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同人,純粹為了想讓張佳樂拿一次冠軍而寫的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腦補作品,對戰隊伍為霸圖vs輪迴。

   完全妄想向作品,以霸圖開無雙怒拿總冠軍為目的,含有林敬言復出的情節、以及雖盡量遵照原作但一定會有bug的戰況描寫,不喜者切莫向下閱讀。

  ※實質上為延續〈雙花回憶三十題〉的作品,但請無法接受者務必迴避,以免造成您的不適。

  ※以上OK的話就開始看比賽吧!

  ※搭配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39058/
   本曲為銀魂゜的ED 3 「グロリアスデイズ」(Glorious Days)
   我個人比較喜歡私心把它翻譯成……「榮耀歲月」 :P


  ※2016/9/5加註:感謝讀者a86138671a提醒,修正流氓不屬暗夜系、並不能施放陷阱的BUG。
 



  〈全職高手: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

  第二章 退縮的霸圖


  「我們來看看兩方的出戰陣容……輪迴這邊是周澤楷、孫翔、江波濤、呂泊遠、方明華,第六人杜明;霸圖則是韓文清、張新傑、張佳樂、秦牧雲、白言飛,第六人是林敬言,都是兩方的頂尖陣容啊!葉修大神對此有什麼看法嗎?」

  對於葉修,潘林與李藝博兩人也是非常敬重的,幾乎一個賽季下來都是把葉修當百度百科了,大家也很習慣這種播報方式了。

  「能有什麼看法?就是雙方都使出渾身解數了唄!」葉修很淡定地托著臉。

  「能就戰術搭配分析給我們聽聽嗎?」李藝博加入「向大神討教」的行列。

  「就戰術搭配而言,輪迴的戰術還是他們一慣的套路,由雙一組合打頭陣,配合江波濤的干擾、呂泊遠的牽制來替他們爭取更多輸出空間,為孫翔與周澤楷把輸出最大化,這個賽季的輪迴最顯著的就是整體戰術的完整性,他們的搭配更嚴謹、替換更靈活,每個人的素質也都穩定提升,這很大程度分擔了周澤楷的壓力,讓周澤楷不必為了扛起整個輪迴而必須獨挑大樑,使得周澤楷甚至能與孫翔分別執行BOX-1的戰術,用最高效率強行鎖死甚至擊殺敵方隊員,這樣的戰況在輪迴本次賽季的賽事中並不少見,上一場輪迴的主場比賽中,他們是怎麼擊敗霸圖的,相信大家也都還有印象。」

  葉修也很平靜地就開始講了:「至於霸圖,三位一體的搭檔變成以輪換為主,他們仍舊將主攻手由韓文清擔任,但林敬言這個賽季的狠勁大家也看到了,他沒有唐昊那種當打之年的魄力,但他對節奏的掌握更紮實了,這讓他的連招套路更洗鍊,配合流氓大量的牽制技,夥同韓文清痛毆對手的景況,也是本賽季的一大風景。」

  「至於張佳樂和白言飛,彈藥專家和元素法師的遠距離轟炸組合,一方面是地圖砲的範圍攻擊有切割戰場與群攻的特性,配合流氓的控制可以很有效的執行火力覆蓋;最殘忍的就是張佳樂的百花式打法,加上白言飛這個砲塔,那場面,沒有引發3D龍事件就不錯了啊!」葉修感慨道。

  「那麼,這樣兩支隊伍的交鋒,究竟哪方比較有優勢,葉修大神又有何見解呢?」潘林接著問。

  「整體而言,霸圖的結構是更為嚴謹的,他們的團隊搭配更為突出;而輪迴則是每個選手都有非常出色的獨當一面的戰力,至於職業的搭配上,雙方都有足夠的攻堅手、牽制與遠程攻擊,哪一邊能得到優勢,我認為就取決於誰能更精確地把握機會,率先逮到對方的縫隙、掐住對方一人並發起猛攻的,將會是關鍵。」

  葉修頓了頓:「當然,如果雙方都對這點有共識,藉由一個誘餌佈局來進行反圍剿,一次將對方殲滅多人的話,也是能將戰局一鼓作氣扭轉的。但張新傑跟江波濤對此肯定都有預期,因此到底會打出什麼樣的局面,我們還是看比賽吧……」

  「好的,這邊公佈了地圖,這次也是榮耀官方為了總冠軍賽特地設計的比賽用途,這張地圖是……『盛夏光年』!」潘林說。

  「全息投影已經在場中央完成了,這邊也拿到官方給予的地圖了,」李藝博一邊說,導播一邊替三人在身後的牆上切出了地圖的畫面,讓三人得以就著地圖做分析:「這張地圖……也是樣貌很多元的一張地圖啊!」

  盛夏光年,從地圖上來看,這張圖繼承了冠軍賽的用圖一向包羅萬象的傳統,同樣薈萃了各式各樣的地形,隊伍們對稱在地圖中段的森林兩端刷新,其中北方是山脈、南方則是一片海洋與沙灘,在森林的南邊則百花盛開,水藍色的天空、金黃色的陽光,讓整張地圖充滿了夏日風情。

  「以夏天為主題的比賽用圖啊!非常符合總冠軍賽的時節呢!」潘林道。

  「不過這是一張幾乎沒有決殺位置的用圖,倒是沒什麼藉著地圖做文章的機會,這片海域的強制溺死距離也太遠了,除非在海裡掛機三十秒,否則大概是漂不過去……頂多是北邊的山脈可以利用,否則幾乎都是在森林裡作打鬥了。」心髒的葉修當然立刻往如何玩出猥瑣戰術的方面開始剖析地圖:「換人區在山邊還有森林近海邊的地方各有一個,如何運用森林裡的樹木作遮蔽來打出他們想要的團隊,就是這場的霸圖與輪迴的課題了。」

  「好的,讀取即將結束……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輪迴戰隊對決霸氣雄圖,第三場的最終決戰,開始!」潘林宣佈。

 


  對於這種陌生的比賽用途,雙方都採取了類似的作法:全員緊密配合,先摸清地圖的設置,進行大概的戰略部署再進行戰鬥。

  首先就是要確定地圖上有沒有可以利用的機關,以免被對方利用地圖襲擊──以及更重要的,確認雙方刷新的位置,以及地圖的對稱性、或者是否有其他NPC的干擾,把不確定的風險降到最低。

  還好,雖然場中的眾人不曉得,但場外的觀眾們早已就官方公佈的地圖資訊確定了這是一張很單純的地圖,沒什麼機關,就是單純一片森林的地形,除非特地鑽到北側的山脈區域作戰,不然倒沒什麼可以利用的區域。

  於是,並不知道這些事的兩支戰隊,便在戒慎緊張的情況下開始摸索地圖,輪迴以靠北側山區的方式移動,霸圖則偏向地圖下半,漸漸來到森林邊境、靠近海邊的森林花海裡。

  輪迴這邊依然是以最具攻堅戰力的一葉之秋領軍,後頭四人則分布站開,保持著不會被一網打盡、又能隨時相互支援的距離。

  隨著雙方這樣靠著地圖邊緣迂迴,終於,靠近北端的輪迴,遠遠地看見了往南方移動的霸圖眾人的身影。

  「六點鐘方向!」孫翔說道。

  「幾個人?」江波濤發問,也跟著眾人開始注意霸圖的方向。

  「有看到兩個人,零下九度跟百花繚亂……不見了,兩個人似乎在向後撤的樣子。」孫翔繼續回報。

  「追上去嗎?」呂泊遠摩拳擦掌。

  「慢慢接近?」方明華轉頭看了江波濤一眼。

  「保持警戒,維持陣型,以小周為中心靠過去。」江波濤下達指示。

  於是,維持著一葉之秋在前、一槍穿雲在中,呂泊遠的雲山亂護在右側,方明華的笑歌自若站在左方,江波濤的無浪壓後的陣型,輪迴的部隊,開始往霸圖所在的南方靠近。

  周澤楷老樣子一語不發,但他的注意力比任何人都集中,只要有任何可疑的風吹草動,荒火與碎霜就會毫不留情地噴發子彈。

  「看到了,全隊都在!」孫翔再次發言:「大漠孤煙、石不轉……但他們還在撤退,沒看到羅塔!」

  「小心偷襲,大家站開一些。」江波濤指示。被元素法師的範圍火力捲入可不是開玩笑的,何況對方是擁有砲塔之名的白言飛。

  「似乎接近換人區了。」呂泊遠說道。他們雖然不會知道地圖的詳細設置,但他們會知道換人區的大概位置。

  「換人嗎……」方明華喃喃,也留意了一下換人區的所在地。

  的確蠻接近的,即便雙方真的在這裡交手,他們也能很快地採取換人的戰術;即使不幸戰死,杜明也能用最快速度趕到現場。

  「對方的動向?」江波濤問。

  「還在撤退……」孫翔說得連他都不太確信,畢竟這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畫面:「包括大漠孤煙也在撤退。」

  不僅孫翔不敢確信,就連場外的觀眾們也皺起眉頭。

  雖說這一賽季的霸圖有風格更老辣的現象,但像這樣連正式打個照面都還沒就一直退,也不是霸圖該有的風格啊!

  這份怪異,讓森林裡的靜謐更顯凝重。

  就在這時──

 


  砰!

  一聲巨大槍響劃破寧靜。

  然後是雲山亂的頭噴出一片血霧。

  巴雷特狙擊!

  「是陷阱!」方明華瞪大眼睛。

  「躲。」出乎預料的,這次開口的是周澤楷。

  「所有人找掩護!別暴露在對方的槍火底下!」江波濤皺起眉頭,霸圖的秦牧雲、張佳樂、再加上白言飛三人的遠程轟炸戰術,在冠軍賽第一場賽事中也讓他們吃盡苦頭,這次可不能再挨一次。

  得到江波濤的指示,輪迴的所有人迅速地找好掩體,從這裡可以看出輪迴的訓練有素:僅靠著雲山亂噴出血跡的位置,就能判斷出零下九度開槍的方向,掌握秦牧雲所在的位置,找定一個不會再這麼輕易受到槍擊的位置。

  於此同時,周澤楷還操作著一槍穿雲,在草叢中趴了下來,端起巴雷特狙擊。

  轟!

  又是震耳欲聾的一槍,但是距離稍遠,再加上眾人正在找掩護,並沒有辦法確認這一槍是否擊中。

  但是,周澤楷既然會開槍,就一定有他的自信在。

  大家就是這樣相信著,這個沉默寡言、卻能技壓全場的槍王。

  看見一槍穿雲開槍,江波濤迅速下了新的命令:「在他們的陣容集結完結衝上去,小心對方部署,孫翔由你帶頭開路,我掩護小周,泊遠你繞旁,隨時準備牽制,看清局面再打!明華站斜角位置讓隊伍保護!」

  「收到!」

  對夥伴的絕對信任,讓眾人執行指令有條不紊,輪迴的陣型迅速改變,以江波濤指示的雁型開始往霸圖的方向追擊。

 


  「不愧是槍王。」

  秦牧雲苦笑,看著自己少了三分之一的血條。

  沒想到就連在那種角度,周澤楷的巴雷特狙擊也能打中他的頭部,讓他率先拿下的血量優勢瞬間就還了回去;而且他打中的是呂泊遠,是個相對防高血肉的近戰職業,他們這邊卻是他這個遠程中槍,兩相比較下,其實是霸圖吃虧。

  「沒事。」張新傑冷靜地替秦牧雲加血。

  然而,輪迴卻沒有給霸圖太多喘息的空間,只見一道磅礡的豪光,以萬夫莫敵之勢霸道地殺到!

  豪龍破軍!一葉之秋!

  「走!」張佳樂大叫,百花炸開!

  接連炸開的手雷交織成一片綿密的火網,絢爛的聲光特效極有效率地構築出讓人眩惑的牆,但一葉之秋卻拿出了只進不對的超雄魄力,一個勁兒地闖進霸圖陣中!

  「走。」韓文清鎮靜地再次重複,跨步上前,正面迎擊一葉之秋送出的戰矛。

  唰!一葉之秋手中卻邪疾刺而出,被大漠孤煙晃身閃過,同時韓文清一個操作下去,大漠孤煙馬步微蹲,右拳猛力揮出!

  崩拳!

  不過,一擊不中,一葉之秋也一個偏身讓過大漠孤煙的拳頭,抄起戰矛朝著大漠孤煙便又是一捅。

  然而,韓文清卻做了讓眾人意想不到的事,就連主播台上的葉修都訝異了。

  如果是以前的韓文清,肯定是一個鋼筋鐵骨直接迎上去,要麼是空手入白刃抓住一葉之秋的攻擊,要麼就是不避不閃,直接一拳當著一葉之秋的頭揍下去。

  偏偏,大漠孤煙的動作,是一個後跳。

  不與一葉之秋正面交鋒,大漠孤煙一個後跳,快速退出了一葉之秋的攻擊範圍。

  韓文清的這個操作,就連孫翔都愣住了,使得韓文清得以堅持他們的戰術,繼續與霸圖的其他人向後退開,留下遲疑了一秒鐘的一葉之秋,和滿場的問號。

  匪夷所思的一個畫面。

  那個一如既往、只懂得向前的韓文清,竟然會選擇撤退?

  別說輪迴的眾人詫異,就連場外的觀眾都噓聲四起,連坐在螢幕前的葉修都開始若有所思了。

  「老韓這個操作……」

  「霸圖這是鐵了心要退到底啊!」潘林轉播。

  「肯定是有什麼部署的,」李藝博說:「霸圖的陣中少了白言飛的羅塔。」

  「有中!零下九度!」孫翔則是一邊追擊,一邊向隊員們回報戰況:「沒看到羅塔!大家注意!」

  「保持距離,小心警戒,繼續追!孫翔注意安全!」江波濤繼續下達指示。

  「知道!」孫翔挑眉,看著大漠孤煙遠去的背影,操縱著一葉之秋繼續追上。

 

  退縮的霸圖?這兩個詞彙,怎麼可能可以搭在一起?

  全場的霸圖粉絲們噓聲不斷,就連主播檯上的葉修也面色凝重,盯著地圖看了一會兒,眉頭才慢慢舒展開來,但仍保留了一絲不確定。

  至於場上,沒有人知道他們葫蘆裡賣什麼藥的霸圖,仍在斬釘截鐵地執行他們的戰略:撤退。

  所幸以撤退而言,霸圖有一個極端出色的成員:張佳樂。

  他的百花式打法,現在完全被鋪出來作為掩護撤退用的煙霧彈……但不得不說,還真是有夠好用的煙霧彈。

  而如此耗藍的戰法,則被張新傑把握一個拉開距離過程中的機會,下了一個在比賽中沒什麼機會開到第二次的希望禱言在他身上,為百花繚亂補足大量消耗的法力。

  然而,輪迴也不是省油的燈,何況輪迴的陣中,還有槍王的存在!

  「治療。」周澤楷說的同時,已經雙槍一抄,竟是轉身朝著地板開槍,直接藉著飛槍技巧迅速貼近位置,然後還在半空時便連續開了好幾個招式。

  速射,加強射速。

  暴射,增加暴擊機率。

  曲射,射出的子彈將有曲線飛行的效果。

  緊接著,只見一槍穿雲還沒落地,他已經在空中揚起雙槍,居高臨下地對著被他迅速拉近距離、就在不遠處的霸圖眾人,開槍。

  亂射!

  本該是朝三百六十度開槍的技能,現在在還有速射與曲射的效果下,卻硬生生被周澤楷通通往霸圖的眾人身上打去,只見亂射掃出的子彈在速射加速的情況下繞過樹木,不停擊在霸圖眾人的身上,迫使張佳樂必須將百花轉移過來,藉由光影試圖遮蔽一槍穿雲的子彈,但還是擋不住這片槍林彈雨。

  一槍穿雲落地,腳下百花紛飛。

  不知不覺,輪迴追著霸圖已經來到了靠近海邊的部分,這一區雖仍是森林地形,但腳下卻不僅是草地、而是盛開的一片花海,非常美麗。

  但,這並不影響此刻毫無轉圜餘地的廝殺,周澤楷拿出槍王的實力,哪怕張佳樂築起一片百花牆,觀眾們還是可以看到霸圖的眾人不斷被子彈命中,血花絢爛噴濺。

  客場看台那一邊,輪迴的粉絲們已經徹底沸騰了。

  這就是槍王!這就是他們的隊長!

  「上!」江波濤大喊,無浪手中天鏈揚起,甩出一發疾光波動劍。

  孫翔更是毫無猶豫,一葉之秋抓起手中卻邪,登時以遮蔽太陽的姿態高高躍起,挾帶著漆黑的光芒悍然落地,炸起一陣地動山搖──鬥破山河!

  這一擊不僅瞬間把霸圖的陣型徹底撕裂,迫使霸圖除了大漠孤煙以外的每個人都必須拉開距離,甚至還幸運地觸發了山崩效果,陡然撕裂出去的特效成功帶給了霸圖更多的傷害。

  但是,大漠孤煙沒有退。

  只見大漠孤煙挺著不屈不撓的身軀,任由鬥破山河的飛沙走石噴在他身上,他卻不避不閃,僅是一個後跳落在一棵大樹後頭,右拳裹繞著隱隱的淺藍光輝。

  寸勁,拳法家75級大招,縮短發勁距離、提升拳速,充滿爆發力的技能。

  帶著寸勁,大漠孤煙調整了位置,然後右拳向後一弓,朝著大樹猛力擊出。

  霸皇拳!

 

  要是正面命中大概可以打掉對方至少百分之十五的血的大招,就這樣被韓文清砸在一棵大樹上。

  大漠孤煙這石破天驚的一拳,轟出的氣流甚至吹到了一葉之秋的臉上,雖然沒有傷害,但光瞧在大樹被轟出一個大洞的模樣,就能深深感受到這一拳的威力。

  而這棵樹挨了大漠孤煙這使出渾身解數的一拳,竟硬生生攔腰折斷,橫亙在霸圖與輪迴之間,朝著一槍穿雲倒了過去──

  「居然一拳就把樹給打斷了!」潘林震驚。

  「應該是霸圖在途中有計算過大樹的傷害承受程度了,霸圖在移動過程中有一度停下來,應該就是張新傑在研究角色的攻擊對大樹造成的傷害。」李藝博觀察入微。

  「韓文清這是想要打斷樹來壓傷周澤楷嗎?畢竟從上一賽季某位英勇砍樹再英勇被壓的某個勇者實驗,被樹壓到可是能直接打掉半條血。利用地圖場景來造成傷害,可說是一門非常講究計算的學問啊……這當然也包括砍了樹之後如何讓樹壓到自己了,這可不是平凡人辦得到的技術。」葉修當著全國幾千萬觀眾的面,輕描淡寫地對準某人的傷口灑了一把好鹽。

  「葉修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觀眾席的職業選手區,被拖出來公開鞭屍的黃少天立刻站起來對著鏡頭咆哮外加送上兩根中指,卻無法阻止其他職業選手們的笑聲淹沒他。

  這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僅場外的觀眾沸騰了,就連場內的輪迴等人也楞了一下,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大樹在面前轟然倒下。

  他們能做的僅是連忙拉開距離,免得被大樹正面壓到。

  而周澤楷當然也注意到了朝著他倒來的大樹,舉起雙槍調整方向,直接用飛槍拉開距離,避過了倒下來的大樹。

  他作了非常正確的判斷,這棵大樹倒下的位置計算得十分精準,若是他往輪迴隊伍的方向避,也許一槍穿雲的雙腳是來不及逃過的。

  但他選擇了往反方向避,雖然把自己是往霸圖這一邊送,卻確保了可以全身而退;而只要落地後再以飛槍掠過大樹向後退,就成功安然地退回隊友身邊,更甚者可以站在大樹上,居高臨下地對霸圖開槍。

  這當然也在霸圖的計算之中。

  於是,喀嚓一聲,只見早就用雙重控制解除冷卻的零下九度,再度端起了狙擊槍。

  瞄準槍王,扣下扳機。

 

  砰!

  響徹雲霄的槍響,卻沒有帶出半絲血花。

  周澤楷向右一個擰身,像是鬼魅般飄忽的走位,硬生生把秦牧雲的這一記大招給扭掉了。

  巴雷特狙擊孤伶伶地只在後頭的大樹上留下一個焦黑的洞,卻連一槍穿雲的風衣都沒有擦到。

  客場看台的輪迴粉絲再次爆出瘋狂的尖叫。

  而周澤楷冷靜地站穩腳步,調整位置,準備好還以顏色。

  雙重控制──

 

  喀嚓。

  同樣清脆的聲響,卻又多了幾分異樣。

  周澤楷有些詫異地張大眼睛,他的確操作了一個雙重控制下去,但這不純粹是雙重控制的聲音。

  有某個極度相似的聲音,混在他雙重控制的聲音裡。

  但是他的世界並沒有任何改變,他依然盯著前方的霸圖眾人,正準備端起手裡的狙擊槍,倒下的大樹依然躺在他身邊,他的隊友正在另一端,準備趕過來掩護他……

  那是什麼聲音呢?

  前所未有的警戒,令周澤楷直覺地想再進行一下走位比較保險,卻訝異地發現──他的視角完全沒有變化。

  他晃動了一下鼠標,確定自己並沒有死機,他還是可以轉動畫面;網路也沒有斷線,因為霸圖的人正朝他衝過來。

  那麼,為什麼自己不能動了呢。

  一槍穿雲低頭,看見腳下的花海,以及被自己踩著的紅花底下,有個東西──

 

  這個清脆的聲響,只有對應職業的選手、或者熟悉這些職業的人,才能立刻判斷出是出自什麼技能。

  「陷阱扣!」

  場外,職業選手區。

  興欣的方銳大叫出聲,眼睛緊盯著轉播螢幕上的一槍穿雲……的背後。

 

  號稱在場上除了加血無所不能的槍王周澤楷,現在,硬生生被一個本身樸實無華、卻因為有了遍地花海的遮掩而變得猥瑣至極的陷阱扣,牢牢逮住了。

  一槍穿雲的背後,那棵被零下九度的巴雷特狙擊打穿的大樹後,一道身影竄了出來。

  無庸置疑,這個藏在百花的掩蔽裡、逮住了槍王的陷阱扣,只能是他的手筆。

  曾經坐擁榮耀第一流氓之名的男人,方銳最熟悉的老搭檔。

 


  林敬言,冷暗雷,衝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