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出處:https://www.plurk.com/p/lzql8c
 



《攻受撒嬌的一百種方法》


01.

麒麟突然倒進穆的懷裡。

正在看書的穆嚇了一跳,措手不及的他還來不及把書擱到一旁,就見麒麟已經捉住他的手臂,把他拿著書的那隻手挪開,然後仰望著他的臉。

接著露出無辜的表情。

那和麒麟平常的個性渾然不搭軋──顏值高的麒麟有一張帥氣英俊的臉,平時總是掛著自信裡帶著幾分傲氣的笑,靠著這種笑容,麒麟不知道電倒了多少人,穆雖然不是單純為了長相而與他在一起,但外表的性吸引力總是促成戀愛的一部分。

結果,麒麟現在突然來了一張從未見過的、無辜的表情,搞得穆有種畫風嚴重不對的感覺,簡直要懷疑這隻麒麟是不是被外星人掉包了。

 


「怎、怎麼了?」一向冷靜的穆,是少數對麒麟炙熱的注視有抵抗力的人,但麒麟一裝起可愛、就連穆這樣的人也被攻陷了,一下子有些亂了手腳。

「跟你撒嬌啊。」而麒麟欣賞著穆難得的慌張表情,卻是詭計得逞似地笑得很燦爛,另一隻手乾脆把穆手中的書抽掉,隨手闔起來放到一旁去了。

然後便保持躺在穆大腿上的姿勢,伸手撫摸穆清秀的臉頰,蘊含幾分情慾的觸碰,讓穆不禁哆嗦了一下。

「只是累了突發奇想跟你撒個嬌,沒想到倒是看到了你意外的一面嘛。」麒麟愉快地笑著,用大拇指抵上穆的嘴唇:「來硬的你不理會,跟你來軟的你反而會害羞?你真可愛,穆。」

「才……沒有。」

「沒有什麼?」

「沒有……害羞。」

「所以承認了我說你很可愛囉,嗯?」

「也沒有……唔──」

麒麟沒給穆繼續辯駁的機會,他乾脆坐起身來,然後托起穆的臉就直接吻了上去,一如往常的霸道,方才的無辜模樣完全無影無蹤。

吻完,穆的臉頰已是一片通紅,唇上還殘留著麒麟的口水。

「還說沒有,你看你的臉,多誘人。」

麒麟輕舔同樣沾上穆的口水的嘴唇,然後又一次覆了上去。


---


02.


穆坐在書房的木板地上看書看到一半,麒麟突然靠了過來。

這個靠不是形容接近的靠,而是字面上的、物理上的靠。麒麟整個人直接靠在穆的背上,背部瞬間被貼緊的感覺,霎時湧上來的溫度與氣息,讓穆登時僵住了。

「麒麟?幹麻……」

沒有理會穆的提問,麒麟背靠著穆、甚至仰頭蹭著穆的頭髮,手臂也跟著貼上穆的手臂,手掌覆上穆的手掌,將五指慢慢嵌進他的指縫間,接著牢牢握住。

握住,以背對的姿勢牽起他的手,用指尖搔著穆的掌心。

這個曖昧意味深長的小動作,讓穆像觸電似地酥麻了一下,連忙甩開穆的手,急切地轉過身來:「麒麟你幹麻──」

然後就被跟著轉過身來的麒麟以逸待勞地吻住了。


---


03.


麒麟偷偷摸摸蹭到穆的背後,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雙手一伸,從左右兩側探到了穆的胸前。

「麒麟?你──喂!」

正在專心看書的穆看著視線內突然多出來的兩隻手,他當然認得這是戀人的手,但他還來不及問清楚麒麟是何用意,麒麟已經雙手一貼,將手掌炙熱地貼在穆的胸膛上。

然後隔著穆單薄的夏季襯衫,精確地摸到穆的乳頭位置,用兩根手指夾住、慢條斯理地摩娑起來。

──渾然不顧穆的書看到一半。

「你幹麻啦!襲胸變態!」這突如其來的一手,讓一向冷靜的穆很難得地破口大罵。

「撒嬌啊。」而麒麟非常滿意穆的反應,面對穆急忙丟開書想要擋他的反應,他也不吝嗇地分了一隻手擋開穆的雙手,留下另一隻手用力搓揉穆的乳尖,疼痛與快感混雜著湧上腦門,讓穆有些失卻抵抗的餘力。

「誰的撒嬌方式是襲胸的而且還揉別人的乳──會痛啦!麒麟你到底在幹麻有病啊你──」

「對啊我有病。」

面對穆的叫罵,麒麟卻反而心滿意足地抽回手,面對回過身來紅著臉瞪他的穆,他直接單手把穆的雙手壓制在牆上,另一手解開穆的襯衫釦子,袒露出他纖細的胸膛。

「一種名叫戀愛的病。」他看著穆的乳頭,眼中閃耀壞心眼的狡黠光芒:「除你之外,無藥可癒。」

然後以彷彿要啜飲奶水的氣勢,吻上了穆的乳尖。


---


04.


「穆。」

麒麟突然從背後熊抱上來,一把將穆抱進懷裡,然後把頭靠在穆的肩膀上。

「……怎麼了?」三番兩次地被襲擊,穆對麒麟的抵抗力越來越高了,搞得麒麟只得在偷襲的手法上不斷推陳出新。

「撒嬌。」麒麟的聲音有些困頓,難得地沒有平日發情的禽獸似的野性:「累了。」

「累了就休息啊。」大概是認知到麒麟今天沒有那麼……興致高昂,穆像隻在安撫獅子的馴獸師,任由麒麟把頭靠在他肩上,一邊伸手摸了摸麒麟的頭。

「……你不累?」雖然心高氣傲的麒麟完全不是會給人摸頭的個性,但他終歸是人,再怎麼堅強的人也會有軟弱的時候,而眼前這人,是他唯一願意承認自己的軟弱、也是唯一願意讓他擁抱他的軟弱的人。

……也是唯一會如他所願,擁抱他的軟弱的,他的戀人。

「啊……肩膀好重,我突然有點累了。」

沒想到的是,穆卻是笑了笑,闔上手裡的書,然後將頭往肩上一靠,蹭了蹭麒麟的臉,用自己的頭髮摩娑著麒麟的髮絲。

麒麟怔了怔,意氣風發的他向穆撒嬌讓穆很驚愕,一向冷淡的穆居然也會向他撒嬌,又叫他何嘗不詫異呢?

正當麒麟還處在驚詫之中,穆又接著說了一句:「累了就休息,一起休息吧?」

「……嗯。」麒麟抱著穆,以極其難得的溫馴模樣,安祥地靠在穆的身上:「一起休息吧。」

罕見的,沒有順勢把穆給吃了的一次撒嬌。


---


05.


那天晚上,兩人決定在家吃小火鍋,由比較晚下班回來的麒麟負責順路帶回來。

放好兩碗小火鍋,拆好筷子,麒麟正要開始大快朵頤,卻看見對面的穆面有難色。

「怎麼了?」

「呃……我不吃金針菇。」

「噢,那給我吧,我幫你吃。」

「你喜歡吃金針菇?」

「還好,就是吃而已。」麒麟笑了笑:「但我喜歡幫你解決你不喜歡的事。」

「……傻瓜。」


   *


又是一個吃小火鍋的夜晚。

他買好兩碗小火鍋,將屬於穆的那一碗放到他面前,很快地開好蓋子、拆好筷子。

然後俐落地把穆不喜歡吃的金針菇率先夾了起來,毫不猶豫地放進嘴裡。


   *


還是一個吃小火鍋的夜晚。

他買好兩碗小火鍋,將屬於穆的那一碗放到他面前,很快地開好蓋子、拆好筷子。

但他還沒來得及夾,穆已經先夾起了自己碗裡的金針菇,然後遞到麒麟的面前。

他看著他的雙眼,莞爾一笑,然後將穆遞過來的金針菇大口咬進嘴裡。


   *


「那你喜歡吃什麼?」

「蛋餃、魚餃、燕餃……這些比較傳統的火鍋料。」

「這樣啊,那你猜我喜歡吃什麼?」

「沙茶羊肉?」

「你。」

「……先吃完晚餐再說,你個變態。」

「嘿嘿。」


---


06.


麒麟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光射進來的角度和平日的臥室不一樣,麒麟還正一邊疑惑、一邊坐直身體,卻發現肩膀上登時有股重量傾斜了下來,他這才發現自己並不在寢室、而是在客廳的沙發上;而他身上披著穆的外套,穆則蓋著他的外套,然後靠在他的身上、和他相互依偎著睡著了。

他這才想起昨天半夜,他們兩人都在客廳熬夜趕工,有些疲倦的他本來只是想說小憩,便靠在穆的肩上想說休息一下,沒想到不小心就睡了過去。

一睡,就睡到天都亮了,他完全沒印象穆是什麼時候抓起扔在沙發旁的外套替他蓋上的。

「……笨蛋。」

看著穆靠在他肩上安穩熟睡的側臉,他有些憐惜地舉起手,支撐住了穆的頭跟身體,然後小心翼翼地在不弄醒穆的情況下將穆放倒在沙發上。

接著用公主抱的姿勢將穆一把抱起,往寢室走去。

他可捨不得讓穆用這樣的姿勢睡下去。

大概是同樣工作累了、又把肩膀借給麒麟睡了一晚的緣故,格外疲憊的穆居然完全沒被吵醒,就這麼任由麒麟把他抱到了床上。

然後又跑去上個廁所回來,這才將手枕在穆的後腦勺處,欣賞著穆的側臉,舒服地睡去。


---


07.


本來只是想說要關心一下麒麟怎麼還在忙,沒想到才剛走到麒麟身旁,就看到麒麟椅子一滑,就這樣靠過來抱住了他。

「撒嬌?」他倒是很順從地摸了摸麒麟的頭。這個霸道總裁似的男人也有很孩子氣的一面,而這一面專屬於身為戀人的他,這是他的榮幸,也是他的甜蜜負荷。

「嗯。」麒麟靠在穆的身上,呼了口氣:「累了。」

「幹麻不休息。」

「這案子是急件,今晚得趕完。」

「小睡兩個小時再繼續?我叫你。」

「不行,思緒會斷掉。撒嬌充電一下就好。」嘴上這樣說著,麒麟卻已經把身體挪了回去,拖著椅子回到電腦前:「你累了就早點睡吧,別等我了。」

「……嗯。」

穆點點頭,逕自退出了房間。

再次回來的時候,手裡卻端著咖啡。兩杯。



「半夜泡咖啡想幹麻?」濃郁的咖啡香撲進鼻子裡,令麒麟忍不住問了心照不宣的題目。

「陪你啊。」穆淡淡地走上前來,將屬於麒麟的那一杯放在他的面前,宛如總裁的秘書一樣專業幹練。

「不是說了不用等我嗎?」麒麟皺眉,儘管他內心是喜悅的,胸口和這杯冒著熱氣的咖啡一樣溫暖。

「這包咖啡粉快壞了,我只是想起來就順便用掉而已。」穆放好咖啡,捧著自己的那一杯坐到旁邊去啜了一口,然後拿起麒麟放在桌子旁的報表看了起來:「反正我也睡不著。」

「失眠?」

「你不在身邊,睡不著。」

「……」

麒麟乾脆不喝咖啡了,直接起身走過去就托起穆的臉吻了上去。

看到麒麟走過來便心知肚明他要幹麻的穆也沒有抵抗,任憑麒麟把他嘴唇上的咖啡香搜刮一空。

「為了你的睡眠,我只好加快腳步了。」

「別忙中出錯啊,你Key錯了還是我要改的。」

「知道啦。」

麒麟笑笑,坐回多了杯咖啡的電腦桌前繼續奮戰去了。


---


08.


天亮了,麒麟與穆共枕在一張床鋪上,穆看著灑落的微光,轉頭看著和他同樣全身、正抱著他安睡著的麒麟。

「麒麟,該起床了。」他摸摸麒麟的頭。

「……」

「麒麟董事長。」他無奈地喚道:「該起床了,天亮了。」

「……再一分鐘……再一分鐘就好……」

麒麟的聲音迷迷糊糊的,聽起來渾然沒有平時的霸氣,也不像是撒嬌時刻意裝出來的弱氣,就是……單純還沒睡飽、想要賴床的,那種毫無防備的單純迷糊。

──好可愛。

一大早就有想流鼻血的衝動,穆深深吸了口早晨的空氣,然後又摸了摸麒麟的頭髮,彷彿在安撫一隻小動物。

「真是,敗給你了。」

從與你初次見面的那一天起,就把這一輩子,通通都輸給你了。

穆一邊說,一邊低頭,在麒麟的額上輕輕一吻。


---


09.

某個會議結束後,正在收拾東西的穆,被麒麟突然一把按到了牆上。

這樣描述並不精確,麒麟僅是把穆逼在牆角,然後單臂撐在牆上、擋住了穆唯一可以逃脫的那個方向,接著低頭,仗著比穆高了十公分的身高差,居高臨下地凝視著穆的雙眼,目光火熱。

──標準的「壁咚」姿勢。

「……幹麻?」穆仰頭看向不知道突然又搞什麼鬼的自家戀人。這傢伙該不會想在辦公室亂來吧?

「壁咚啊。」麒麟笑得很燦爛。

「半小時後還有一場會議,麒麟董事長。」

「穆,看著我。」麒麟突然說,難得地沒有平日斬釘截鐵、不容忤逆的那種語氣,反而像哀求似的:「看著我……我要你只看著我一個人,穆。」

「……」穆很順從地看著麒麟,像隻聽話的兔子,眨了眨眼:「怎麼了?」

「你剛才的報告太成功了,底下的傢伙通通盯著你看,讓我有點不爽。」麒麟據實以告,他可不想為了些小小的糾結壞了兩人的感情,打開天窗說亮話才是溝通的正途。

「……傻瓜。」

其實也猜得到麒麟的心情,穆嘆了口氣。

然後陡然微踮腳尖,迅雷不及掩耳地親了上去。

沒有閉眼,就這麼保持在四目相接的情況下,電光火時的一個吻,讓堂堂董事長、位高權重的麒麟,被穆難得主動的快攻給徹底征服了。

「有什麼好不爽的,我眼裡自始至終都只有你一個啊。」

趁著麒麟呆住的情況,穆輕描淡寫地推開麒麟的手臂,神態自若地繼續收拾東西去了。

留下麒麟站在牆邊,傻傻地摸著自己被親的嘴唇。

然後滿足地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挖穿地心

草壁英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