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牧師的故事。

  「聖主在上,我以此受聖光洗禮之身起誓,把這具軀體的每一吋血肉獻給聖主,成為聖主於人間的代行者,鞠躬盡瘁、赴湯蹈火,將聖光的庇蔭帶給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撫慰每一個受傷的人,治癒每一顆寂寞的心,拯救每一位孤單破碎的靈魂,把聖主的恩寵賜予世間眾生。感恩聖主!讚嘆聖主!」

  任何人在成為牧師以前,都必須經過三年在神學院的學習,並接受過聖主的洗禮,才能夠得到聖光的寵幸、學會如何驅使聖光來帶給他人幸福。

  無論是最基本的治癒聖術、解除負面狀態的淨化術、為隊友施加正面效果的禮讚術或祈禱術、還是更高階一點的,用來與邪魔妖怪戰鬥的驅魔術與天堂神火……雖然能學習到什麼程度的聖術端看個人造化,但可以確定的是,沒有得到聖光的洗禮,就不可能成為一位專職讚頌聖主威名的牧師。

  他懷抱著想要拯救世人的心,儘管自身並沒有出類拔萃的天賦,依然努力地擠進了神學院的門檻、接受了聖主的受洗,開始學習形形色色的聖術,雖然修行的成果不算特別出色,但他還是成功修過了畢業門檻要求的各種聖術,成功從神學院的牧師高等學院中畢業,獲得正式的牧師資格。

  得到牧師的資格──也就是掛在胸前、用來呼喚聖光的十字架「聖光之證」後,他汲汲營營地開始實現自己的夢想,如同每一位牧師在接受畢業洗禮時宣示的誓言一樣,要將聖光的庇蔭帶到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撫慰受傷的人、治療寂寞的心、拯救破碎的靈魂!

  牧師的「牧」之意,就如同牧羊人一樣,本來就有引導的意思。作為一個合格的牧師,自然當如牧羊人一般,引領那些迷途的羔羊走出悲傷的困境,在聖光的照耀下重新獲得幸福快樂的人生,這就是牧師存在的意義!

  他如此期許著自己,開始奔赴在各式各樣的戰場上。

  棲息著食人植物與獵頭妖精的戴爾斯叢林、有異形野獸出沒的迪薩特沙漠、終年颳著暴風雪的諾芬冰原、巨人與矮人達成協議共同居住的煉鐵峽谷、被死靈法術詛咒而充斥著骷髏與喪屍的血祭幽墳、四百年前發生過屠殺慘案的烏魯亞特古城、甚至是大陸上最後的龍族蟄居的火山,牧師都曾經跟隨著團隊的步伐,在這些可怕的副本裡留下他的足跡。

  將聖光帶到世界上的每個角落,拯救迷途的羔羊們吧!

  隨著副本的難度越來越高,牧師的地位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對牧師的需求當然也是不停加重,現實世界可不是網路遊戲、沒有那種靠著個人的傑出操作就能讓隊伍不需要牧師的事情出現,一支能夠攻克各種困難關卡、甚至能夠完成拓荒偉業的團隊,必定有一位以上的優秀牧師,在背後守護著這支隊伍。

  那是他的夢想。身為一位牧師,當然要做到那種地步才能夠發光發熱啊!

  為了早日完成他治癒重生的偉業,哪裡有團他就往哪裡跑,一如他的誓言、鞠躬盡瘁地將聖光散播給眾人,即使他的力量比不上教堂十二聖尊那樣的程度,但他堅信,只要有這份剛毅的信仰,聖光必將治癒眾生的傷痛!

  於是,他四處奔波,無論經歷了多少挫折與失敗也絕不放棄,哪怕團隊覆滅、全員死傷殆盡,他也會不惜第一個回城、然後急忙使用傳送術與加速術,衝到戰場上去詠唱復甦聖術,拯救已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夥伴們。

  雖然他沒有學會能夠讓團隊中的所有死者一起復活的「重生聖歌」,也沒有學會有機率將被歸類為邪惡的魔物一次擊斃的「審判威光」,也沒有學會能夠在危急時擊退怪物來保護自己、被稱神之鐵槌的「神光制裁」,更別提據說唯有十二聖尊才能駕馭的最高階聖術、能夠一鼓作氣消滅大量魔物的「聖光浩蕩」……

  但他還是努力地在戰場上奔馳著。

  一次又一次地死去、一次又一次地爬起、一次又一次地不顧自己,為隊友們詠唱聖術、帶給他們聖光的榮寵。

  哪怕自己的技能學得並不齊全,哪怕自己的裝備穿得破破爛爛,哪怕自己的技術有待加強,哪怕自己的治癒杯水車薪,他依然堅持不輟地努力著──

 

 

  「夠了!那個牧師,你到底來這裡幹麻的!」

  「幫補啊!聖主在上,我曾以此受聖光洗禮之身起誓,要將聖光的庇蔭帶給……」

  「帶你老木!50等的牧師跑來80等的團衝三小!人家拿的是橘武天使裁決,你拿一把白字的銀十字架來到底能幹麻!人家奶一口可以補4000滴,你補一下才1500,到底跑來蝕夢荒原幹麻的!送頭嗎!」

  「裝備、技術、等級才不是問題!我身為一位牧師,哪裡有難本來就該往哪裡跑……」

  「跑你妹!你根本就是來拖累整個團隊的!人家妮雅可是足以問鼎十二聖尊的主教級牧師,不僅重生聖歌、審判威光、神光制裁,她連最強大的聖光浩蕩跟神恩祈禱都學會了!穿的還是一身橘字的最強牧師套裝,天使裁決、聖羽長袍、光之詠嘆、天使的耳語、聖堂之靴、還有最難入手的戒指光明之淚!而你勒!一身商店裝!等級跟不上!技能沒學好!走位爛到爆!你來這裡就是在製造麻煩!懂嗎!我寧可一個人對上十隻墮落騎士,也不要跟你這個廢物同隊!」

  「聖主在上!說人廢物實在太違反聖堂的教律了,你身為一位同樣為聖光所庇蔭的騎士……」

  「庇你老師!你在神學院的老師到底是哪個白癡老頭你他媽有種告訴我我現在回去立刻馬上烙整個騎士團去砍他!你想當牧師救人,好啊我讚許你的勇敢你的氣魄你的決心!但是!你他媽的你等級這麼低裝備這麼差技術這麼爛跑來這種史詩副本就是來亂的!滾回去好好練等練技能、湊一套好裝備再來吧!坑爹啊我操!」

  「聖主──」

 

 

 


  然後他就被踢出隊伍了。

  這是一個牧師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