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把這視作《雙花回憶三十題》的最後一題。

   〈30、我愛你〉
 



  〈全職高手: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

  後記 繁花血景,完美結局


  「霸氣雄圖,重返榮耀!」

  「十年冠軍張佳樂!繁花血景一萬年!」

 

  睽違了七年,終於再次讓「霸氣雄圖」這四個字刻在冠軍獎盃上。

  韓文清與張新傑,第二次嘗到了冠軍的滋味。

  林敬言,第二次站上冠軍賽的舞台,總算明白了老搭檔方銳的滋味。

  但這之中,最值得被慶祝的,終究還是那個人──

 

  「英雄,哭什麼!」

  霸氣雄圖,冠軍賽過後的慶功宴上,一路被隊員們簇擁到現在的張佳樂,坐在餐桌的邊緣、居然恍恍惚惚地流下了眼淚。

  他是這場冠軍賽中的MVP,原因無他,他的百花式打法從開場到最後幾乎不曾有一刻停過,一直都在為隊友爭取著最多的空間;而一度中斷,僅是為了轉火、集中到杜明的身上,然後就直接轉守為攻,硬生生把滿狀態的吳霜鉤月活活打死,杜明連一劍都沒有砍到他。

  最重要的是,這是他在聯盟奮鬥了十年的第一個冠軍。

  經歷了四次亞軍的折磨,這次,他終於把冠軍獎盃用力抱在懷裡。

  夢想實現的時刻居然是如此地不切實際,搞得大家把獎盃讓他一個人拿著,他還差點沒把獎盃給摔了……雖然也是因為他的手在抖。

  狂花打法,可是非常累人的。

  但是,再累也無所謂了。

  無所謂了。

 

  「就讓他哭吧,他為了今天已經努力太久了。」張新傑淡定地推眼鏡。

  「哼,堂堂英雄,哭什麼。」韓文清看不過去,又倒了一杯酒推到張佳樂面前:「再來!敬你一條漢子,今晚不醉不歸!」

  「夠了夠了,再給你們這樣灌下去,張佳樂都要被你們弄死了。我來跟你們喝!」

  下場擋酒的,是捲起袖子的孫哲平。

  比賽結束後,孫哲平也想去替他的老搭檔慶祝,畢竟他的老搭檔為了這一天、已經拼搏了整整十年,連同他的份一起戰鬥到了現在,就算他覺得矯情,也覺得這份情得送出去,要不怎能對得起張佳樂。

  沒想到,韓文清立刻向他揮了揮手,叫他一起來參加慶功宴。

  韓文清與孫哲平也是有些交情的,畢竟這兩人的戰鬥風格十足相似,一個是只進不退的猛、一個是毀天滅地的狂,兩人也算是很有因緣;尤其他們在第二賽季的季後賽裡,就是被韓文清以一對二給擋下來的……還好,孫哲平本就是快意恩仇的人,壓根兒也沒計較那麼久以前的事。

  現在的他,還比較在意從走出對戰席開始就在發楞的這個傻逼。

  於是,孫哲平就跟在霸圖的眾人身邊,一同來到了這間被包場下來的酒館裡。

  結果飯菜還沒送上來,張佳樂已經被灌得東倒西歪;現在飯才吃了一半,啤酒已經喝完了一箱,而且韓文清手一擺,還又叫了一箱……

  酒宴上不僅是霸圖的職業選手們,後勤的各種人員、網遊工作室的成員、還有老闆與經理都在場,喝得酣暢淋漓的自然不只他們這麼一桌,但倒是真的沒人想到身為平常滴酒不沾的職業選手,韓文清居然有這等酒量,不愧是他們最霸氣的隊長。

  面對這麼霸氣的韓文清,孫哲平也敢叫版,果然是狂!就算他是要為張佳樂擋酒也一樣!

  「就憑你?」林敬言立刻睨來一眼,他也喝了不少,但是這喝得實在太開心了。

  「好,純爺們!來!」韓文清也不含糊,猛地一拳砸在桌上,霸氣十足。

  然後抓起酒杯,與孫哲平的酒杯敲了一下,抓起來就灌。

  孫哲平的酒量那也是慘,韓文清的酒量當然也沒好到哪裡去。

  但是,今天這個氣氛催化,讓大夥兒似乎都上了不醉不歸的Buff,一杯接著一杯的,轉眼已經躺了滿地的空酒瓶。

  這場酒宴,足足到了半夜才終於結束。

 

  「你啊,哭得有夠醜。」

  搖搖晃晃的孫哲平,費了好大功夫才扶著張佳樂回到家中。

  他的酒量沒葉秋那麼慘,但也真的沒好到哪裡去,跟韓文清與林敬言這樣拼酒,搞得他也是有點恍惚;但是,一想到已經醉得一塌糊塗的張佳樂,他還是不得不保持清醒,總算把張佳樂給扛回了家。

  至於張佳樂,這傢伙就跟中了舉人的范進一樣,居然滿臉茫然,一直傻笑就算了,還一直在流眼淚,搞得孫哲平很有把浴缸放滿水然後把他丟進去的衝動。

  沒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回到家,孫哲平正想叫張佳樂醒醒,就見張佳樂把手往包包裡一摸,拿出了屬於他的冠軍滑鼠,然後塞在孫哲平手裡。

  孫哲平還沒搞清楚這貨是幾個意思,就見淚眼婆娑的張佳樂抬起頭,露出一個小狗般的燦爛笑容。

 

  這是他們雙花組合所追求的,榮耀巔峰最燦爛的光之花。

  冠軍。

 

  「這是我們說好的榮耀,我拿回來了。」

  張佳樂說,然後撲上去緊緊抱住孫哲平。

  孫哲平一怔,然後莞爾一笑,拍了拍張佳樂的背,另一手摸著他紮成馬尾的酒紅色長髮。

  真的是個傻逼。

 

  「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冠軍。」孫哲平淡淡地說。

  一直沒能說出口的話,終於得以親口向你說。

  聽見孫哲平的話,張佳樂靠在孫哲平胸口,終於無可抑制地放聲大哭。

 


  繁花血景是兩個人的故事,只有一個人,是無法書寫完美結局的。

  沒有你陪在我身後,我都不知道怎麼往前走。

  我這種把一切都淹沒的浪漫,和你那種視一切為無物的狂,都不夠。

  而現在,繁花血景,我們終於聯手寫下完美結局。

 

  ……結局?

  才沒有結局。

 

  「喂。」

  「嗯?」

  「那你……該兌現那時候的承諾了吧。」

  張佳樂抬起頭,淚眼汪汪地看著孫哲平。

 


  「幹麻不同居就好?」

  「將來咱們各自成家立業了,還怎麼住在一起啊?」

  「我們的事業已經立起來了。至於家,我跟你成不就得了?」

  「……說啥呢你孫哲平!」

  「我們結婚吧,樂樂。」

  「……立業還沒完成呢!得了冠軍再說!」

  「這話是,得了冠軍,就願意接受我的求婚的意思?」

  「媽蛋啊哪有這麼不浪漫的求婚!你這二貨腦袋裡到底裝什麼啊!婚禮啊!終身大事啊!怎麼有人可以像你這麼不慎重不浪漫──啊啊啊真是氣死我了!大孫你讓開,我要再砸你一個枕頭!這次不准擋!……我靠你幹什麼不要亂來啊我要砸你啊小心我叫保安啊孫哲平──」

 

 

  「我們結婚吧,樂樂。」

  孫哲平不是記性特別好的人,但他沒有忘記自己說過的誓言。

  畢竟,那時候的他,就是認真的。

  這是他後來滿懷愧疚,一直沒敢再與張佳樂聯絡的緣故。

  也是張佳樂,一路奮鬥至今的理由。

  「我愛你。」

 


  我為了這句話,已經拼了整整十年了。

  好不容易跟你在賽場上交手,你居然只跟我說了聲「加油」。

  加你妹油啊加!

 

  「辛苦了。」

  謝謝你,一直以來奉陪著我的任性。

  孫哲平話一說完,張佳樂的眼淚又開始撲簌簌地掉了。

 

  這才是他想聽的啊。

  張佳樂抬起頭,滿眼朦朧地看著孫哲平低下頭,吻住他。

  兩個人滿嘴都是酒臭,但是他倆都沒有餘暇在意了。

  因為對方唇上的滋味,久違的甜美滋味,輕易地掩蓋了酒的味道。

 


  回憶,就是回不去的記憶。

  無論過去的美好多麼值得緬懷,回過神來,等在眼前的,始終是一個人的孤獨旅行。

  然而,現在,所有的回憶就像積蓄好的煙花,隨著孫哲平的一句話,點燃了引線,一齊在張佳樂的腦中朵朵盛開,心花怒放。

  回憶終於只是回憶,通通都留給了過去。

  從今以後,我們,繼續並肩前行,再也不要分開。

 


  絢爛百花,流光盛夏。

 

──雙花回憶三十題&榮耀職業聯盟第十一賽季總冠軍賽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