敢愛我嗎 擁抱我吧
用你的呼吸 聽聽你身體 在說什麼(你需要什麼)(慾望)

言語已不足夠傳譯 身體要傳逹的訊息
這感覺 再也不是秘密(不需要言語)
讓你進入我心底 來喚醒 最原始的記憶
這衝動 無法平息(不需要平息)

敢愛我嗎 擁抱我吧
用你的呼吸 聽聽你身體 想說什麼(擁抱我吧 擁抱我吧)
敢愛我嗎 擁抱我吧
釋放你的心 聽聽你身體 在說什麼
敢愛我嗎 擁抱我吧
釋放你身體 聽聽你的心 想要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